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木林小刀

我沒被誰記得,也沒被誰忘記。活在別人的回憶,不是我的目的。

【工作奇遇(上)】一等大學畢業的我,竟然連月入3千的工作都夠不著。

今天沒有要聊遊戲,純粹想嘮嗑一下我3個月內換2份工作的奇遇。

我第一次工作是在16歲那年。學校放假,我被我媽逼著跟我姊姊去安親補習班打雜。當時我在補習班裡面輸入文檔、服侍一下那些化骨龍,掙了一點零用錢。爾後的那些年,我學校還沒放假前就已經有工作等著我。我也幾乎沒有普通人所謂的學校假期。大學時期,除了大三大四時的假期去新加坡度假一兩個月之外,平日裡都是接接文案賺點小錢,也算是半工讀。因此我大學的最後一個學期,主修是去公司上班、副修是上課。

這是我的床,也是我看書的地方。

我對工作跟感情一樣,都是從一而終。因此頻頻換工對我來說是一件非常難的事。不過當我發現大學畢業後的那份小編工作不僅薪水低,還看不到未來之外,我毅然決然地辭職了。爾後我一年半的時間都在家裡做全職自由撰稿人。寫的是政治、國際新聞、旅遊、生活等文章。一直到去年的10月中項目結束後,我也終於失業了。

我非常清楚自己喜歡文字工作。事實也證明了我一直都是靠文(空)字(氣)存活的。然後我開始積極地去面試。首先面試的是一份視頻文字編輯。對方對我的所有文憑和工作經驗都嗤之以鼻。因為對本地公司來說,自由工作者根本就不算是工作經驗。第二份面試的是社交網絡管理員,平日就是寫寫文案,簡單設計照片。事實上這類型的工作我以前就已經做過了。最後對方拒絕的我原因是因為,我根本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而且還想要請懂得SEO的員工。可是,這在他們的招聘上根本沒有提過這個條件。

在外頭租了個單人房,其實可以阻擋很多不必要的干擾。

兩家公司都是由老闆親自面試我的。公司規模不大,前者是家族生意;後者並沒有任何員工。我去面試,反倒像是對他們進行訪問一樣。他們滔滔不絕地給我科普他們是怎麼做到今天事業光輝燦爛。當然,他們對我要求的薪水給出了一種“我不配”的臉。而我,僅僅是要求了馬幣3千塊。他們把自己公司的品牌說到有多獨特有多厲害,說真的,若不是我去上招聘網,我還真不知道他們存在。(後者一直到現在還在請人)

雖說兩家公司老闆都表明:只要你肯學,我就願意教。但其實他們的表態基本已經暴露了他們想要請十項全能薪水還要低過人的員工。

去了這兩家公司面試,我心情非常難過。畢竟我是從全馬第一大學畢業,而且還有相應的工作經驗。是不是註定就這樣無法與人競爭。(前幾天剛好和對前景迷茫的朋友聊天,突然聊到了她也去了後者公司面試,也落得我當初那種失落感。我告訴她,真的不要懷疑自己,只是沒有遇到好公司罷了!)

再後來我不信邪,再去一家比較有規模的科技公司面試翻譯員,12月份的時候被錄取。而我的惡夢才正要開始。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