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是在通勤或出差的路上

An legal alien in Japan.

日本這邊的一些近況

日本岌岌可危。
春季是畢業季,然而今年學生的畢業典禮全部取消,
租賃卒業袴(日本畢業用和服)的業者擔心,
即將畢業的畢業生們遺憾。
或許到春假之前都不用上學,
讓不少學子感到可以悠閒而開心不已。

求職的新鮮人正值求職季,
卻也因為病情而必須改為線上求職,
聽說明會、選公司、寫履歷,
面試搞不好也得線上舉辦了。

日本最大廣告代理商電通,
因為社員感染,而全社消息在家待機。
三菱ufj銀行也是。
關西始終沒有病例,
但我不相信、我同事也不相信,
然而在這個只看數字的時代,
純靠感覺是沒辦法做事的。

籌備了五年,投入超過兆元的東京奧運也預計無法辦成了。
聖火傳遞的規模預計縮小的NHK新聞浮了上來,
連NHK都開始承認並轉述負面影響的對策,看來成行是兇多吉少。
而希望能透過觀光提振經濟的日本,
這次因為捨不得中國客而導致政府反映過慢,搞得自己這次完全無法抽身。

股市大跌,說不上崩盤,卻讓所有投資人灰頭土臉。
我陪了五千,朋友陪了六萬,
數字是一回事,然而那股感受到經濟受到連動的心情卻是無比共鳴。

然後鍾南山昨天說,病毒起於武漢,但不一定發源武漢。
不知道從何吐槽,也不知道如何反應。
我仍搭著高密度的通勤電車上下班,
在人擠人的商業美食區用餐,
然後默默地期待自己不要成為職場的一號感染者。



今年的夏天,我們會在哪裡,又是什麼樣的心情呢?



登入發表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