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巴卓夫

廣東人 自由寫作 自由交流 #言論自由#熱愛和平

早期的日本共產黨|號召支援中國 洩露日本計畫


說起日本,除了現在青少年都十分熱衷的二次元漫畫、偵探小說以外,給中國人留下深刻印象的,就是它在二戰時期對各國人民犯下的侵略行徑。
尤其是對中國人民,日本通過九一八事變不費吹灰之力獲取了東三省,之後又在南京製造慘絕人寰的「大屠殺」,但這些只是日本法西斯犯下的罪孽。


在中國人進行抗日戰爭的時期,日本的其中一部分人公開反對日本法西斯軍官,還潛入侵華日軍中幫助中國人,他們就是日本共產黨。

日本加共產黨的組合似乎是不可思議的存在,但不要懷疑,日本的確存在共產黨這一政黨,去年他們還發佈了一支魔性的宣傳片,爭取上台機會。

日本共產黨甚至可以說是日本國會中歷史最悠久的政黨了,而且早期的日本共產黨,是大家想像不到的硬核。


緣起

日本共產黨的建立最早可以追溯到一戰結束後,華盛頓體系的形成讓日本非常不滿,加上1929到1933年的世界性經濟危機更是對日本國內造成了嚴重的打擊,在經濟危機之前日本又遭遇了一場天災——關東大地震。

這場大地震造成了很多銀行倒閉,許多日本人一生的積蓄都化為烏有,當是日本最大的生絲出口國——美國,也因為經濟危機設置了貿易壁壘,使得日本社會籠罩在一片黑暗之中。

在這樣的大背景下,日本出現了兩種主要的社會思潮,一種是我們所熟知的法西斯主義,另一種就是社會主義思潮,1917年俄國十月革命給各國都帶來了很大的影響。

那個時候,受社會主義運動影響的一部分日本人就開始組建社會主義組織,開展了同日本地主和資本家的鬥爭,1922年7月15日,在日本東京的一家民舍內開了第一次黨代會,日本共產黨正式建立,在日本開始了各種鬥爭活動。


取締

從後來的結果很明顯看出,日本共產黨提出的社會主義思潮在國內並不是很受歡迎,畢竟日本是以天皇為首的國家,在日本人民心中,天皇既是他們的國家元首,又是他們的精神領袖。

而馬克思主義所宣揚的「從來就沒有什麼救世主」,必定會與日本的傳統體制相抵觸,加上軍國主義勢力的強大,當時的日本全國都向右翼勢力低了頭,於是日本議會通過了對日本共產黨的鎮壓。


1925年的《治安維持法》規定,日本警察有權鎮壓企圖顛覆國家的組織,這種警察叫做特高,同德國的蓋世太保很相似。

1927年日本共產黨一千多名黨員被逮捕,1928年,日本共產黨的機關報《赤旗報》被取締,日本共產黨的各種宣傳活動也被迫轉到地下。

在地下的日本共產黨,日子並不好過,比如當時的總書記德田秋一,1928年被捕後坐了整整18年監獄,到日本戰敗後才被放出來。

那時候也有很多知名的作家加入了日本共產黨,比如小林多喜二,但是他很快也被日本特高警察逮捕了,被逼供慘死的時候才30歲。


反戰支援

要說日本共產黨做得最硬核的行為,屬二戰期間,1931年九一八事變發生後的第二天,日本共產黨的機關報《赤旗報》就發表了《告全國工人、農民、士兵書》。

其中明確指出日本帝國主義者的行為是野蠻掠奪者的冒險行為,號召日本人民聯合起來一起反對這種行為,當時日本共產黨的元老人物片山潛已經77歲的高齡,聽到九一八這樣的侵略行為,還是動筆寫下反戰文章,號召大家一起支援中國人的鬥爭。

日本共產黨還在軍隊中開展反戰工作,向日本士兵分發小冊子,比如《士兵之友》、《聳立的桅杆》等,這些宣傳也還是有一定的效果的,在日本共產黨的影響下,日本軍隊和軍工廠的反戰事件也在逐漸增加。


不過要說最犀利的,還是日本的一位共產黨員——伊田助男,當時日本軍國政府對日本共產黨搞的這些反戰鬥爭很頭痛,便大力逮捕了那些反戰的日共黨員,心裡想著你們不是要搞革命嘛,那我就把你們放到專門侵略中國的軍隊裡,讓你們做自己不喜歡的事。

日本軍國主義政府打得這個算盤是幾好的,但這就好像清末新軍中混入了革命黨,日共黨員進入侵華隊伍中仍然沒有忘記鬥爭,有一位叫做伊田助男的日本共產黨員在支援中國遊擊軍隊的過程中,就獻出了自己寶貴的生命


現如今伊田助男的紀念碑仍然在中國東北地區樹立著,那是1933年的春天,一支抗日救國的遊擊軍在和日本關東軍激戰的過程中面臨著彈盡糧絕的困境。

但他們在巡邏過程中意外發現了一車日軍的物資,但奇怪的是這輛日本的軍車上只有一副日本士兵的屍體,經過搜查他們發現了一張紙條。

原來這個人就是伊田助男,他特意運來了10萬發子彈,送給他所希望結識的中國遊擊隊的同志們,但是他受到日本法西斯勢力的包圍選擇了自殺。


在當時,他是日本人的恥辱代表,但是在中國,他卻是一位讓人值得紀念的好同志,除了伊田助男,還有一位日本共產黨員也很值得敬佩,他就是日共當時的主要領導人野阪參三。

野阪參三是日本共產黨原來駐共產國際的代表,他的原計劃本來是取道中國返回日本,繼續進行國內的鬥爭,但是當時敵對勢力猖獗,加上特高警察的大規模搜捕,野阪參三無法返回日本,於是他留在了中共中央所在地延安。


他在延安建立了在華日本人反戰同盟支部,1940年10月他在延安還成立了專門教育日本被俘虜人員的「日本工農學校」。

在學校接受改造的過程中,這些侵華日兵也認識到了自己所犯下的種種罪行,自覺加入了共產黨和八路軍,他們自發地在戰場上宣傳反戰,也影響了一部分日軍的士氣。

另外日本共產黨員中的左翼作家鹿地亘貢獻也是不小,他在重慶建立了反戰支部,還創作了大量的反戰資料和反戰文學作品,製作了一些宣傳反戰思想的電影和話劇給大眾看,引起了不小的反響。


除了這些公開反對侵略戰爭的日本共產黨,一些日本共產黨人員成為了知名的紅色間諜。

比如朝日新聞的記者尾崎秀實,他和魯迅等人是熟悉的老朋友,對中國的情況也非常瞭解,於是日本政府就把他派到了首相近衛文麿的身邊,希望在侵華戰場上知己知彼,百戰不殆,這也使他接觸到了大量有關戰爭的情報和日軍的下一步動作。

他把這些情報也秘密發送給了中共的蘇聯間諜,有了這些情報,日本的許多計畫都被提前洩露,尤其是他得到的最大一份情報「日本不計畫進攻蘇聯」

這個消息由蘇聯間諜傳回蘇聯以後,讓蘇聯政府徹底安下心來,他們把兵力集中投入莫斯科保衛戰,最後扭轉了戰局。


尾崎秀實一個人在日軍大本營裡難免有點力不從心,他為了更好的開展間諜活動,還把其他日共黨員安排到了日本重點部門,比如中西龍進了滿鐵調查部,西裡龍夫成了「中國派遣軍」的情報分析員。

不過由於間諜活動暴露,尾崎秀實和佐爾格都被逮捕處以死刑,正當日本軍部的特務機關想處理中西和西裡龍夫時,日本無條件投降了,二人也得以保全性命

總的來說,日本共產黨在二戰期間是一群值得尊敬的人,他們是日本真正的愛國者,對日本右翼勢力和共產黨員應該有所區分。


合法政黨

1945年日本戰敗,美國佔領日本後開始了改造日本的進程,日本共產黨也成為了國內合法的政黨。

他們開始積極參與議會選舉,最風光的時刻應該是1949年的眾議院選舉,他們一下在議會中奪得了39席的位置,差一些就要成為日本的執政黨,比起之前個位數的席位不知道要好多少。

但是由於日本共產黨一直堅持的是武裝鬥爭的路線,所以在1952年選舉中又慘敗了。


20世紀50年代《美日安保條約》出台以後,引起了日本國民的極大不滿,日本共產黨趁機聯合社會黨領導人民反對安保條約,逐漸恢復了自己的影響力

但是在和日本社會黨合作的過程中,雙方政見存在一定的分歧,於是強強聯合就此解散,加上國際共產主義運動陷入低潮,日本共產黨的影響力又大不如前,在國會進行政治協商時也一直被排除在外。


最近日本共產黨最受關注的應該是為了獲取席位發佈的那支魔性宣傳片了,自從日本政壇全面右翼化以來,日本共產黨似乎成為了獨一無二的存在

他們吸取了之前的教訓,開始調整自己的政策和路線,獲得更多日本國民的支持,但如何得到日本大多數人的認同,積極適應當前日本社會發展的要求,問鼎執政黨,日本共產黨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