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rphyEYE

從停滯中推移殘餘肢體

從雜誌結束後,除了策展時的生產,還有寫給妻的信件,其餘時間就幾乎不曾認真寫過文字。關了半年臉書,降低了資訊的攝入,但也因此少了觸及文字的機會,即便知道Matters的存在也很久了,卻也只是在遙遠的螢幕光芒中徘徊猶疑,或許我喜歡生產文字的人,卻難以喜歡生產文字的自己。

這段時間,妻寫著小說,我卻因此陷入一種生活的荒謬感,因為期待看到小說的內容,自然而然的將自己轉變為一個驅使文字生產的鞭策者,一位自身不甘願生產文字卻舉著鞭子鞭打的衙吏,一種自相矛盾的處境,拿著杖棍卻也是該被擊打的人。

還沒認真思考好,在這個Matters的環境下要寫些什麼?不想再寫些藝術評論的文字,也許寫些看書或電影的心得、生活中的散文與一些奇思異想吧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