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21 篇作品累積創作 28107 
瑪桑

《非如此不可》

睫泓的語氣也亢奮,把麥克風拉往嘴邊,當著觀眾問道:「Bey是甚麼意思呢?」 我朝向觀眾答道:「土耳其語,尊貴的酋長,我們是搖滾帝國裏最尊貴的酋長。」女王側過臉笑而不語,睫泓雙手掩著嘴笑著,當她放下雙手綻展亭亭笑靨那刻,襯...

20
瑪桑

《慈明花無雙》

關羽卻懷著責備的笑意說:「翼德說話總是沒正經。」 被窘逼之下,荀環音向後連翻三筋斗,輕巧按穩蝶飾劍橫著防備。士徽見好即收,也褪後擱劍笑著。荀環音嫣然一笑:「再這樣下去可分不了勝負啊。

21
瑪桑

《致年青人、你哋無上街嘅父母根本有愛過你》

「喂,攪掂未?」焦急的歷奇一直望著手錶,也就是夜了要催促我回家的意思。「未得,還有唇彩。」我點著唇彩上一抹潤亮的唇色,「怎樣?好看嗎?」「只要是卡璐塗的,都好看。」他攤開雙手笑說。

28
瑪桑

《只能憑藉戰意之死鬥》

乘著關羽、士徽師徒對峙的突發情況,呂玲綺立時往地上拾起圓迴十字戟,右手洛暉劍,左手舞旋戟,先發制敵直取徐晃。巨雪斧洛暉劍兩刃兩交,十字戟由下往上螺轉噬敵,徐晃一不留神,勁力所及,竟給玲綺打個翻飛彈仆。

17
瑪桑

《你想我說一直也念著你嗎》

父兄都是硬朗派,所以我家是最後一批留守在村莊的人,那段日子自己只懂戰兢,警察清村有棍有槍,頭破血流已是常識。結果當然慘痛收場,還記得哥哥給砸在地上,雙眼淌冒一塌塌血涎血筋,亂棍朝著頭頸重重砸下去―― 別再站起來,只要沒反...

48
瑪桑

《把我奪回來》

踏入冬季,來到每年的學界盛事,全場掌聲雷動的比賽,香港學界藍球精英賽的現場。現在上演,係連續五年殺入第二圈賽事的雄師,去屆八強、福文書院,對我校,從來只能於首圈游走的弱旅,沙田第一中學。

18
瑪桑

《愚蠢的浪漫》

「是政府活化工廈政策所容許的嗎?」 「才不是呢。」說罷不禁黯然,「之前幾年一直被政府狙擊,所以搬來搬去,要符合政府所有要求,連生存也做不到。」 「可是現在都不錯吖。」睫泓的目光送來鼓勵,「在艱苦下奮鬥,不就是地下樂隊的精神?

40
瑪桑

《我一直在等》

天然純淨的血色薔薇花瓣、剔透的粉紅浴鹽,還有青葱的馬鞭草香薰油,注了滿滿一缸水,把身子沉下去,渾身薰滿嬌艷欲滴的薔薇幽香,溫水一縷縷蒸騰,把世俗的骯髒統統洗乾洗淨,肌膚好像變得漸漸明透起來。

12
瑪桑

《有100樣缺點都喜歡你》

數天前,我向映雪示意過後,Whatsapp上一直守待不到雙藍剔,只有四字,不讀不回。自由從來不容易,不是一個姿態、一個手勢,自由是永恒的克服重力,掙扎向上飛行。蕭紅說。人海茫茫,數以百萬計人頭攢動,這天,有志之士都集結,街頭相會。

24
瑪桑

《一個都不能少》

大戰在即,在我跟前的少女將軍身穿桃紅熾烈的火鳳羽衣,英姿颯颯,整裝待發。在此關鍵之時,乘著悲秋肅殺,身穿黃金甲的一代梟雄呂布亦不禁目光黯然往這邊步近,說道:「讓我帶三千軍馬開路,好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