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平行世界

夢鄉與生活,幻想與現實 感覺與感受,回憶與記憶 一切和平共存…… 封面圖: https://www.bbc.com/reel/video/p081y2qm/could-deja-vu-be-a-window-into-a-parallel-universe-

【他的日記】Y2K前的那一晚

發布於
陸公子立刻過來追問我:「有沒有看到,你剛才有沒有看到利天恩她……」我看到,都看到!看到她一直看著鄺熙儒!

踏入千禧年前的48小時,原本是美好的。

十二月的排表一出,見到三十號下午還有過年前最後一次團練,團長更成功向王爺爭取在團練後舉辦除夕party,我心中不禁暗自高興。

當晚原本以為可以爭取與利天恩相處的時間,但偏偏團練過後,她的那班向來懶散的師姐突然說要「加操」,等到操練完畢,籃球隊那伙人亦已經到了。

那個鄺熙儒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明明之前向天利恩表白的是許建安,他不是只不過是許建安的傳聲筒嗎?如今許建安不在場,他老是纏著利天恩是貪圖甚麼?莫非真的像陸三八所說,最危險、最有威脅性的是這個鄺熙儒?

利天恩整晚忙著幫大家烤食物,尤其是那個陰魂不散的鄺熙儒,他吃的幾乎全部都是由利天恩主理,儘管其他女團友積極獻殷勤他亦似乎無動於衷。但利天恩看來是樂在其中,像在享受地欣賞別人享用她的出品。

陸公子不斷在我耳邊說道:「過去吧!你快點過去把她拉過來給我介紹一下!」

突然,一對又白又瘦的手伸過來搭在我肩膀上,當下以為Ann從Bio Lab 的儲藏室自行下來湊熱鬧,加上一把陰柔的聲線……哇!真的感覺到背部突然陰陰涼涼的,嚇到快心跳停止。團長大人,只不過想我幫忙伴奏,拯救一下心上人而已,需要用這樣嚇人的聲線作出要求嗎?真的讓我們雞皮疙瘩,要命呢!

奇怪,到底為何團長會知道我懂彈結他?陸宓,你相當有可疑!

團長是有備而來的,只不過是一首《Today》,連歌詞跟chord譜都已經印好給我們,但只不過開始了簡簡單單的頭五個chord,他們已經彈得不倫不類。當刻過不了自己,不甘再跟隨他們繼續那無聊乏味的軌道,決定當機立斷,自我陶醉一番罷了!

幸好只需要陪鄺熙儒和籃球隊隊長彈一首歌而已,真要命!

這場所謂的表演在一眾不理性的雌性歡呼聲中結束,我抬頭第一眼就剛好看到利天恩,看來她是一直目不轉睛地看著鄺熙儒……

陸公子立刻過來追問我:「有沒有看到,你剛才有沒有看到利天恩她……」

我看到,都看到!看到她一直看著鄺熙儒!

陸公子對於我的回答表現愕然,我真的沒心情和他繼續討論這話題, 決定拂袖而去,幫忙把那三支結他歸位。

完結前,陸公子把他的同班同學、同樣是籃球隊隊員的阿史給我介紹認識。這三八居然在阿史面前亂講話,說以後有任何關於鄺熙儒的最新狀況,要無時無刻跟我分享,最離譜的是阿史居然表示樂意至極……

兩名不知名的球員過來搭訕:「你們看這個KK,平日在訓練營時明明廚藝了得,在這女生面前居然裝手殘!高招!」

莫非真的是個風流種?是慣犯!

臨走前我和陸公子先回總部取琴,剛好在門口碰見利天恩。陸公子居然厚面皮地問她明天除夕夜會否有興趣和我們一同去倒數,她的回覆是我預料之內。

陸公子對於她的婉拒非常失望。你失望個屁啦!她會在家中跟佟大維一齊過年,根本是意料中事。加上之前她有提過因為她的表姐初當人母,這兩個月她的舅父母會到美國探望外孫,她會待在家跟家人通著長途電話跨年,也很合理了吧!

就算不能和她跨年,亦希望今天晚上能爭取和她相處的時間,無奈地在我們取琴之後她就離開了。下次見到她,已經是另一個世紀,Y2K前最後一次和她一起的一晚,何以會那麼短暫……

封面來源:

https://nationalguitaracademy.com/best-campfire-songs-on-guitar/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他的日記】與陸公子的對話框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