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3 篇作品累積創作 8388 

清明节了,哀恸的人会向这个世界公开对ta的想念吗?| 不,我觉得不会。

阿苏家的纸多多

你知道吗?台湾有位作家的书,书名就叫做《请容许我悲伤》。(台湾将grief译为“悲伤”,实际是指哀伤) 当哀恸的人要用那么卑微的语气来提出请求的时候,不要责怪他们 为什么不勇敢一点来说出自己的哀伤。请反思你自己,请反思我们的社会。你做了什么,或者说没做什么,让他们连再正常不過的哀伤都不敢说出来。

可能現在的我想要做一個覺醒的怪獸吧

阿苏家的纸多多

其實我是覺察到了,我不能接受自己是unproductive的(主要是學術上 身邊的人大多都是以office為家,對於一群Phd來說,996並不真實,007才是。我們睜開眼,晃過神,腦子裡面想的應該就是自己的thesis;甚至誇張的時候,做的夢都是和老闆在argue…所以從來被工作...

疫情之下|当我们在经历亲人死亡时,我们究竟在经历些什么?

阿苏家的纸多多

当被问到“你还好吗”时, 强烈推荐“糟糕透了/努力活着,谢谢关心“。纠结了很久要不要写这篇文章,因为当亲人刚刚去世后,活着的人并没有准备好聊这些触及内心的痛苦话题。只是朋友的奶奶去世了,于是我们聊了一些平时不太会聊的细节(比如活着的人究竟会不会对亲人的遗体产生恐惧),于是突然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