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平行世界

夢鄉與生活,幻想與現實 感覺與感受,回憶與記憶 一切和平共存…… 封面圖: https://www.bbc.com/reel/video/p081y2qm/could-deja-vu-be-a-window-into-a-parallel-universe-

【他的日記】原座位

「林筱莊絕對不會是源頭,以我觀察他們根本是姐妹吧!看來你不是生她的氣,是你在迴避她,怕她要跟你說些你不中聽的話似的……你怕她嫌棄你嗎?」......他認定我就是他要找的「真心人」,一個對他不說客套話,能真心對話的人。

重來沒有遇過這麼「民主自由」的班導,連新學年的座位編排都由我們自己決定,說好聽是讓我們多一點自主權,說穿了就是懶及怕麻煩。但最後又要求我們自己的鄰座要是異性同學,這又是甚麼邏輯?


能不換嗎?


原本想開口問她會否找郝嵐,可是我沒有勇氣去問。

在這之前,劉奕達有私下告知我會邀請她,要求我不要先問她。方丈這個人真的很難理解,為何認為我會聽他指示?當下我就想問她人選的事,還未開口就見到她在填人名……

最後由四方果公告天下,她邀約的人是林筱莊。


直到截至日,只剩下我和齊綺琪。


抽籤過後,湊巧我坐在原座位不用換,但身旁的人不再是她,換了人。

全班應該除了我,都興奮地陶醉在換位這個活動裡面。實在太無聊,浪費時間,我悄悄把耳機塞進耳朵,聽著昨天在分部練過的章節,專心讀譜。這就是坐最後一排的好處,只要人坐在座位,基本上在做什麼,班導都不太會看得見。


突然感覺旁邊的齊綺琪離座了,但又有另一個人坐下,是一股熟悉的陽光的氣息與嬰兒的氣味。

是她!

我按捺著我興奮的心情,對望著展示一個示好的微笑。

但她不但是面無表情,是一臉失落。原本天色放晴,萬里無雲,突然烏雲蔽日。

我應該就是那片烏雲了……

她問我會否介意再相處半個學期,我當然樂意至極,但介意的不是她自己嗎?難度她期望我會說介意,之後有理由可以跟班導要求再換位?

不!絕對不能讓她有再換位置的理由!當下我轉身就走,團練後亦沒有給她機會再問,希望過了週末假期,她會打消這個念頭。


踏出總部門口,突然有人追上來,是今年新加入團練的陸公子陸宓。

「平日你不是會幫她收琴,等她一齊走嗎?」

這個人是有天眼嗎?只來了第三次而已。

「你們班的劉奕達真的像那個方丈般小器嗎?不會吧!你不會是被方丈恐嚇了所以要避嫌吧!還是……你們倆吵架了?」

我沒有回應,轉身就走,但這個姓陸的還是跟上來。


跟陸宓在分部相處了一年,絕對認為這個人不會是我會交上朋友的人。

學長學姐都稱讚陸宓是心思細密,性格開朗,能言善道……加上陸宓的父親據聞是商界的員外級人馬,「陸公子」這稱號亦是因而得名。

說直接點不就是虛偽?根本是「世界仔」!


他好像能摸透我的思維。

我行動上沒有理會過他的言行,但其實他跟著我,跟我說的每一句我都在聽,他也像知道我是有在聽著、消化著、思考著。


原來四方果與花輪早就替方丈在她身邊的人打聽,會否有其他競爭者。儘管陸公子是隔壁班的,但因為人脈夠廣,成為了主席黨的線人。我與姓陸的沒兩句,激起了他的好奇,加上我今日的「異常」,令他忍不住要追上來八卦。


「林筱莊絕對不會是源頭,以我觀察他們根本是姐妹吧!看來你不是生她的氣,是你在迴避她,怕她要跟你說些你不中聽的話似的……你怕她嫌棄你嗎?」


我當下真的是愣了!忍不住轉身看著陸宓,嚴肅地問著他到底想怎麼樣,是想威脅我嗎?

「不只是想跟你交個朋友,是要找你當兄弟!」

陸宓表示,已經觀察了我一整年,他身邊唯獨只有我一個不賣他的帳。他認定我就是他要找的「真心人」,一個對他不說客套話,能真心對話的人。

我心軟了,屈服了,和他交換了icq。

陸宓羨慕我對利天恩的真誠。

商家子弟,在互相阿諛奉承的氛圍中長大,只渴望有人能和自己真誠對話。






封面來源

https://m.bilibili.com/video/av22752076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她的日記】原座位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