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牧希

寫作者

【紙上行旅:法國―西班牙】 我們一起前往繁星原野之地― 讀陳逸庭《平凡的朝聖者之路》

發布於
《平凡的朝聖者之路》是作者陳逸庭,紀錄從法國到西班牙,二十九天漫長的朝聖之路,在九百公里的路途上,他唯一能做的,只是不停地走著……



《平凡的朝聖者之路》是作者陳逸庭,紀錄從法國到西班牙,二十九天漫長的朝聖之路,在九百公里的路途上,他唯一能做的,只是不停地走著……


如此專注地行走,讓他回歸到生活本身,所謂的「自尋煩惱」,都在步伐之間煙消雲散。而當行走成為唯一的可能,他的心念也只能專注於當下:「在路上,深刻體會到煩惱自找這件事,在路上考慮的大多只是下一個鎮還有多遠,跟擺在眼前的事……這裡一切需要的就是好好跟自己相處,跟生活相處,然後去享受。」


「人」如果是由身、心、靈構成的,那我們生活的任務,應以平衡三方為主。過於憂慮現世,或過於耽溺物質,都會造成靈性的失衡。而這項平衡的作業,跟國小算術一樣:

「每天24小時要分給身心靈各8小時,在路上好像自然就達到這個狀態。徒步是身,當下是心,睡覺是靈,走路就是走路,吃飯就是吃飯,睡覺就是睡覺。」


這二十九天的行路日記,不僅是體力的考驗,也是諸神的盛宴,作者細膩呈現心與靈的百轉千迴。回溯當初參加大甲媽祖遶境,成為他對朝聖者之路的啟蒙,作者自言,此後「發現自己眉毛裡住了一位祖先」。而這場追尋的過程,也像一場縮時人生:

「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步調,好好地走自己的,遇到,我們一起走;分離,我們也祝福。跟人生很像,有些人陪一小段路,有些人陪比較久,但始終是自己來,自己離開的。」


我很喜歡作者描述的種種「召喚」(calling),在生活的各樣細節裡,其實彼此都有線索。因而朝聖的召喚,不再只是行路難,更多的是心靈的共鳴,與同時性的巧合與必然。


作者提到電影《怪獸與葛林戴華德的罪行》裡,有個角色的名字叫做Jacob,竟與朝聖者之路有關,因為潮者之路,又名聖雅各之路,此條路線是信徒為了去聖雅各城(Santiago de Compostela)朝聖耶穌門徒之一的聖雅各的遺骸。


而這條朝聖之路,還有另一個名字:「繁星原野之地」。相傳當初是受到繁星的指引才發現雅各的遺骸,也才有這個稱呼。另一個關於雅各的巧合,作者於出發前,買了一個貝殼。


因為貝殼是朝聖者之路的重要象徵。傳說耶穌十二門徒中的聖雅各過世後,當人們將遺體運往聖地牙哥時,船因為風浪翻覆,連遺體也掉到大海。多日打撈無望後,奇蹟突然出現,他們在海岸邊發現了聖雅各的遺體,因為覆滿了扇貝,因此遺體被保護得很完整。


從此之後,扇貝便成了朝聖之路的平安符。此外,若細看貝殼的紋路,可見這些紋路如同朝聖者們,由四面八方不同的道路而來,然而最終匯聚到同一終點。


如果人生行路,終究是殊途同歸,跟著陳逸庭走一趟朝聖之路,遇見無數過往與未來的自己,我們更能坦承地接受現在的自我。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我們都需要的療傷私語― 讀奚淞《給川川的札記》

【電影牧場:父與子】 童年那個沒說完的故事—— 《大智若魚》

紙上行旅:桃園 讓我們奔向童年的小徑― 讀向鴻全《何處是兒時的家》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