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xSansCulotte

存在-非人

[代发]发达资本主义时代的洪水学家

作者:陈觞Shawn


洪水是一种灾害吗?如果你相信有上帝,那算不上一种灾害,这不过是对罪恶的洗涤。那么,洪水是否可以预测呢?我不晓得。但是,有些人心里有数,甚至比洪水自己还要清楚。

首先来看一看“真实”的洪水。我向来有看地图的习惯,但是,没想到,有些人看地图,不看路况,也不看城建和地形,而是跑去看大坝是不是歪了。如果是某种个人兴趣,我不容置喙,但是,当各个群的人都开始讨论的时候,这就不太简单了。大坝歪了,洪水来了,这并不见得是一种因果关系,这种以讹传讹的消息传来,然后大数据再根据你的意思来添油加醋,心目中的洪水就滚滚而来。当然,这并不是说人的信念创造洪水,社会舆论的失衡和紧张局势,使这种恐慌蔓延,一发不可收拾,这才是真正的“洪水”

这个时代的众多洪水学家里面,最著名的毫无疑问是他。他用最反动的话语来为自己最“激进”的立场辩护,你可以说他是个奇才,也可以说他蠢材。他的奇特之处,就在于不断发明词汇来显得自己特立独行,富有学术风范;他的愚蠢之处,就在于洪水,这是他的学说的重点,大洪水来了,他的整套主张才能实现。可以这么说,对于土豪凝结核而言,这是上位机会,但是,大洪水到底什么时候来呢?他做出了多次预测,却一直不准,等得给他投钱的“国父”们都急了。

据说这位学者年轻的时候熟读《列宁全集》,或许他的地方自治理论是对民族自决的某种拙劣模仿,也可能是以“毒”攻毒。熟读马列的人还有很多,他们却像鬼上身一样,一同转向洪水学。

预测洪水,必然需要征兆。这种观察者把各种符号都当成了革命的隐喻。这位奇人曾经说过,某大型动漫网站的吉祥物眼睛是蓝色的,后来变成红色,这是程序员反抗996的一个象征,之后他甚至从《你的名字》里面看出了所谓的隐性反抗。说到这里,明眼人能猜到他最喜欢的电影是什么了:《让子弹飞》。他十分擅长用各种历史人物直接套到《让》以及姜文的其他电影里面,并且直接用电影模仿未来的历史大势,我想姜文自己都不一定想到这么深。总之,他的洪水学就是挖掘网络亚文化的隐喻,还好他不会直接预测某年某月来洪水。

亚文化圈使人疲倦,但是走到现实中,也不一定让人兴奋。每件事情都是要付出代价的,但是有些人不用。为了争夺理论主导权,头头们可以直接把社科理论当做风水算命,推断某年社会“大崩溃”,这确实让人崩溃。更让人崩溃的是他们对于旧秩序的复制,他们用严密的科层制来组织,靠资历来决定谁实践,谁指挥——不如说这是一家私企。相比于外来的洪水,他们这种日益腐朽的内部制度,也足够自我洪水了

然而,不管是官僚还是后来者,他们向来以革命者自居,脑子里却充满着千禧主义。他们的宣传队还是在用着陈词滥调,反而是其他人的文宣比他们做的要好——少套话,更接地气。他们用自己替代了群众,这首先是一种左翼本位,因为这场的运动最后变成了政治宣讲,和他们最初目标逐渐偏离。而他们希望一蹴而就,用一次大事件来直接达成目标,然而,这种对于人造洪水的信心却不是一次可以灌输的。这来自人们对左派这个招牌的信任,对过去历史的缅怀,之后才有了各种工人和学生(在这里学生尤其重要)对于指挥者的唯命是从,最后则是洪水——他们相信资本主义的黄金期已经过了,必须立刻行动来推倒资本主义。

这里是无法怪罪某个执行者的,操控整体的指挥者不断灌输这种必胜观念和牺牲精神,但是效果呢?这场人造洪水,却是洪水造人。罪魁祸首是她和其他人,正是指挥者的战术失误导致了这一场冒进(或许她认为这才是唯一的正确路线),但是,正如山头社团规矩,最上面的人领导权稳如泰山,她只需要对自己负责任——不管填人填到猴年马月,能赢就行。只要洪水来了,就能一次完全逆转——但是下场的是谁?显而易见,一个不断塑造自己的道德形象和运动的伦理(不断牺牲,不问效果)的领袖,不必要负责任,因为她“制造”了洪水,只是时候未到,她就是洪水的化身。话虽如此,如我所述,只要心中有洪水,下一刻就是狂潮,与其说运动者相信洪水,不如说相信主人,我永远会对前者抱以同情,但是,如果依靠某个领袖(的昏招)来推动社会变革,而仍然有人盲从其冒险策略,这会有多大的风险?起码,我希望她能回答,洪水何时到来?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