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sTong

A Writer

【點評】为什么激进派要摧毁传统家庭(作者: Philip Carl Salzman

發布於
任何鼓吹一勞永逸方案的政客或政治運動,衹能視之為別有用心的蠱惑之詞。

【余案:摧毀傳統家庭衹不過是摧毀現存社會秩序的步驟與過程。本身並非目的。畢竟家庭作爲社會結構的細胞,將其摧毀的唯一結果就是整個社會秩序的崩壞。如果不是以廽歸自然作根本目標,則摧毀推翻現存秩序之後,新的統治者還是要重建社會秩序。因而家庭這個細胞還是會加以重建恢復的。文革後期鬥私批修的一個話題就是家庭的存廢。臺上誇誇其談,臺下就竊竊私語說,繼續鬥私批修,莫非真要共產共妻?瑞金延安確實這樣試過。結果如何有目共睹。這就是摧毀家庭必定遭遇抵抗的基本因素。目前歐美白左作爲國際共運的組成部分,根本目的還是要改變現存社會秩序,達到改朝換代的結果。武力推翻代價太大不説,成功機會也很小。畢竟現代社會的組織機構已經非常完善,尤其是民選立法等等功能衹要不是破壞殆盡則自我糾錯能力並非國際共運所能輕易挑戰的。故而從文化意識形態的改革入手,以政治正確取消文化為手段。扭曲年輕人的是非對錯黑白觀念。用一種潛移默化的方式來深耕佈局。指望年輕一代不會再將傳統價值視作顛撲不破的真理。進而偷換私貨,將白左的那一套當作主流。最終來取代傳統。事實上,貧窮對家庭觀念的破壞同樣劇烈。父母不能養家活口,管生不管養成爲很多社區的常態。這種現實並非靠宣傳教育就能改變。因此作爲保守主義的社會工程基礎,改善社會結構本身就是不能忽略的一環。一味鼓吹勤奮努力并不能最終改善階層固化的趨勢。這是人類發展至今不能不碰到的窮途末路跟死結。能不能一勞永逸改弦易轍,答案恐怕是否定的。這是人類歷史早就證明過的兩難局面。幾乎無法讓馬兒跑的同時又讓馬兒不吃草的呀。中道、平衡,永遠是智者能夠想象出來的對策。任何鼓吹一勞永逸方案的政客或政治運動,衹能視之為別有用心的蠱惑之詞。】

为什么激进派要摧毁传统家庭

2021-11-05 21:15 作者: Philip Carl Salzman 编译: 温芳

传统家庭结构一直是马克思主义激进者、社会主义者和共产主义者要摧毁的对象。原因很明显:他们的目标是把所有的权力都集中在政府手里,任何独立机构,比如家庭,都会分走政府手中的权力。家庭成员对家庭尽责,而不是政府,这是马克思主义认为应该禁止的。

【余案:香港有個名曰「啓智」實質啓「愚」的左膠這幾天正在質疑美國維州家長挑戰民主黨家庭教育政策的勇氣,說難道家長「大嗮」咩,居然打算決定自己孩子的教育。是啊。在這些左膠眼中,別説家長算老幾了,民衆也不能算老幾的呢。否則又怎麽稱得上是改天換地的專制獨裁國際共運哈。】

自称“马克思主义黑人的命也是命”(Marxist Black Lives Matter)的推动者在他们的网站介绍说,除了解散警察,摒弃双亲家庭也是他们的目标之一,除非他们什么时候决定改变宗旨。在非洲裔美国人群体中,双亲家庭很少见。尽管他们学术成就低、黑帮成员、被监禁者多、年轻人中暴力事件比例高得惊人,但是这个团体的看法是,单亲家庭是好主意。BLM(Blacki

Lives Matter)认为只要他们掌权,问题就好办了(对他们来说)。

极权社会下,像国家社会主义德国、苏联、苏联东欧和社会主义中国,都是鼓励家庭成员互相“揭发”,摧毁家庭成员之间的信任。任何对政府的不满、甚至只要对政府的不够“爱戴”,都可能招致被“再教育”和处罚。儿童在学校里被教导要看着父母,如果他们不够“爱国”,就要举报。

以色列的吉布兹(Kibbutz)就是以共产主义理论基础建立的社区体制,一切事务都按照共产主义模式处理,家庭不复存在。大家都在公共食堂吃饭,不用分家庭烧饭,儿童都住在社区儿童之家统一抚养。但是在后来几十年的发展中,居民的想法逐渐变了。母亲想和子女多花一些时间在一起,先是只在周末,后来搬入公寓能够一整天在一起。儿童到了青春期,也开始不愿意和异性住在一起,不愿意在异性面前更衣。最后,男女通用的工作服换成了男女分款的衣服。

【余案:中國有個地方好像叫做「華西村」,標榜自己堅持實行毛賊東時代遺留下來的公社所有制。然後與時俱進,也搞些商品經濟的花樣。整個村子弄得金碧輝煌,一時之間成爲中國的旅遊熱點。各級政府爭相前往取經學習,希望有朝一日自己也能夠分享公有制的光輝成果。我是沒這榮幸看過現場。跟人説起,倒是覺得衹要不是强迫,何妨一試呢?舉出的例子就是以色列的這個社區。我在網上看過相關介紹。有好心人實拍橫穿村落的路徑。拍攝了社區一些公共設施例如議事廳中小學等也不知道是疫情影響還是本來就這樣。即使不說一副破敗相,至少也難以欣欣向榮來形容。但當地居民依舊堅持。我就覺得何妨各得其所呢。富裕並非所有人都信奉的終極價值啊。前提就是自己願意就好。靠政府强迫,就很難説了。至於那個華西村,早前看到一些報導,說其中權勢者如何貪腐如何弄權。衹能一聲長嘆。中國的事,要真能做好。端的不容易啊。】

至于女权主义,是把马克思主义的阶级斗争用在了男性和女性之间,女性贬低男性、婚姻、生孩子和家庭观。这导致一个最明显的后果是任意堕胎。女权主义者的目标不是支持政府,是夺取权力,最后由女性掌控。而家庭是障碍,所以必须摆脱家庭。

【余案:大約卅年前我寫過一篇《腦想男女事》裏面談到了女性主義作爲人類文明的終極毀滅力量是遲早會成功的。畢竟靠男人搞事越搞越糟糕確是事實。曾經感嘆說,以跟大自然的關係是否和諧來定義的話,人類在整個生物圈當中不僅不能說是最高級,反而應該是最低級。因爲人類至今爲止尚未找到一個跟大自然和諧共處的方法途徑。這可都是因爲男人奪取了女人主宰大權的後果呀。衹不過事情的另外一面得這樣看:正因爲男人當道,纔有了脫離了大自然食物圈的人類、也纔有了號稱如何光輝燦爛的人類文明啊。如果還堅持女人至上的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方式,現在的人形動物不還得在非洲原野中逃避獅子鬣狗的追咬,躲在樹梢洞穴裏頭苟且偷生嗎?很多人以爲我在開玩笑。唉,這種事情哪來的玩笑可開。上面那個作者提到了「墮胎」(其實這是一個系列,從離婚自由開始到不婚乃至於群婚,就是到了母獅聚族而居的生存狀態)為代表的女性主義權利。這本來就是大自然的常態啊。衹有男人纔會在乎貞操在乎名節在乎這些文明概念的呀。大自然叢林裏面,衹要女的有性趣了,散發一點氣味出來,男的纔能狗公一樣凑上去討好取悅。否則母狗們豈止「米兔」啊。一口尖牙利嘴咬上來還跟你卿卿我我啊。老是有善心人士跟我吵吵說,咱們中和一下平衡一點行不誰也不沾誰的便宜不行嗎?我就老拿一個事兒來解釋給牠們聼:馬桶用過之後,那個厠板是舉起來還是躺平纔能既滿足男人又方便女人呀?答案是沒辦法。總不能放在中間吧?男權女權亦如是。非此即彼,風水輪流轉而已。】

在20世纪的前半个世纪,在所有种族的社会结构里,双亲家庭都是主流。但是到了21世纪,双亲家庭只在亚裔美籍和白人中较为普遍。在西班牙裔美国人、美洲原住民和非裔美国人群中,多数都是单亲家庭。

双亲家庭从结构和功能上都已经被击垮。在中东、亚洲、太平洋和其它地方,任何传统社会里,家庭所指的都是多代同堂、多个家庭复合的,也都有很多亲戚。小家和小家之间互相有联系,又一起组合成大家庭。可是到了21世纪,即使是双亲家庭,更不要说单亲家庭,都是独立的小家庭结构。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工业和后工业时代经济发展后,促进人口流动造成的。

传统家庭是构成社会的基本单位,通常以家庭为单位参与农业生产。儿童是必要的劳动力。想像一下20世纪美国或加拿大的农场家庭,家中的男孩还承担着保护家园和财产不受坏人侵害的责任。到了21世纪,儿童已经不再承担这些家庭责任。

到了21世纪,北美家庭的功能只剩下一个抚养孩子的家庭环境,孩子的数量也很少,因为孩子们已经成为经济负担,而不是家庭的资产。很多人在女权主义的影响下不想结婚或建立家庭,而是选择独居,这导致家庭的数量少了很多。很多单身女性决定自己养孩子,组建单亲家庭。随之而来的是,父母对儿童看护的责任减少,政府对儿童的监管越来越多,父母育儿的功能也逐渐在减退。

现在,教育机构、学校、教师工会联合起来更多地介入儿童的生活,在很多情况下父母都不知道孩子究竟学了什么、也失去了对孩子一部分生活的掌控。这些机构分享极端和激进的教育理念。

【余案:那個香港左膠不知何來底氣對美國事務指手畫脚説三道四。條友以爲牠所接受的所謂科學教育就係終極真理不再能接受質疑遑論否定了。渾不知牠所謂的科學堂教聖經本來就係應該做的事。回首歷史,一衆在科學事業上創建無數的科學家包括牛頓在内都係接受過聖經教育的呀。不僅沒有阻礙這些科學家嘗試各種認知途徑包括後世所謂的科學。甚至很多人包括牛頓在内都一門心思潛心聖經研究以此來榮耀上主的呢。事實上其人對何謂科學一無所知。以爲牠曾經上過科學堂就能得窺堂奧窮盡大千世界了。牠不能想象聖經教導主理的是建立人的價值觀。受過這樣的教育,方能成爲一個信仰明確立場堅定的正義之士。而科學顧名思義衹是人類積年至今的認知,可以證實,亦可以證僞。絕非建立價值觀所需要的終極真理。至於牠所嘲笑的家長之所以「大嗮」,就因爲擁有常識,擁有健全的認知能力。是其所以是,非其所以非。而不會輕信政府的説辭放棄自己的選民權利。這樣來看恐怕此類生物也衹配生活在香港這樣的中國殖民地聽聽話話切勿亂説亂動罷了。再講多句,所謂保守所謂進步在美國現實中的劃分,基本上就看是否願意將自己的權力交給國際共運所鼓吹的大政府,全球一體化式的大一統,如此而已,豈有他哉。瞭解這個基本點之後再來談論美國,似乎更爲正常一些吧?】

所以,我们看到学校、工会和学校董事会总是共同向中小学生推动激进的政治观点。其中包括种族主义的“批判种族理论”,把白人儿童描绘成“特权压迫者”、黑人儿童是无法掌控自己命运的受害者等等。学校还教导儿童可以从自己的出生性别“过渡”到相反的性别,为让他们接受青春期阻断激素治疗和整形手术铺平道路。所有这些,都是在家长不知情的情况下灌输给儿童。学校现在成了专业地、系统地虐待儿童的机构。

这些教育机构还和想法同类的州、联邦政府串通起来,比如拜登政府,共同推广激进思想。他们这样做就是为了在越来越大的程度上剥夺对儿童的教育权,让儿童任凭他们灌输激进理念。这是摧毁家庭、构建集权政府,最后实现专制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而谋划的重要一步。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