戈巴卓夫

廣東人 自由寫作 自由交流 #言論自由#熱愛和平

打工|4500元人民幣的人生

發布於
本文節選自紀錄片《打工》,時間背景為2020年。
中國廣東惠州的「三和工業園」 年輕人的夢想地,也是工廠的駐紮地。
在這裡,每天幾萬人來來回回。
有的人迷失在燈紅酒綠裡。
有的人顛倒黑與白,只為爭取多一點加班費。
在三和,小吃店遍地 ,幾乎不打烊。
廣東惠州的「三和工業園」

權廣彬也是奔波路上的一員。他今年23歲,初中沒畢業就輟學外出打工。

當時第一份工作也是進廠,但因為年齡小, 一個月人工也就1000元人民幣。

權廣彬

2016年因為機緣巧合來到了三和金屬廠,現如今工作已經3年多。

每天工作11個小時,連續上夜班一個月,到手人工只有4500元人民幣。

單身獨居,房租不貴,除去生活娛樂的開銷,剛好湊合過到月底。

早上的7點,他下了班。因為來了客人,久違了去菜市場買了些魚和花甲,準備大展身手了一番。

匆匆吃飯完,他便進入了夢鄉。直到下午的5點半,鬧鐘將他驚醒。

甩了甩昏沉沉的腦袋,洗了頭,抹上髮膠。對著鏡子,照了又照。

臭美一番地出門了。

晚上是7點半上班,一直上到早上的7點半。除去工作,權廣彬更喜歡跟朋友們一起喝酒聊天。

下了班,趁著精神尚好,他去到朋友的地方相約一起吃早飯。

陳盛
陳盛,今年31歲,他是廣西人。
面對朋友的到來,熱情樸實地拿出了酸李子。
他是從農村出來的學徒,剛開始跟著師傅學維修,打拼了十幾年,也算是小有人脈,現在都是去跟包工頭對接工程。
掙得不算多,但是生活還算過得滋潤。

在三和,出行都是摩托車。他們經常光顧的地方是「沙縣大酒店」

一碗面,一籠蒸餃。

吃飯空隙間商量著最近的行情,權廣彬也是做維修的。

他手藝算不上好,現在還在廠裡跟著師傅當學徒。

一邊吃飯,一邊抱怨著。

廠裡的飯菜越發寡淡,說是苦瓜炒蛋,裡面全是苦瓜,吃得不好就算了。

權廣彬前兩天在網上認識了一個女子,約出去見面,一杯奶茶花了680元,為了撐場面,他只能認命地付了帳單。
隨即打了個車回來,又花了20元,什麼都沒有得手就花出去700元。

權廣彬很是心痛。

再加上花唄和借唄上的各欠了3000,一個月工資剛到手,還沒捂熱乎就沒了。

年輕一代,靠著小貸生活的人是常態,陳盛也只能是勸著他。

「這都是套路,如果遇到女子約你去飯店,一定不要開酒,說不好就被酒托套路上了」

伴隨著抱怨,一餐飯吃完。

陳盛沒有生意,三個人又約著打起了遊戲,累了就刷一會兒視頻。

直至中午,權廣彬又沉沉的睡去。和昨天一樣,又被鬧鐘驚醒。

洗頭、換衣服 、上班。

6點的三和,夕陽還拉著長長的餘暉。街邊的小賣店擺滿了板凳,供人們休息。

看著距離上班時間還有一個小時,權廣彬也找了個街邊的小賣店,跟同工廠的朋友聊起天來。

大抵都是做的機器維修工作,有人受了工傷,三和的工廠也自帶醫院,但報不報銷,又是另一回事了。

晚上7點,人們全都集中進廠,刷了卡,打了考勤,開始了一天的工作。

不過今天晚上有些特殊,晚上九點,權廣彬從車間逃了出來。

因為陳盛生日,都是外出打工的漂泊人,上了酒桌,兄弟幾人格外熱情。

推杯換盞,樂此不疲。

雖然是兄弟生日,但權廣彬還是有些擔憂,終於在10點半又偷溜回了工廠。

好在無人發現,安心上班一晚。

按照正常時間下班,導演卻在門口被保安攔住。

三和,是一個很忌諱攝像頭的地方。

因為是跟著權廣彬一起,他的證件被扣押了下來。其實對於這樣的事情,權廣彬原本也不太在意。但是又一想到保安經常仗勢欺人,也難免有些擔心了起來。

陳盛讓他別擔心,他有個姐夫也在工廠裡面做保安,等下托人問問,熟人運作一番,最後把照片刪掉,總算是將證件拿了回來。

生活就是專業,偶爾掉進來一塊石子,平日都是波瀾不驚。刷視頻 、打遊戲、吃外賣成了所有工廠人的日常。

直到19年的12月中旬,權廣彬被換成了早班,工時減少了。

早上七點到下午4點,如果有加班就是晚上7點。工作量增多,但關鍵的是工資卻少了很多。面對工資的減少,不少的人都有了跳槽的準備。

而跟他一起上班多年的兩位好友就即將離開,劉漢聰是做品檢的,他在廠裡面工作了2年。

但現在隨著年齡大了,漂泊在外一事無成,還是早點回老家成家立業。

賈能喬,是權廣彬的雲南老鄉。今年是他的本命年,工作起來也不太順利。他也是初中還沒念完就外出打工了,一說到學業,兩個人同時都有些沉默。

如果再給一次選擇的機會,他們一定會好好讀書。
但人生沒有回頭路,現在在工廠裡 沒有一技之長。做著普通的技工 一個月4000、5000元的固定工資。生活被工作填滿,逐漸喪失了靈魂。
迷茫,是懸掛在頭頂兩個明晃晃的大字,但卻又無處改變。

散夥飯吃完,幾個人又去到了KTV。帶著笑容唱起歌,但蒼涼歌聲的背後都是無盡的疲憊。

短短一天,兩位好友相繼離職,權廣彬打起精神 準備新一天的工作,但當他走到燈火通明的工廠外,看著跟他一樣迷茫的人們,他的腳步又有些遲疑了。

打工 何時才是頭呢?

或許是帶著這樣的疑問,最終,他也沒能堅持下去,結束了在廣東的漂泊,回到了老家。

在回家前,權廣彬設想自己穩定下來,開一家小店,買賣水果百貨。

但一到家庭飯桌上,家人紛紛表示不同意,縣城太小,營業額一個月頂多2000元。

「男人還沒結婚,窩在老家裡像什麼話。」

原本是一肚子愁苦的他,聽到這話,也不知道該往何處倒。直到小學同學聽到他回家,打來電話相約吃飯,他的臉上也才久違地出現了笑臉。

夜市嘈雜 燈光昏暗

但是這並不阻擋幾個人相聚得開心,朋友是高中輟學,現在在做工地。

推杯換盞 幾杯酒下肚

一年的辛苦好像都煙消雲散,對於未來,他們都眼裡仿佛有光,滿懷希望,雖然曾經他們每一份工作都沒有超過三個月,但是人,三十而立。

無論起點在哪裡,憑藉自己的努力,一定都會好起來

新年結束,2月8號,權廣彬回到了曾經的工廠繼續工作...


《打工》是李永煜導演拍攝的紀錄短片。

整部焦點都是圍繞著權廣彬的工作、生活、交友、家庭。故事很平淡,每天發生的事情都是小而平淡,但即便是這樣,在他身上,卻窺見了一代新年輕人的生活現狀。

根據調查,自從2005年至2019年,中國80 90後的農民工佔據了農民工總數的六成以上,他們被稱為新生代的農民工。工資不高,生活平穩,迷茫寫在臉上,卻不知道未來身處何方。年輕的血性和精神被工廠吮吸殆盡,直至年老,下一代又是如此的輪回。


本文主要轉載自[今日頭條-阿愚放映室],轉載時有修改。
原文地址:https://www.toutiao.com/i6940944950364226079/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深圳三和:世界上最大的廢物俱樂部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