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瑞玲

從事音樂治療工作多年,看電視、看書、把想法化為教案是自我放鬆與思考的時間。文章主要網頁集結在https://juilingcapriccio.com/

大腦存入知識財,練就輸出力: 讀{高產出的本事}與融入

發布於


年中開始想要作些轉變,也想多了解自己工作以外的世界與知識。此外,我也想試著把這些知識融入我的音樂治療工作中。雖然不一定能成功的有所連結與融入,但我想試著學習自己的不知道,及把這些知識融入工作中,應該也是一種自我成長的方式。也或許,這些也能成為我設計活動的知識與創意源頭。

首先,我先問自己以下幾個問題:

  1. 我想要從哪裡開始?
  2. 哪一方面或領域最是我最想要學習?
  3. 自己有哪些不足且是自己想要加強的部分?
  4. 為什麼我想要在這方面有所成長?

    在尋找答案的過程中,不斷反覆出現在腦海中的是「寫作能力」和「表達能力」。然而,為什麼是這兩個答案呢? 想想~我覺得在過往的書寫期間,總是需要耗費較多的時間構思、資料蒐集與撰寫,既時所有東西擺在眼前,我也不一定有能力寫出來,總是寫了又停,停了又寫的循環當中。整個過程走到最後,不一定有產值外,也不符合效益,尤其是時間上。就如同作者劉奕酉在《高產出的本事》一書中所說,時間壓力的干擾是我們最大的敵人。資訊的複雜度只會有增無減,在未來,能夠兼具輸出效率與效能的人,會有更大的優勢。除此之外,我也覺得不管是口語或溝通表達能力也都有很大的進步空間。因此,要怎麼樣才能讓我自己往正確的方向前進呢? 先從書中找答案是我一直使用方式,這次也不例外,自己買了很多書籍,想先從他人的經驗中學習。也就這樣的因緣際會下,《高產出的本事》出現在我的書單中。

提升「寫作能力」和「表達能力」的方向

初始,《高產出的本事》吸引我的地方就是書名中的「高產出」,且封面上寫著8種表情框架 × 4張圖 × 15分鐘。讓我著實好奇與期待,是否真能同作者所言,我能經由書中的一系列說明、舉例、及8種表情框架 × 4張圖 × 15分鐘,增進自己的產出能力。重要的是,希望自己在有效時間,能比過去更快地完成一件存放在腦中許久,但遲遲無法順利完成的事情。大腦中總是有很多不同的資訊再跑。總覺得我好像能處理與整合腦中資訊,但一坐在電腦前,又無法用句子寫出腦中的想法,感到片片斷斷,很零散。當我開始閱讀後,這本書也同過這陣子所讀的書籍一樣,都在強調『輸出』的重要,也就是書名中的『產出』。

    只有把腦中知識輸出才能有機會改變大腦迴路,理由是輸出前的大腦已經把過去輸入的訊息作處理與整合外,並存放在大腦記憶區中。當個體要輸出時,他/她就必須再回到大腦中找出適當資料與提出使用,所做的回應也是對大腦的一種回饋。然而,這樣的提取過程關係到個體記憶系統中的資料庫究竟儲存了多少資料可被提取與使用。一旦有所不足時,就必須要很快地再度蒐集相關文獻、文章或書籍等等。這讓我想到在讀這本《高產出的本事》之前,我有讀其他本與「寫作能力」和「表達能力」的書籍,也有上一堂說明課,且我在這段時間有試著照書中與講師的建議嘗試寫出我腦中的想法。其實,我是擔憂且會越寫越焦慮,感覺自己腦中資訊似乎不如自己所想像的多,也不如自己所認為的有做到良好的處理與儲存。相對的,我就要再花時間去了解當下不足的資料,再次去尋找自己缺乏或已忘記的知識。這很符合《高產出的本事》一書中提到的「輸出提升輸入的效率」,也是我這陣子經驗下的感受。我想就是這樣,當真的開始自我實作後,便明白箇中道理,這應該與之前提到產出過程總是耗時的原因之一吧!

這也對應了作者以日本精神科醫師樺澤紫苑《最高學以致用法》(春天出版社)的大腦系統運作IPO模型圖輟做出表示,從科學角度,無論輸入量再大,只要沒有輸出,就不會成為長期記憶,儲存在大腦中;在閱讀的當下,只是「自以為懂」的短期記憶,很快就會被清除」。剛好這本是我前陣子剛完成的書,正在讀《高產出的本事》期間,我也有試著寫出《最高學以致用法》讀後感,也更有感受。樺澤紫苑在書中也表示如果能在二周內提取新知識三次與運用,記憶便會轉存到顳葉的長期記憶區。

此時,腦中浮出這句話「書到用時方恨少」,而我想問「真的是書到用時方恨少嗎?」其實不是,只是我沒有把閱讀的知識真正的存入。可見,要有足夠且有效輸入量供未來使用,個體便要輸出、複習與使用這些腦中資料,直到成為自己腦中的一部分,避免被遺忘。因此,要有輸出,便要有品質的,而有良好品質的輸入、處理、整合與儲存,才能展現質量輸出的精采。 

大腦中的知識就像存簿中的數字

   當我們希望產出過程中是順暢,源源不絕的想把話說出,大腦所存放的知識量需要足夠樣,相對輸入量也必須要提升來滿足輸出需要的量能。如果把大腦中的知識比喻為我們銀行戶頭中的數字,流程就如同存錢(輸入)→支出與理財(處理與儲存)→提款(輸出)→螢幕顯示餘額(反饋)。

舉例來說,A讀熟與讀懂《高產出的本事》中的內容(存錢),把所獲得的知識在大腦中整合一番,像是規劃日常生活費費用、現金存款、及理財投資等等(處理與儲存),再視需求把書中內容拿出來利用在不同人事物或場域上(提款)。當然,我們不可能一直都在提款(輸出),還是需要定時的存錢(輸入)。所以,輸出的前端作業不可少,也就是記得要有存入和理財,才能因應需要時的提款(輸出)。這就像理財專家說要理財,長輩也說要存錢。所以,我們必須要定時存入知識財,不能有「自以為懂,卻不懂,也不能沒有作有效性的處理與整合的儲入大腦中」。與上述A比較,如果B沒有把所獲得的知識素材輸入(存錢),就沒有辦法有足夠的量整合與分配(處理與儲存) ,但卻一直要輸出(提款)。經過一段時間之後,他們存款的差異性就會越來越大,A有源源不絕的金錢以備不時之需(輸出),B會無錢可用(無法輸出)。因此,我們若想要有高品質的輸出量,高輸入量也不能忽視。這也讓我明白作者為自己訂下閱讀量並重新組合,在以自己的方式做產出是重要與必要的練習,這也是我目前閱讀到的其他許多作者們的自我要求。所以,我想調整閱讀數量、筆記技巧與重新整合所讀內容再輸出等等,準備我的大腦預備金,作為提升「寫作能力」和「表達能力」所要努力的方向之一。

輸入的同時不能忘記輸出,這是自我檢視的機會

    固然知道增加閱讀量與確切瞭解每本書的重點輸入很重要,但是同時也不要忘記輸入過程中的適時輸出是必要的。就像銀行戶頭的錢有出有進,我們會刷銀行的簿子,以確認每月薪水存入、投資損益、各項扣款及戶頭結餘等狀況,這便是一種檢視動作。所以,我們也不能不定期的檢視大腦銀行中的知識財。如同之前所言,輸入的過程中就能試著小輸出,自我檢視是否有學習到要學的知識或技能。以我自己為例,我是一直到第二次閱讀才算有瞭解此書在談的內容,才開始有共鳴感。第二次閱讀時的腦海突然浮出:這與音樂治療有異曲同工之妙。在讀著《高產出的本事》的同時,我試著連結相關知識,也會試做書中的{練習看看單元}。所以,我在閱讀《高產出的本事》,也會把獲得的知識融入音樂治療活動設計,藉以從中反思自己的工作。當這些新舊知識相互連結,互相融合時,也想知道我是否運用這本書的產出技巧。接著,我就用下方表格說明書中所提到的「優勢輸出」的四個階段: 定位、重組、產出與場景與音樂治療工作內容的相通性。

「優勢輸出」的四個階段與音樂治療工作內容的相通性

輸出有賴有品質的輸入量之外,若想要有足夠的素材與內容被採用,就要在輸入後好好保存這些知識。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