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木林小刀

我沒被誰記得,也沒被誰忘記。活在別人的回憶,不是我的目的。

【工作奇遇(下)】被老闆蹂躪的3個月,都怪自己把她寵壞了。

這位上司究竟是什麼樣的存在?首先,她會直接爆粗,罵人基本是日常所為。雖然總是說自己體恤員工,但員工們表示從來沒有。同事們都說她對我是例外,我知道那是因為我暗地裡做了不少的功課。比如下班後就去瀏覽一下餐廳、美甲店、美容院,以防不時之需。她會週末早晨突然給你發個信息,說幫我安排一下美滋鍋。找健身教練、安排晚餐也不在話下。最主要的是她還會經常在我們面前說她的性生活是如何多姿多彩,你能想像身高一米七,身型像熊一樣的30歲女人,然後樣子也⋯⋯在你吃飯的時候侃侃而談她的性開放。

我道歉,說我會好好學習時,她還會直接懟你:“我請你回來是讓你學習的嗎?!”她罵人不帶本,而且很多時候也不太理性。好幾次自己健忘罵錯了人,下不了台。當然,我也總是笑笑,大概是這樣她也就更賣力地使喚我,然後告訴我:“你不要把所有的工作攬到身上來,這樣別人學不到你的精髓。”我的表情是? ? ?鬼打牆? ? ?部門都跑剩下我一人,能有其他人幫我嗎?簡直黑人問號。不久,另一位助理也被她罵走了,她是哭著離開公司的。

我不知道別處的助理是怎麼樣的,但我給上司搞個普通晚餐是需要做個Excel表格,找至少5家餐廳,先一家一家打電話過去問是否有空座,然後請他們給我發最新的菜單。然後,在預算之下我給她一道一道菜配。確保有前菜、有牛、有菜、有甜品,還要奢華有排場,擺盤也是五星級那種。每一家都非得要我列出相距多遠、亮點、餐廳外部內部照片和菜色照片,以及每道菜的價格。

一天算下來,我最高紀錄打超過30多通電話,而且菜單你定下來之後她還會各種換。你訂的是劉德華,最後變成張學友的即視感。

同事們離職前,總會給我發個類似祝福信息。內容大意都是讓我去找另一份工作,她們非常不解我為什麼總會笑笑地去應對鋪天蓋地的壓力。她們說自從做了這份工作之後,每天都在哭,到底我是怎麼做到抗壓這一部分的。這份工作讓我真的很不快樂,當我跟姊姊討論的時候,她表示可能我當自由撰稿人太久,不習慣受氣,也讓我懷疑自己是不是做得不夠好。不過後來我發現問題不在於我。壓到我最後一個稻草的是我已經知道公司根本沒有業務,而且就是個空殼。我倒是納悶了,空殼公司不是應該比較輕鬆的嗎?又或者是錢太多,財政部的三位同事每天爆肝通宵加班,就連人資部的也得忙到晚上十一、二點。說真的,白忙一場才是我最生氣的地方。

我給她訂了下週的早晚餐點,以及她想要一天內弄完美甲、燙髮和睫毛延長。光是跟她訂這些,我還得去跟人家確認“請問你們用的是不是這款燙髮機?”第一天跟我說要捲髮,給她看了很多家概念圖、一家一家打到理髮院去,到最後別人也嫌煩。然後第二天跟我說要直髮,那我前一天做的究竟是什麼?她說我給她找的美甲圖太不入流,叫我進辦公室,親自給我看她鍾意的圖案。

上圖,是我的品味。下圖,是她說得有多好的天花亂墜,並表示只有這種畫出來的才叫做真技術。我告訴她,上面的其實也是畫出來的⋯⋯
她:怎麼樣?看到我跟你的差別了嗎?你告訴我,我們差在哪裡?
我:嗯!我看到了,你的圖高貴雍容,我選的確實有點稚嫩了。

我誠懇的態度,換來她加倍的優越感。如果時間可以倒流,我想沖自己抽一個巴掌。這種大逆不道的違心話居然也能說出來。我第一次知道,原來我可以這麼虛偽。

當所有東西終於安定下來後,禮拜天的晚上她突然說取消所有餐點,因為她不在辦公室回來的時間待定。於是我取消了所有,申請退自己先出的款。那一週,其實我請假回到學校上一星期的碩士研究方法課,但我上著課還得幫她周旋。我就表示那我週四會再來詢問她。結果她早就知道自己回來的時間,也不提前告訴我,為的是看我怎麼樣在一天裡面能完美地把所有行程無縫接軌。後來她告訴我,其實她也不想去整美甲和美睫了,原因是,懶。

跟我同一天進公司的人資部女生A下班後共乘電車時跟我哈拉兩句:“還好有你,我們不必直接對著她,所有的東西你扛著我們就很安全。”我笑笑說:“我扛不了多久的。”

辭職後,我的正裝變成了我鯊魚的被子。

新的一週,我回到公司,我的同事們看到我特別愉快,因為我又可以幫她們擋子彈了。我領導把我叫到辦公室,問我了我一句:“預定了又取消的appointment,你其實是不是很怕要跟人家道歉?”我愣了一下,這句話到底是⋯⋯我為什麼要跟人家道歉?想清想楚才預訂不是很好嗎?這些事也不是一次兩次了,幾乎她所有交付給部門的工作,都必須修改n次。那麼喜歡改,建議改行建築業蛤!

她批評完後,交代我接下來一週的工作。我直接交出兜裏的辭職信說:“我沒法做接下來的工作了,我得向您請辭。”她表情非常錯愕,然後問我原因。“我其實覺得私人助理這工作並不是我一開始想做的文字工作。”她說:“你還是可以做文字工作的呀。”我心想,在哪裡?我入職三個禮拜內就已經把所有能翻譯的東西翻譯完了,現在頂多也只是翻譯她那些奇奇怪怪的菜單罷了。

“喔!那是人資部的人沒跟你說清楚,我們這也要做私人助理的工作。”又是一句推卸責任的話語,明明就你自己叫我做私人助理,沒有讓我重新簽訂黑白合同,人資部的人納悶我咋突然就成助理了。

我遞信的那一天,也是我快過試用期的日子。多呆一刻我都不想。她讓我把如何訂健康餐等等事宜交給女生A。女生A知道我辭職後馬上懇求我,能不能不要把這些給我做,這是逼著我辭職啊。我再次笑笑,她是連訂餐也沒訂過,又或者說,不想訂不想學。

就這樣,我離開了這家不允許員工上網、給員工發現金工資、領導可以任意唾罵的空殼公司。我離開公司門口時,打開了WhatsApp,立馬拉黑了領導,沒有一絲的猶豫。像我這樣辭職的員工,在這家公司也沒少過。我突然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即使未來不知好壞,但至少好的公司會讓你發現自己的存在價值,而不是讓我連尊嚴都得彎腰在地上拼湊。

現在,我只想跟她說一句,少一點看抖音金牌秘書初九,不要對秘書或者助理抱什麼不切實際的幻想。

你是領導,不是女王。

【工作奇遇(上)】一等大學畢業的我,竟然連月入3千的工作都夠不著。

【工作奇遇(中)】從翻譯員到私人助理,我才發現命運不能自已。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