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sTong

A Writer

【轉貼】解滨:文化马克思主义正在毁掉美国

發布於

【余案:難爲「解滨」整理了這些詳實資料,讓一衆在末世漩渦之中昏頭轉向的魚頭或有機會找到一點方向。坊間一直質疑「白左」之名之用的無稽。對照本文,應該在恍然大悟的同時,更加心驚膽戰吧。「左、右」本來就跟人的身體同時具備左手右手左脚右脚甚至左腦右腦一樣,協同配合無間,纔能完成主體要求的任務。可一旦左右互相攻擊必欲置對方於死地而後已,則這個主體一定是陷入癲狂了吧。曾幾何時,赤納粹攻擊西方憲政社會虛有其表,因爲黨爭之共同目的衹是爲了資本家的利益。衹要將所謂「資本家」換成「選民」,牠們所攻訐的,不正是正常憲政社會纔應該有的樣子嗎?可惜,這樣的「左派」遭到馬克思主義者的劫持,「左」而成「膠」,成爲意圖摧毀這個憲政傳統的邪惡力量。這樣的邪惡,又豈是「白左」二字可以了得!而所謂「右派」,完全放棄了自己對歷史對現實對未來的承擔,任由共產主義陣營佔領幾乎所有上層建築。這纔是美國今天不得不面對的悲慘局面。這是美國建制左右的共業。因而也必須共同承擔這樣的後果。】

【附註】本文轉自《新世纪 NewCenturyNet》

解滨:文化马克思主义正在毁掉美国

美国今天最出名、最受媒体赞誉的运动或组织不是民主党也不是共和党,而是BLM。 其发起人之一是一位名叫Patrisse Cullors的女人。 去年她的一段接受媒体采访的视频被曝光。 在那个采访中她声称,她和她的组织者都是"训练有素的马克思主义者"。 她这个表白惹来了一些非议或误解。 去年12月她干脆一不做二不休,自己发了一个视频宣称她就是马克思主义者(见https://www.youtube.com/watch?v=rEp1kxg58kE 第1分20秒)。 这一下BLM 跟马克思主义的关系算是明确了。 您还可以去看看她的维基百科的条目。 那里面说她曾赞扬马克思、列宁和毛泽东为"对我们的经济前景提供了新的认识"。 请不要误以为她这么直白可能会被FBI盯梢或成为洛杉矶某个监狱的食客。 恰恰相反,她是荣获无数大奖,备受美国媒体和知识界尊敬和推崇的美国女豪杰【1】。

大家都知道拜登的交通部长Pete Buttigieg是个gay。 这如今这是一种荣耀。 但各位可能还不知道的是,他还有更高的荣耀: 他出生于一个马克思主义家庭。 他老爸Joseph Buttigieg是一位坚定不移且多产的马克思主义学者。 本文后面要说到他老爸对于马克思主义在美国的传播所做出的杰出贡献。

马克思主义在美国吃香喝辣,这早就不是啥秘密。 事实上,FBI从来就没有逮捕过任何一位马克思主义者,今后也不会。 马克思主义的幽灵在美国徘徊很多年了。 虽然美国很少有人看见过成千上万的工人举着镰刀锤子旗,高唱《国际歌》在政府门前游行示威,美国更没有发生过工人武装暴动,农民揭竿而起那种马克思主义革命,但美国人却在不知不觉中一点点地接受马克思主义的观点,日积月累地认同其思想指导下的社会改变。 如今在美国认真学习和传播马克思主义的根本就不再是工会领袖或劳工代表,而是大学教授,媒体人,学者,青年学生,还有各种各样的所谓的"进步组织",例如一个叫"美国民主社会主义者"("Democratic Socialists of America" - DAS)的组织。 当然他们学习和传播的也多不是正统的或原教旨的马克思主义,而是一各种各样的新马克思主义,其中最主流的叫做"文化马克思主义"。

一百七十年前,共产主义之父卡尔马克思对无产阶级暴力革命做了一个又一个大胆的预言,然而他的预言一个又一个落空。 在上个世纪,随着苏联的解体、东欧国家的巨变、中国的改革开放,原教旨马克思主义越来越不吃香,没有市场了。然而那些曾被原教旨马克思主义者嗤之以鼻的新马克思主义却在欧美国家于无声中风生水起,他们成功地改造了马克思主义,给其打上文化的标签,以文化马克思主义这个新面目梅开二度,深入到人们的思维和文化中去,吸引了越来越多的青年学生、学者、政客、媒体人。 经历了一百年的宣传、浸润、渗透、欺骗、洗脑和潜移默化,他们成功了! 西方文明正在坍塌! 美国正在演变成为一个马克思主义国家。

十年前如果有人跟我说这些我也不信。 但看看美国今天正在发生的事情, 就会知道这绝不是危言耸听,更不是来自QAnon的阴谋论,而是生活中正在发送的事情。 文化马克思主义正在改变西方,改变美国。

那么,什么是文化马克思主义呢? 它又是如何产生的,后来又是如何传播到美国,又是如何成为美国的主流思想并改变美国的? 本文将对其来龙去脉做一个详细的梳理。

在探讨文化马克思主义之前,我们先来回顾一下什么是正统的马克思主义。

什么是正统的马克思主义?

要认识文化马克思主义,先要回忆一下正统的,也就是原教旨马克思主义到底是个什么东东。 各位可能都忘光了。 我先来和各位老铁们简要地复习一下。

简言之,按照列宁同志的说法,马克思主义有3大高论:第一高论就是所谓的"马克思主义哲学,【1】也就是唯物主义,无神论。 否定基督教,靠的就是这个。还记得"宗教是麻醉人民的精神鸦片"那句老马名言吗? 第二高论是政治经济学:资本原始积累是血腥的,资本家剥削工人的"剩余价值"(surplus-value),"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这些都写在他那本足有两块砖头那么厚那么重的《资本论》里。第三个高论:生产的社会性和生产资料私人占有之间存在着不可调和的矛盾,而解决这一矛盾的办法就是用社会主义取代资本主义,最终实现共产主义【2】,共产主义必定取代资本主义。 虽然老马这些个远大目标是很丰满很崇高很雄伟的,但老马提出的实现共产主义的过程却很骨感很血腥很恐怖的:这就是暴力革命。 说明白点,就是要杀人,杀很多很多的人,才能实现共产主义。

老马雄心勃勃,在《共产党宣言》中他毫不隐晦地声称:"共产党人到处都支持一切反对现存的社会制度和政治制度的革命运动", "他们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现存的社会制度才能达到"。 一句话,老马他就是要暴力推翻西方的社会制度,当然这包括这套制度下带来的西方文明。

马克思的预言在欧洲的撞墙

一百多年前那个时候,马克思就已经是欧洲许多革命者心目中的神明。 这是因为老马不但会吹,他还能掐会算。 自从1847年开始,老马就在不断地预言无产阶级革命将于何时何地爆发,可是每一次他的预言都失算。 越挫越勇的老马不断总结教训,自圆其说,干脆做了一个最大胆的预言:在不久的未来,将发生一次大的欧洲战争。 随后呢,全欧洲的工人阶级将会起来反抗,推翻资本主义,创建共产主义!【3】 老马这个预言当年把他在欧洲的信徒们的胃口都吊了起来。 果然,在老马死后的第31年,也就是1914年,大规模的欧洲战争终于按照老马的神预言,真的爆发了,这就是我们说的第一次世界大战。 老马果然是巫师级的大人物,神机妙算! 可我们也都很遗憾地知道,伟大的、轰轰烈烈的欧洲无产阶级大革命并没有伴随战争的爆发而发生。 当年真要是那样的话,今天的我们早就在共产主义高级阶段享清福了,可惜木有。 一战期间英国的、德国的、法国的无产阶级非但没有联合起来闹革命,反而穿上军装充当帝国主义的狗腿子,为资本主义国家卖命去了。 好不扫兴。 您或许会根据常识指出我的错误:1917年不是在俄国爆发了十月革命吗?那不是欧洲吗? 对的,但那可不是老马预言的革命【4】。 这是因为老马认定了,共产主义革命只可能在高度工业化的国家发生(He expected oppressed factory workers to seize power in the wealthiest, most industrialized capitalist societies)。 而当时的俄国只是一个初具资本主义雏形的落后国家。 这就是为什么当时其他欧洲国家的许多马克思主义者对列宁领导的俄国革命嗤之以鼻。 当然人家也不甩1921年受到俄国革命在中国开始的共产主义革命。 听说井冈山那边在闹事,那帮家伙打鼻孔里冒出一声阴阳怪气:泥腿子也想搞共产主义?

马克思主义再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没有显灵,这让欧洲的共产主义信徒们大失所望。这位被世界上很多人奉为神明的老马,他的每一个预言都不灵,眼看快到手的美好的共产主义梦想却溜了了,这可咋办?

这就是马克思主义当年在欧洲遭遇到的最严重的滑铁卢。 这个失算让欧洲的无产阶级革命陷入了低迷阶段。

痛定思痛:文化马克思主义的诞生

那时老马已经在棺材里躺了几十年,根本就无法知道他最后也是最牛B的那个预言也失算了,也就无法面对他的信徒们回答"为什么你说的话总是不灵"这个问题。 西方的社会制度和西方文明似乎坚不可摧,这可咋办? 这下子共产主义咋实现呢? 这件事让他的徒子徒孙们苦恼了好几年,也困惑了好几年。 为了不让马克思的梦破灭,他们终于找到了另外一条路。

- America is becoming a Marxism Nation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0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