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g

沒有誰能為誰爭取自由

發布於

先聲明:我來自大陸,用繁體字是個人喜好。

這兩天推首頁又因為黃之鋒訪台吵得沸沸揚揚,想起來823那天看《我們的青春在台灣》的映後談關於兩岸三地公民社會連結互動與和解的想像。曾經我也對一切充滿希望,相信民間的交流特別的文化的交流會帶來更充分的理解,就像相信「圍觀改變中國」,相信師長的寬慰:等那一代人老去,你們這一代成長起來,一切都會變好的,未來是更加開放自由的年代。

可是如今我很絕望,我們並沒有成長為更好的一代,舉報、構陷、輿論圍攻,在網絡匿名、極權高壓、信息封鎖的加持下,竟比歷史上更癲狂和失控。也漸漸地接受了自己屬於「少數群體」的現實,慢慢開始沈默、失去交流的動力。

那天映後談,有香港的聲音,有台灣的聲音,也有大陸的聲音(雖然只有一位勇敢的姑娘)。我沒有發言,因為當天下午過關被抄記了證件後處於高度精神戒備狀態。其實我很想說:我真的很愛香港和台灣,也覺得愧疚,是我們幾代人的沈默,養成了這麼一隻怪獸,給大家帶來傷害和阻礙。當代的年輕人不再有或者是極淡薄的「一中」認同,我反倒為他們開心。少了負擔,或許可以走得更快一些。誠然我們面對的是同一隻怪獸,在同一個逼仄的房間裡,但是大家面對的威懾與控制不一樣,可以共同鬥爭,但沒必要拖著一起死。沒有誰有義務、責任,去拖住一輛倒行的列車,除了車上的人自己。如立場姐姐說的「自己的怪獸自己打」,自己的自由要自己爭。「兄弟爬山,各自努力」

或許我們這一代甚至好幾代人都不可能真正擁有「免於恐懼的自由」,但還有那麼一小群人,衷心祝福你們,小小聲為你們加油。等你們歡慶勝利之時,希望可以在路邊為你們鼓掌:「You deserves it !」

香港加油!台灣加油!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