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宜

基甸的故事--The Story Of Gideon

發布於
雖然軟弱,但是被神所揀選、被神所使用的基甸,雖然打了勝仗,最後卻變成總是要向別人證明自己能力的基甸。當他被看輕、質疑的時候,就好像踩到那個特定誘發因子的地雷,讓他跳起來變成那個「讓你瞧瞧我的厲害」的基甸。基甸的生命中最有價值的,應該是被神所揀選,被神所使用這件事。即使在他一點也不相信自己的時候,神相信他、等待他,不是因為他是最勇敢最夠格的那一位,而是因為他是神所要的。

基甸是大約西元前1100年左右,以色列的民族英雄。當時以色列這個民族,剛進到迦南地這塊土地,與周圍的強盛民族大小爭戰不斷,在基甸的時候,以色列最大的威脅是米甸人。米甸人每次都趁以色列人剛撒種時來攻擊,毀壞一切作物,把所有牛、羊、驢等牲畜都搜刮一空。對以色列擺明了就是一副「我們不歡迎你在這」的姿態。

在聖經裡基甸是被神揀選,要帶領以色列人擊敗強敵米甸的領袖。你會想像神揀選的是在以色列人中最勇敢、最有領導能力的那一個。但是基甸似乎一點也不是這樣的人。

當基甸發現他在打麥子時那個來找他搭話的人是天使的時候,他嚇壞了。第一個進入他腦中的念頭是一個道聽塗說的傳言,據說面對面看到天使的人會死。於是他膽戰心驚的想著自己不知道什麼時候會一命嗚呼,完全忘了如果那個來對他說話的人真的是天使,天使難道不是對他說:「大能的勇士,神要與你同在,使用你的手打敗米甸人」嗎?比起天使所說的話,那些似是而非的傳言似乎對他有更大的影響力。基甸因為太過恐懼,神必須再來安慰他:「你放心,不要害怕,你不會死。」但即使有了這樣的保證,基甸仍然需要建立一座祭壇來「提醒」上帝他的保證。

令人吃驚的是,神所揀選的竟是一個這樣沒有安全感的人來做以色列的領袖。當基甸揭竿起義,約有三萬多人來跟隨他。要帶領三萬多人再次讓基甸感到害怕。他向神求了兩個神蹟,再次要求神「證明」對他的揀選。神答應了他的要求。就像一開始他在酒醡遇到神的使者時,也先要求超自然的神蹟(sign)一樣,神很有耐心地說:「I will wait」對於基甸的猶豫和軟弱,神似乎一點也沒有不耐煩。

天使在酒醡對基甸說的話很有意思,他是這樣說的:「帶著你擁有的能力去吧! 拯救以色列脫離米甸的手。我不是一直是這樣差派你嗎?(Am I not sending you?)」

從天使的口氣,神已經不是第一次呼召他去對抗米甸人了。但是他一直選擇忽視這樣的聲音。因為在他的心裡充滿了「不可能」的想法,他有十足的理由這樣認為,因為「我的家在瑪拿西支派中是最貧窮的,我在我的家裡地位也是最低的。」「我只能一輩子躲躲藏藏,害怕有生命危險地躲在榨酒處打麥子,在米甸人的威脅底下苟延殘喘,這就是我能期盼的最好的生活。如果有人可以拯救我們脫離米甸人的威脅就好了,這樣的人怎麼還不出現呢? 不管怎麼樣,這個人一定不會是我。」

當基甸帶著跟隨他的人,對著米甸紮營時,神給了基甸打仗的策略,但是基甸還是恐懼,不敢採取行動,神又對他說話:「如果你害怕去攻擊,帶著你的僕人到米甸軍隊裏面去,聽聽他們怎麼說的,然後你就會有膽量了。」

基甸帶著僕人摸到米甸人的軍營裏面去,這時基甸的軍隊只有能夠聽命令的三百人,米甸人的軍隊人數卻「如同蝗蟲那樣多」,「他們的駱駝無數,多如海邊的沙」。

基甸到了軍營中,在一個帳篷外面,他偷聽到一個米甸士兵對他的同伴說:「我做了一個夢,夢見有一個大麥餅滾入我們的營裡,把帳幕撞倒,帳幕就翻轉傾覆了。」他的同伴回答:「完蛋了,我想這個夢是在說,我們都會死在那個叫做基甸的傢伙手中。」

基甸的僕人將米甸士兵的對話翻譯給他聽,基甸聽了興奮地回去對以色列人說:「起來吧!耶和華已將米甸的軍隊交在你們手中了!」

基甸突然充滿信心,因為他知道敵人的人數雖多,但是卻莫名地怕他。他吩咐以色列軍隊衝入敵營時,要大喊:「耶和華和基甸的刀!」這個時候的他,似乎很享受在敵人對他的恐懼當中。

靠著神告訴他的策略,基甸果然擊敗了米甸人,這個出乎意料的勝利,讓以色列其他的支派更多聚集起來追趕逃跑的米甸人。這裡面當然也有不少是來搶奪現成利益的,以法蓮支派就是一個厚臉皮的例子。

在基甸的勝利之後,以法蓮支派出現,協助基甸抓住了米甸人逃跑的首領,有可能是擔心分到的戰功不夠多,他們跑去向基甸爭吵:「為什麼你去打仗一開始沒有找我們呢?」

基甸在這裡退讓了,因為他還有米甸人剩下的勢力需要解決,他安撫以法蓮人說:「我所做的比不上你們做的。」基甸這樣說,以法蓮的怒氣就消了。

但是基甸的怒氣似乎並沒有消,帶著他的三百人軍隊在追趕米甸人餘剩軍隊的途中,士兵都飢餓疲乏了,他向疏割人請求:「求你們拿餅來給跟隨我的人吃,因為他們疲乏了; 我們正在追趕米甸人的兩個王西巴和撒慕拿。」

疏割人不敢幫助他們,擔心萬一米甸反敗為勝,會回過頭來找他們算帳。疏割的首領說:「等你們抓到西巴和撒慕拿再說吧!」

經過毗努伊勒地方時,毗努伊勒人也這樣對他說。

基甸累積的怒氣都發洩在疏割和毗努伊勒的身上。等他殺了米甸人的領袖西巴和撒慕拿,回到疏割,對他們說:「西巴和撒慕拿在這裡。」他抓住那城裡的長老,用野地的荊條和枳棘責打,又拆了毗努伊勒的樓,殺了那城裡的人。

進入復仇模式的基甸,審問抓到的米甸人領袖西巴和撒慕拿:「你們是不是殺了我同母的兄弟? 我要讓你們感到後悔,如果你們沒有殺我的兄弟,我現在就不會殺你們了!」

他原本要自己的長子殺他們,但是西巴和撒慕拿說:「你自己起來殺我們吧!因為人如何,力量也是如何。」被這句話所激的基甸,立刻起來殺了他們。

雖然軟弱,但是被神所揀選、被神所使用的基甸,雖然打了勝仗,最後卻變成總是要向別人證明自己能力的基甸。當他被看輕、質疑的時候,就好像踩到那個特定誘發因子的地雷,讓他跳起來變成那個「讓你瞧瞧我的厲害」的基甸。基甸的生命中最有價值的,應該是被神所揀選,被神所使用這件事。即使在他一點也不相信自己的時候,神相信他、等待他,不是因為他是最勇敢最夠格的那一位,而是因為他是神所要的。但是基甸似乎忘了這件事。在他心裡揮之不去的劣等感,使他無法成為一個真正的領袖。

打完勝仗以後,基甸向以色列人索要戰利品當中的金耳環,他用這些大約20公斤的黃金,加上米甸王所帶的耳環、耳墜、所穿的衣服,並駱駝項上的金鍊子,做了一個「自製以弗得」。[以弗得](ephod)原本是祭司身上的衣飾,基甸所做的以弗得則是一個純金打造,巨大的裝飾品。也許這個純金打造的巨大以弗得,能夠取代在基甸心中始終缺乏的價值感吧!

心理學家阿德勒有一本關於[自卑感]的著作。他認為自卑感能夠成為使人努力上進的動力,而更有機會在各種領域獲得成功。從這個角度來看,自卑感,這種人類自然都會出現的情感,並不完全是負面的存在。然而長期地處於自卑感這種情緒當中,有可能使一個人成為好戰的人,無法忍受在任何的競爭當中失利,因為他不能容許有任何顯出自己能力不足的機會存在。背負這種重擔而活著,即使有多麼傲人的成就,都是一件令人同情的事吧!

想要擁有穩固的價值感,或許可以先從「在事情當中成為一個不可或缺的人」,轉變成認同自己是「在關係當中不可或缺的人」開始。沒有任何事是非你不可才能完成的,但是在你的身邊,一定也會有視你為無可取代的人存在。

對基甸來說,他的價值,並不來自他擁有什麼舉世無雙的才能,而是在於他是神所揀選的,在神的眼中,他是那個無法取代的存在。其實從來不需要他用任何努力去證明什麼。如果基甸能夠明白這件事,也許不能使他更成功,卻可以讓他成為一個更快樂的人吧!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