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hcl

80后,出生于马来西亚,现定居新加坡

新加坡防疫抗疫二三事

没想到年还没过,新加坡已经在今天下午5点半宣布进入DORSCON Orange橙色预警了。DORSCON全名是Disease Outbreak Response System Condition,意即疾病爆发应对系统。

Source: https://www.gov.sg/article/what-do-the-different-dorscon-levels-mean

这套危机应对系统是新加坡在2003年SARS之后创建的,历经了几次流感,最新一次修改是在2014年(于2013年H1N1流感之后)。此套系统涵盖了边境控制与公共卫生的各个方面。

来源:https://www.moh.gov.sg/docs/librariesprovider5/diseases-updates/interim-pandemic-plan-public-ver-_april-2014.pdf
  • 说没想到是因为直到星期三(2月5号),新加坡还没发现不明传染源的患者(即没去过中国,或没与已知患者接触过的)。当公司在这周为了响应政府号召,准备应急措施而将每个部门都划分为A队和B队时,我们都只是大致分了一下,因为大家都感觉谈橙色预警尚早。没想到疫情爆发如这里的暴风雨一样说来就来,星期四卫生部发现了第一个未名传染源的患者,然后星期五再加三个。 或许有些读者会像一些国民一样,认为政府小题大做,才几宗本地人传人的例子,就将应对疫情升级到橙色。但是有几项数据或案例是挺让人不安的: 目前总共确诊人数33人,是中国大陆以外排名第二高的。
  • 新加坡是武汉人乘机出港国外数一数二的目的地;而这些来新加坡的武汉人,粗略地统计大半是旅游的,但有不少是探亲的。
来源:畅说民航,微信号:aviationtalk (载自 https://www.shicheng.news/show/896108)
l

但更让人不安的最近这几宗未名来历源的患者,从发现症状到确诊,有很长一段时间作为移动病源在新加坡这个小红点上走动。

【第三十一号患者】:1月23号发现症状后去诊所看病,1月28号再看,2月1号住院,2月6号晚上11点确诊。假设患者是在发现症状后具备病毒传播能力,那到住院前总共有10天在外。只是不识医科的我不是很明白为什么出现症状后没有去传染病中心隔离呢?或许这些症状和普通的流感症状一样?

【第三十号患者】:1月20号到22号参加跨国企业Servomex在君悦大酒店举行的商务会议,共109人与会,包括15名新加坡人以及10多名中国人(其中一位是湖北人)。1月21号发烧,1月28号去诊所看病,2月3号再看,2月6号入住传染病中心并确诊;约有14天在外。实际上,这场商务会议已是WHO世卫组织所关注的感染群,因为在与会的人当中,已有1名马来西亚人和2名韩国人在回国后确诊;而除了患者,另外3名新加坡人也出现受感染症状。(https://www.straitstimes.com/singapore/health/who-probes-singapore-conference-linked-to-virus-spread

如果这几位患者是在这10余天内有在公共场所传染到给其他人,那么在接下来的一周,恐怕会有更多疑似病例。这么早进入橙色预警,恐怕也是为了避免这批未知的疑似病例会感染更多的人。新加坡能不能控制住疫情的蔓延,就要看接下里这几天的进展了。我祈祷这只是我的杞人忧天,希望新加坡仍未遇上黄金防控期,可以将病毒散播扼杀在防控里。或许我看了太多中国的疫情,所以我对这病毒的感染性甚是畏惧。

我同事有一个朋友因为害怕乘搭公交风险较大,所以这两周以来一直乘坐Grab私召车,结果最近收到了一通电话后惊呆了:您所乘坐的车上一位乘客已被确诊,请马上去医院检查。

至于老百姓,尽管不一定清楚橙色警报具体是什么,但是只差一级就是红色警报,大家还是陷入了一阵屯粮屯货的恐慌,将超市的方便面和罐头扫空,剩下各类主食如大米和面粉。大城市的人还真得是懒得做饭。

整车方便面,真的不怕吃太多味精?

当然这种抢购马上引来媒体撰文呼吁大家无需紧张,新加坡的食物与货物供应是充足的。但是我在某个程度上能理解这种行为,多屯一些供应减少外出还是合宜的。至于这个多应该是多少就见仁见智了。

上文所述都是抗疫,最后谈谈防疫,尽管两者并不容易区分。有几点我觉得新加坡政府做得挺好。

至于传谣和辟谣的工作,也是不断在上演。传谣来自各方,政府主动辟谣。从1月24号至今,总共澄清了十一条,大多关于已有死亡病例,其中最出名的就是澄清1月25号新加坡拒绝100武汉人入境的谣言;而所谓口罩脱销的谣言不正确之处只是没有完全脱销,能在市面上买到的人实属幸运。 ()

还有一则在新加坡著名论坛Hardwarezone感染病例的谣言,迫使新加坡动用了POFMA来更正。POFMA (Protection from Online Falsehoods and Manipulation Bill),即“防止网络虚假信息和网络操纵法案”,是新加坡2019年5月在国会通过的,主要用以防止虚假谎言在新加坡的传播与交流。这是此法案通过以后,第一次使用在更正公众的言论,之前五次都是用于反对党和批评政府的。()

尽管个人觉得只要政府公信力还在,官方辟谣已经足够;但此法对于防止虚假信息的散播,还是有一定作用的吧。(https://www.straitstimes.com/politics/falsehoods-on-coronavirus-show-why-pofma-is-necessary)目前对此法认识不足,暂时不多加评价,有兴趣的,可以阅读此篇文章

最后一点疑惑,泰国作为和新加坡一样接待不少武汉人数的地方,目前确诊25例,比新加坡还少一点,不知道他们防疫抗疫的工作又是怎么开展的。

2/3 馬來西亞:撤僑、隔離與訊息傳播

防疫中的新加坡

登入發表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