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宜

不聽話的世代

經過這麼長久又熟悉的冷漠之後,被理解、聽見和看見可能真的很難,也太遲了,甚至不再令人渴望。------Amy Bloom


引用這句話是為了我那些在學校課堂上的青少年學生,我覺得這句話或許很能夠表達他們的心情。大多數的孩子在面對應該是開放式的提問時,提不起興致說出自己真正的想法,這是因為他們從來沒有遇到一個好的聽眾。至少那個會願意聽他們想法的人,不可能是那個高高站在講台上問問題的老師。

青少年有很強烈的表達欲,但也有很強烈的不安全感,其實他們不是不願意說,而是不確定聽者的反應。在他們的心裡有一個從經驗累積出來的確信 : 沒有人對我的想法有興趣。

想想在他們生活的世界裡,除了每天急於將各種知識和規則、價值觀塞滿他們頭腦的大人以外,就是和他們自己一樣,對自己的興趣大過於一切的青少年。如果一個青少年膽敢鼓起勇氣,將自己內心的想法、擔憂告訴身邊的大人,換來的可能也只是:[你想太多。]、[現在擔心那個幹嘛,先好好讀書最重要。]甚至造成焦慮的父母衝到學校去等等令他更為尷尬難以自處的後果。

其實孩子內心真正渴望的,並不是一個能代替他們解決問題的人,只是一個願意傾聽的人。

對於大人來說,為什麼傾聽孩子這麼困難?

對於[大人]來說,傾聽也不容易,因為我們有我們自己的焦慮,有自己的軟弱和不安全感。對我們來說,內在已然如此嘈雜不安,沒有空間再容納別人的混亂。

很多時候,大人也和孩子一樣,只想怒吼一聲: 你可不可以讓我靜一靜?

一個真正能夠給出傾聽這個禮物的人,必定是一個有著安靜的內在生命的人吧!

不會因為別人的自吹自擂而感覺到受到冒犯,不會急著想防衛自己的主張,也不會因為別人的不同價值觀而有不安全感。

當我是一個青少年時,好希望有人可以聽我說話。

不帶任何評判的,不急於教導或糾正的,更不是高高在上給予意見的態度,而是願意花時間,在我面前聽我說,即使幼稚的我實在說不出什麼有趣或有道理的話來。

或許所有的孩子,除掉外表那個布滿尖刺的武裝,內在都和我一樣,渴望什麼人能給予這個寶貴的禮物----傾聽。

我在想,一個有得到這樣的禮物的孩子,在他長大成熟以後,應該也可以成為一個能夠慷慨給予別人許多傾聽的禮物的大人吧!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