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平行世界

夢鄉與生活,幻想與現實 感覺與感受,回憶與記憶 一切和平共存…… 封面圖: https://www.bbc.com/reel/video/p081y2qm/could-deja-vu-be-a-window-into-a-parallel-universe-

【她的日記】Y2K前的那一晚

發布於
在十二月的寒風中,這是一個溫暖的擁抱。突然被一個男生擁抱著,我居然不但沒有推開拒絕的意思,反而有一種安全感,心底裡感覺幸福的感覺......

1999年12月30日

再過25個小時就踏入另一個世紀,想不是到在這世紀結束之前,在Y2K前的一晚,能遇到令我心動的時刻,但這個magic moment到底是出現了一次,還是是兩次?


我是怎麼了?怎麼可以這樣?感覺自己好過分,是同時對兩個人有莫名其妙的異常感覺?


不……感覺不太一樣!


明明好好的一個BBQ Party,好好地去吃吃喝喝不就好了嗎?是誰的主意(團長嫌疑最大),從儲藏室拿了幾支結他下來,硬要大師姐表演自彈自唱。大師姐不好意思solo,說明要多兩支結他陪著彈唱才行,還第一時間點名要熙儒加入。


熙儒的自彈自唱真的非常賞心悅目!


上次去溜冰過後經過琴行,順道去買rosin。在等店員幫忙在倉庫找存貨時,熙儒隨手拿起一個Ukulele在邊彈邊左扭右扭……當時真的只差一件夏威夷襯衫!超好笑!

等到我去付款回來,熙儒認真地和拿著電結他的店員坐在一旁,開始自彈自唱。曲目是……Beyond的《冷雨夜》。熙儒原來不但跟我一樣喜歡Beyond,同樣喜歡黃家強,更是個Bass手!

我們都是同樣喜歡低音給人冷靜沉穩的感覺,帶點哀怨悲傷,但又可以是細水長流的浪漫!


我們就是有著這樣的共同點。


一個笑點極其低,一個愛講爛笑話。


這可能就是我們去溜冰之後,許建安沒有再請熙儒約我們三人一起出去的原因?


許建安當日臨別跟我說,知道是因為熙儒承諾在場我才願意出來,希望我可以繼續跟熙儒當朋友,因為保證能讓我每天都開開心心,笑容滿面。

熙儒說過許建安喜歡我的原因是因為我的笑容,說我笑的時候有一種感染力,令身邊的人,或者見到我的人同樣會感到一份莫名的喜悅感。許建安喜歡的是這種莫名的感覺……


三支結他開始在緩緩的火光後開始演奏,熙儒與大師姐不時有著眼神交流,主要是大師姐真的是功力未到,不時要熙儒補上。第三支結他是被團長逼上去的,但要不是團長這次霸王硬上弓,我根本不會知道他會彈結他,更是琴藝精湛。

他默默地坐在右後方,在不斷重複且淡而無味的chord裡面,不知不覺地,在適當的時候加上油鹽糖作調味,更巧妙地運用不同的香料配搭,即席創作一段背景音樂,令整首歌脫胎換骨,煥然一新!獨特的旋律,但絕對不喧賓奪主。早就知道他擅長pizz,但萬萬想不到他已經把他pizz的技能轉移到結他上!


一直很喜歡看沈書堯彈pizz的段落,因為在團裡只有他連彈pizz都同樣地享受當中的音符,能奏出故事與感情。


已經記不起他們原本合奏的曲目是哪首冠軍歌,但他當時所創作的那段旋律,卻記憶猶新。


我全程靜靜地聽著沈書堯創作的背景音樂,細心留意每一個音符的安排,同時情不自禁地看着他彈琴的表情……跟平日團練一樣的全神貫注,但又不時望向得大師姐,幫補不足的同時,調整節奏去配合二人。


感覺我看到的是另一個人,是另一個沈書堯?

不是平日在課堂上、或者團練裡的沈書堯,是當年陪我在觀景台走到海豚劇場的那個沈書堯!

他把想說的話,逐一利用音符表達出來……


就是那短短的三分多鐘演奏,令我對這個人的有著全新、前所為有的感覺。


表演完畢後,在一眾女團員歡呼及尖叫聲中,沈書堯好像留意到我一直盯著他。他突然往我的方向看著,我竟然又突然害怕跟他四目交投。當時我的心跳又急又強,聽到自己胸口發出噗噗聲,哪怕心臟好像馬上就要跳出來……我全身僵硬,但亦瞬間把視線離開有他的範圍,就連偷望、瞄一下他方向也不敢。我把眼神飄到熙儒的方向,熙儒對望著我展示了一個高興且招牌的燦爛笑容,緩緩地往我的方向走過來。熙儒溫柔的笑容確是紓緩了我的緊張,幸好我的反常並沒有被人察覺,熙儒只是興奮及期待地問我,認為他們的表演如何。


表演過後的整個晚上,我亦有留意到沈書堯的情況,大多時間都是與陸公子一起。不知為何,當我往他的方向看過去時,我明明是可以大大方方地看,但不知為何總有一種做了虧心事的感覺,感覺是在「偷瞄」……



Party結束時都快九點鐘,場地清潔過後我們就離開學校。大家陸續離開,我們這班當「子女」的當然要來個順水推舟,順利令大師姐主動送團長回家。


我原本想打電話叫哥來接我回去,當我正想問藝儀姐借電話之際,她展示出一個奸詐陰險的笑容說:「你需要打電話給我的男神,報個平安嗎?」

當刻我來不切反應……

突然一隻手伸過來把我抱住的肥寶貝掛到背上,接著把我從這詭異又尷尬的氣氛裡拉走!

從操場走到校門外,熙儒一直牽著我的左手沒有鬆開,奇怪地我亦沒有反抗要把這隻手甩開的意欲。直至到離開學校的第一個紅綠燈前我們停下來,熙儒問我可否維持這樣讓他送我回家,我當刻並沒有意識到「維持這樣」的意思,只是心想有一個我信賴的人願意送我回家當然不會拒絕。就這樣,像平日般說說笑笑地、不知不覺回到我家樓下,唯一不同的是我的左手一直是被牽著的……


突然間,連我的右手被另一隻厚大溫暖的手包著。


難以想像我會面對熙儒這個情深款款的時刻……互相對望這好幾秒鐘,好像過了幾小時一樣長,在毫無預兆的情況下,我被緊抱著了!在十二月的寒風中,這是一個溫暖的擁抱。突然被一個男生擁抱著,我居然不但沒有推開拒絕的意思,反而有一種安全感,心底裡感覺幸福的感覺,像哥平日離開家前跟我擁抱的感覺……我這樣的想法與舉動好像不太恰當。


我被擁抱著應該快有一分鐘,熙儒打破沉默的第一句是:「好失望,真的是他!」







封面來源:

https://www.shutterstock.com/video/clip-1022576818-playing-guitar-near-campfire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他的日記】Y2K前的那一晚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