瑪桑

作家,瑪桑愛情小說首部曲《落紅》已出版。愛情小說第2部曲《蒙羅麗莎的餘音》正搬磚中,本故事未必有結局。《三國真龍傳》連載更新中,屬大長篇作品。多多指教。

《自靈魂裏唱奏出你我的心聲》

斐梵拿出一副啤牌,開始作出小總結:「海富苑殺警案,被奪走筆記的替死鬼施龍城。」他揭開一張牌,階磚J,特洛伊王子的哥哥,赫克托。

「死裏逃生的倖存者,秦祈新。」他揭開第二張牌,梅花K,亞歷山大帝。

「生還的變節者,同袍互轟案中身壓施龍城警槍的丁當。」第三張牌,階磚K,凱撒大帝。

「另一筆記持有人,警界的神槍手步柏高。」第四張牌,葵扇K,以色列大衛王。

「步柏高和施龍城的恩師,高溢音。」第五張牌,葵扇Q,智慧女神雅典娜。

「力戰身亡的戰士,蔣同恆。」第六張牌,梅花J,圓桌武士蘭斯洛特。

「交易總舵手王拓疆。」第七張牌,梅花Q,玫瑰戰爭,女王阿金尼。

「七本!像這樣的筆記最少有七本。」這小總結確係大膽至極的假設。

「還有,落Order在短時間內清洗哂隧道裏所有表證痕跡、要將所有罪名屈落步柏高身上的那個男人……」最後一張牌,鬼牌Joker。

「是誰?」大家異口同聲喚出這提問。

「掌控O記的反黑頭號人物,總警司伍維瀚。」

最後的答案,已令在座各位啞口無言噤若寒蟬。

 

熱切的呼喊聲、迴腸沆碭的歌樂音色、最後的舞台,在這裏,我佇站的舞台背後,就只餘下失方寸的自己,沒了期等著一個人,Neo-Bey的天才結他手劉善意。

這是涂心薇最後一首獻唱歌,之後我便要粉墨上場,阿善,你始終沒能趕上?

我顧盼著後台的鏡子,稍稍整頓妝容,撫順好直條子橄欖黑紗吊帶短裙,失落的眼光一轉往後方,正有人朝往這處奔馳過來。

係阿善。她背托著鋼線結他手挽著帥氣的燕尾褸,這是她的戰衣。她一邊笑著喘息一邊把耀眼的亮彤紫西裝夾克披上,內裏是凝雪拋花中世紀宮廷紡紗摺疊恤衫,夾克酷黑絨邊領子直垂落小腹的單口爛銀布鈕,小心翼翼扣好,略略再整貼得筆直,格外光芒四射的天才結他手終於來到最後的舞台。

「對不起,來遲了。」

「遲到好過無到啦。」我把工藝手作花襟,慎而重之的扣往她的彤紫夾克胸口。

「係藍色妖姬玫瑰?」

「嗯。」

「藍色妖姬,還是與睫泓較相襯。」

「我有蒙羅麗莎髮簪喇。」說罷,笑著指一指右邊的髮簪,或許是髮簪有點移位,她替我稍稍整飭。

「上台前沒與暮均鴻睹夾過,還可以嘛?」

「我與你們之前一直並肩演奏,即使闊別一段日子,我也懂如何配合你們。」她拉開炫黑長袋拿出她的鋼線民謠結他。

「暮均話你係Neo-Bey的天才結他手。」

她樂天地笑著說:「暮均這番話過譽喇,我怎比得上他。」瞬即眼角傳來刺針的聚焦,「但若果這是睫泓真心讚美的說話,我會毫不猶豫接受啊。」

「阿善你總是在賺我。」我別過臉一哂,「想不到,我們初次街頭演出的旺角行人專用區,竟爾變成歷史。」說到這裏,有點婉惜。

阿善按托著鋼線結他,輕描淡寫露一手技術,這簡潔的小旋律比以往所彈奏的更清新,酷似小愛神邱比特的豎琴戀曲,自那結他絃線裏譜撰出愛情的感動。

「既然旺角行人區的音樂已成死水不可救藥,殺街,也是無可厚非。」她繼續樂天地彈奏著邱比特豎琴,「起碼可終止劣幣蔓延,免沾污街頭搖滾樂土。」

「你不在的這段日子,又多一位天才音樂人崩坍。」

「對啊,相當可惜。」她繼續送來慰藉心靈的絃音。

「自殺還是他殺?」

「源頭是相同,深究沒意思。」戛然而止,小旋律告一段落。

我沒作聲。

「在香港,懂得Fingerstyle的天才結他手,並不止她一位。」她再度譜彈新的邱比特小戀曲,繼續說:「正如暮均所說,我也是天才結他手啊。」

絃音又再戛然而止,她笑笑口補充:「我就是她的影子。」

這時候,心薇已完成她的最後一曲,阿善拿好結他,遞出修滑的左手,把我的掌心牽引,這次,由她拉著我,登上我們最後的Live House舞台,步往阿斯格特之路。

我會將我的心思,自嗓音投唱往你的窗扉──

我也會把我的情結,用絃絲去表白──

 

去把我們深深喜歡的樂曲,傾盡情感獻唱,自人與人之間的靈魂裏唱奏出你我的心聲。

這就是,Neo-Bey的音樂。

***本篇乃拙作《蒙羅麗莎的餘音》第21話

《變節者之手》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