兮南

看山河远阔,也爱柴米油盐。

考前夜随感

發布於
你说人生艳丽,我没有异议。

本文写于2020年十二月。


​“如果能够重来一次,我希望那一年能有一个人跟我说,无论怎样的经济压力你都要去洛迦山上看一看走一走,因为以后你再也不会有机会重来一遍。”

——网友 小R


我其实极不喜欢谈论考研。正如所有人对那些会给自己带来挫败感的事物多多少少都会有抵触心理一样。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我窝在家里迟迟不能接受自己考研失败的事实。考研结束后,我跟我的一位朋友说起:“每个人似乎都是轻描淡写,但心中的那些伤痛,它们的裂痕之深只有自己才能体会,但我们也都是笑笑就那样过去了。”

那是我最拼搏的一段时光,从大三到大四,我想我的人生的状态的最顶峰大概就是那段时间了。

刚刚在电脑磁盘以及移动硬盘中找了许久,都没有找到去年这个时候酒店里、考场外的那些照片,大概在其他的放在家中的硬盘里,总之我知道它们肯定存在在一个被我视为珍宝的文件夹之中。

但我能够记得,酒店房间里凌乱无序,四处散落着辅导书、专业书、肖四肖八、作文范文……

考研与高考有非常大不同,高考是一种社会选择,个人的自主意识被最大限度剥削;而考研更多的是个人选择,你有明确的目标院校,明确的专业,你学习的东西很大程度上和你周围的人都不一样,你是在孤军奋战。得益于互联网的普及,网课竟然成为了某种程度的“家”,于我而言,看到网课的老师,看到那些陌生ID的发言,我就有种“家”的感觉,考研帮、微信与QQ的群聊、甚至是b站某个在分享考研经验的up主……考研那段岁月又使得我有某种程度的强烈归属。

记得考前的几天,我已经提前到达酒店,问朋友借了一辆电瓶车,来来回回于考场学校与酒店。在路上奔驰时,我能清晰感受到那些情绪——对未来的想想都会不自觉的笑起来的巨大的期盼、结局的不确定性、荆棘路上的痛苦、依旧特赦般地允许自己“再熬一夜、再暴饮暴食一顿吧”、不敢想象自己考不上会怎么样……各种思绪在脑海中晃荡,犹如城市立交桥上迅捷的车流。

那时的我将考研当作一件孤注一掷的事情,一件非上岸不可的事情,这可能和很多人不一样,但肯定也和另外一些很多人一样,这种心态存在于很多考研党心中。

考完试的那天晚上,我和朋友吃了饭,随后去看《星球大战9》,本来是我最喜欢的电影系列,我却偷偷地无数次打开手机并且用手捂住屏幕对英语和公共政治的答案,要知道,在此之前,我最痛恨的就是在电影院打开手机的人,没想到我自己竟然……

当天晚上,我看着那些异常活跃的微信和QQ群,看着异常安静的考研帮。我看到有的人发贴,说自己原本畅想着考后就可以去享受多么糜烂的生活,但真正考完,却发现自己不想聚餐、不想洗澡、不想看电影、不想睡觉、不想干任何事情。考研的准备有多充分,考后就有多虚无。

之后的几个月,我在家里过起了上午自然醒、整日刷剧的生活。但是心中总有放不下的东西。后来陆陆续续有学弟学妹来咨询考研,有人跟我说觉得考研这件事情特别酷,仔细一回忆,两年前当我看到“考研党”这三个字以及考研社区里面那些经验分享帖的时候,我也是这么想的啊。

我知道在很多年后,我仍然会怀念考研,那是一段我问心无愧的时光,不论结局如何。我的人生再也不会有那样的状态了,那样为一个目标拼搏的付出一切。多年以后,我大概率一事无成,我会嘲笑自己曾经的梦想与少年情怀;但那些岁月的片段在告诉我,我曾也无负今日。

现在,我逐渐意识到考研这段岁月,从备考到结局,对我的性格和三观的影响的巨大,我甚至愿意将我的人生阶段分为考研前和考研后。

宏观一点来讲,考研已经成为一种现象,它正在从一个小众的选择变成一个大众的选择。在未来,考研很可能会变成一个全民关注的“高考2.0”。针对考研的批判也会跟高考一样多,但我仍然肯定考研对于一个人的塑造的积极作用。

曾经看过又一个帖子,一个考研人说她在考研结束后,拍下她居住了一年的出租屋,回望着自己经历过的,以及这个狭小的空间承载着的那颗有想法的心。

这两天,看到一些一战的或二战的朋友在做最后的准备,他们有的也会发出他们的一些感想,我也仍然留在多个考研群里面,看看他们的讨论与心情。

本来其实已经是很远去的事情了,在今年的考前夜,那种熟悉的恐惧感再次袭来,随着曾经关注的那些公众号发出来的最后的祝福。于是随感而发,有了上面这段文字。

无论如何,还是祝福一下大家,那些我认识的今年的考研人,加油!或许大家早已听腻,那祝你们明年研一挂科、重修。


2020/12/25


本文封面、文字及图片皆为作者原创,

未经同意不得做任何使用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