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s_Fe___

我叫阿Fe。(She/Her) 順性別女性|攝影者|私影模特兒 目前規劃搬移有關私影的文章至此,並持續整理自身的拍攝經驗。 IG: ms_fe___ 正在經營Patreon及Onlyfans。

人生難得的體驗|拍裸照

拍裸照拍到變成某種意義上的代表人物(????) 假如當年沒有答應當私影模特兒、沒有開始思考性/別、沒有開始拍人、沒有被外流裸照、沒有開設IG、沒有分享自己的私影經驗,缺了任何一環,大概都不會有現在的我。

十八歲之前的生活,談不上有多特別;而十八歲的一個決定,勾動了後面的連鎖反應。回頭看,「當時的我太不怕死」——竟然不加思索地開展了私影的體驗。

「私影」一詞可能算是香港特有的用詞。
原意是攝影者和被拍者私下約定的攝影活動,即絕大部分的拍人活動都是私影。然而,在發生過多宗與私影有關的性罪行及傳媒加以報道下,私影一詞落入汙名化,狹義的私影是指男性攝影者拍攝女性模特兒,其中又以性感題材的拍攝尤其受爭議。
私影的開端來自一個FACEBOOK 私訊。

2015年5月在FACEBOOK 上突然收到一名男性R自稱攝影師,並問我要不要拍內衣照,他會付我HKD$300/HR。我問他為什麼找我,他說「隨機看到你,感覺你蠻好看的就問問看。」當時我很好奇,到底私影是不是真的如外界所說那麽可怕,又或者是說我本來的個性就是什麽都想嘗試,於是就貿然答應。

到現在回看,確實有許多未經細慮的地方,至於現在的我會給什麽意見予想嘗試私影的人,那大概又是要開另一篇文章了哈哈

他說拍攝會在攝影棚進行,他會預約。但到了當天拍攝前,他說來不及預約,能改去時鐘酒店拍攝嗎?我沒多想就答應了。當天的拍攝體驗,撇除臨時更動到時鐘酒店這點以外,還尚算是不錯的經驗。

R在拍攝過程中會稱贊我完全不怕鏡頭,很自在地擺動姿態,他亦有保持距離、沒有觸摸我,但R會告訴我私影這個行業很糟糕,外面有很多色淫師、被摸也是常態,而社會上的文化也是這麼說。最後拍出來的照片燈光有點糟,我也有點醜,所以不附圖了哈哈哈哈哈哈

我在接觸私影這個行業的開端就接收到「既然拍了就要有心理準備會被摸」的洗腦教育,這種潛移默化的意識形態確實有影響到當時我如何應對私影裡的性暴力。所以我在近期分享時都會說:希望不會再有人宣稱「私影被摸是常態」,這其實是 blame the victim 的表現之一 。

R有再約我拍了三次,我甚至有推坑朋友一起拍攝,畢竟,有錢難道不賺嗎?(大誤XDD)
後續三次都在攝影棚進行,溝通過程中R會向我訴說他妻子正在懷孕,而且是雙胞胎,他說其實他不喜歡他妻子的E奶身材,他說他比較喜歡像我這樣的B/C奶小乳暈,還說有機會會想摸摸看。

回頭看才發現其實當年的R某程度上是誘導我同情他,甚至隱約希望我主動提出可以讓他觸摸————以解他的「身不由己」。

有次他提出拍攝全裸,而我亦同意了,他在拍攝過程中要求我擺出「M字腿」和拍攝陰部特寫照,我記得當時我有問「這樣有什麽好看的?」但我忘了他怎麽回應。

在全裸拍攝中被要求擺出M字腿和拍攝陰部特寫,不會是我當年自己主動做的姿勢,顯然這裏就是一種男性凝視。後續我在被男性拍攝時多少會自動自覺的擺出這些姿勢,因爲習慣了那些以攝影之名作包裝欲望的攝影者有這些「隱性/不言明」的期待,然而這樣的反應也顯示了那時候的我沒有意識地迎合/附和了男性凝視。

後來我問R——我該不該試試看找其他私影攝影者拍攝,他還用不同藉口説服我不要這麽做,感覺就像是他希望我不要被別人發現——這樣他就能把我據爲己有,即便只是拍攝的模特兒,也是他的所有物一樣。

上圖不是由R拍攝,但此刻會覺得這張照片有種牢籠感。
因爲好奇,我踏上了成爲私影模特兒的路。
我在論壇上開貼文招募攝影者,在我十八到二十歲期間,應該至少被四十位男性攝影者拍過。沒有具體數字,因爲我沒有記錄下來(真可惜我不是數據達人!!!!),只能從我的習性——每逢寒暑假從台灣回來香港就會接拍,每個假期至少拍攝6-10天的規律來推算拍攝人數。

拍攝的現場大多是這樣層層推進的:

從拍攝内衣開始,攝者會稱贊你很懂得擺pose、很好看、很誘惑人,會打探你有沒有男朋友、怎麽會開始私影,會告訴你他曾經拍過其他私影女生,很多私影女生都會被摸,然後會禮貌的詢問你能不能幫你調整姿勢、能不能幫你調整或拉低一點内衣褲,不管事前有沒有說要拍全裸,總是用不同方式説服你多脫一點或拉低一點,再詢問能不能拍你假裝自慰的樣子。

再告訴你你有多迷人,多麽讓他難以自控,繼而提出能不能摸摸你、能不能在你面前打手槍,如果你拒絕,或者不是那麽明確的拒絕,他們會提出只是摸一摸而已;或者請你跨坐在他身上,他承諾不會做什麽,只是「你實在太迷人了害他受不了」而希望你同意讓他摸摸你。

私影過程中確實有完全不會步步推進的攝影者,但在我個人經歷中,步步推進的攝影者仍佔多數。通常我都抱持「無所謂」的心態去應對——噢摸一下應該無所謂啦——然而我下次再收到那些攝影者約拍,我都會排斥且拒絕拍攝。這樣的「無所謂」真的是無所謂嗎? 還是受限於當下的環境和社會氛圍,我只能用無所謂來安慰自己呢?(此處我要搬文章回來才能夠關聯了)

此處嘗試描述我在當下可能會出現的感受:除了會出現「對方的要求好像怪怪的」、「我真的要為勾起對方的欲望而負責嗎?」的困惑外,其實不太會有性暴力的意識感。同時間我個人會有被觀看的快感,因爲我有暴露自己的性癖好;然而,即便我喜歡暴露自己,不等於我想要被觸摸或侵犯。

攝影者應當能夠明辨自己是在拍攝現場,應該要意識到自己有專業身份及權力有所差異,即使有意淫的念頭也不等於可以付諸行動。以銀行職員為例子類比,他們每天都面對著錢,難道銀行職員很想要錢就會偷竊嗎?

如果你的答案是否定的,那麽在私影現場理應同理。無論被拍者多麽吸引,攝影者都沒有任何理由犯罪。

重複查閲有關matters的社群守則,不確定到底半裸的女性軀體是否容許存在。 上圖為我作爲模特兒被拍攝的照片,因感覺與内文相符故使用之。 (如果不能使用,那麽大概整篇文章會直接被下架(?))
20歲時有攝影者告訴我,他有看過我外流的照片。

那時候是我第一次知道,我在18歲私影的照片被外流了。早在接拍時就預想過可能會出現外流,第一個念頭是「拍得我這麽醜還敢整組照片拿來賣?!」後續才有出現擔心會不會被家人看到。

但也是在得知自己被外流照片後,開始認真思考——我想拍人,我想讓那些想拍照的人有多一個選擇。因爲當時我所看到的私影圈裏只有男性,不免困惑爲什麽只有男性攝影者,而且爲什麽私影就一定要面臨被摸、被侵犯、被外流的性暴力,所以我想試試看,如果我成爲攝影者,是不是能夠讓想拍照的人有別的選項。

而我也有感自己缺一個「興趣」,在成爲私影模特兒之前,也曾想過要不要用攝影當興趣,但相機對於18歲的我來説還是太貴;決定開始拍人時,我便用了私影得來的錢買了我第一台相機。

當我決定了我要開始拍人,我選擇公告自己過往私影過。

除了在個人IG上説明我曾經私影和設立第一個攝影IG以外,我還向我的家人坦誠我過往有私影,也面臨過照片被外流。會選擇向家人坦誠,是因爲我不希望他們成爲「最後才知道的人」。

如果這個傷害是要其他人告訴他們——你女兒的裸照在網絡上漫天飛哦——世人都知曉,而他們卻是最後才知道的人,我猜想那是對於關心我的人而言最受傷的事。

坦誠是我自我療癒的方法。
通常在IG上發佈的限時動態大概都是這樣的,用我自己作爲背景圖,配搭長文的形式敘述我的想法。

我在拍人的這段路上,接觸愈來愈多性/別議題、女性主義、權力差異等觀點,讓我持續思考過去私影的經歷到底對我有什麽影響。我會在將這些想法嘗試整理並放到IG上,不時會在IG上以長文搭配背景圖的形式,在限時動態中講述我對私影的經歷和看法。

每一次遇到影像被外流或威脅時,我都會特別憤怒,而在梳理自己想法並打成文章發佈出去後便能釋懷。因著這些自我整理,迎來了不少寶貴的回饋——遇見許多美好的人、受邀分享自己的經歷和看法、找到人生路上的一些方向——不論在現實生活或網絡上我都遇見許多重要且美好的人和事。

我不打算感謝「私影」這件事,我相信成長並不是因爲發生了什麽事件,而是因爲我們願意思考和整理。感謝自己在這人生難得的體驗當中持續地思考。

謝謝你們看到這裏,你們的閲讀也成爲很重要的回饋呢。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社區活動提案|人生難得的體驗

整理和記錄,是我來到馬特市的原因。

2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