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美国

客观快捷的美国生活资讯及新闻时评

民主永远不会被社会性死亡,但有高潮低落轮回

琥珀风筝 陌上美国

陌上美国电报频道,欢迎订阅:https://t.me/MoshangUS

陌上美国YouTube频道(email登录YouTube,订阅):https://bit.ly/2Xg3NNF


在美国你能看到其他国家存在的各种坏,不同的是,它也提供着把社会变好的武器和途径,而且常能把由坏变好、反思改造的过程反手做成全球教科书级别的范例。


无论是美国的选举、法治、媒体等等各种机制的发展完善,无一是一蹴而就,可以了解一下一些相关历史进程的介绍,无冕之王(点击前文)美国的书禁与审查(点击前文)鲜血浇灌的投票之路(点击前文)


美国无疑是世界上最具科技创新活力的国家之一,伴随着技术的突飞猛进,则是美国人的生活方式以剧烈的节奏改变。与此同时,政策制定和监管,也有追不上这些变化的时候,就会形成技术像猛兽一样脱轨对应的管理章法的真空期。


我们曾经一路欢呼互联网新技术给人带来的“地球村”的便捷,从通讯到社交到交通到购物到生活方方面面的无孔不入。然而,最近以推特的竞争对手爬乐(Parler)被封、数千万用户出逃电报(Telegram,类似于微信)为代表现象的私企数字独裁的出现,就将人又一次带到思考并补交时代发展税的时候。


或许,这就是美国作为一个全球创新的领头羊,为之付出的代价。而所有这些的影响,恐远不限于只对美国国民。


但是一时的乱象丛生,不等于长久会坐以待毙。


罗曼·罗兰说,“世上只有一種英雄主義,就是在認清生活真相之後依然熱愛生活。



放在现在的美国,那就是认清一派强势难挡和权力层的乱象之后,依然热爱民主自由。


目前这个阶段艰难些,但是并不等于没有希望改变。毕竟,美国的情况还远没有到让人反抗的机会都不给、法律系统已经不支持维权那么坏。


尽管在走下坡路,但是不等于每个人就该逆来顺受,抗争才是这个国家国民的DNA。


人要把眼光放长远,也不能缺失革命乐观主义精神。毕竟没有人拥有预知未来的水晶球,柏林墙倒塌的时候,全世界欢呼自由之花将征服人类社会每个角落,结果30多年之后再看,不过是短暂的波峰,之后形势却是转下;同样,现在出现一股哀叹美国民主玩不下去的情绪,实际情况却也可能只是遇到一个阶段性低谷时期罢了。


关键还是美国人将怎么去应对接近内战时期规格的社会分裂。


不必过于悲观,生物有多样性,社会制度一样。民主作为人类文明测试过的、到目前为止最不坏的一种制度,它的历史久远,其生命力和活力,是经历过几千年考验的。


从人类懵懂探索认知世界的坐标原点开始,文明就既有民主思想的哺乳也有专制野蛮的登场。


早在公元前6世纪,民主思想的萌芽几乎同期出现在西方和东方,虽然并未在春秋战国生根发芽,但是它成功落户并缔造了古希腊的辉煌文明。最早的选票机,还是希腊人先祖发明的。

雅典卫城


几百年后,它又在罗马古城开花结果。


笔者去过罗马,伫立于古城的断壁残垣侧畔,依稀传来千年前的哒哒马蹄,依稀看到当时的古罗马人在此集会辩论、交易角斗士、运作政府。斗转星移,两千年后,一切肉身已刹那芳华,化为缥缈的风尘,卷进历史的流沙。

罗马古城


尽管经历中世纪的漫长沉寂,八百多年前大英帝国大宪章公约的出现,让民主又再度在西方大国系统性枯木逢春。


几乎是同时代,在东方,带着草原文化和古代民主与法制特色的忽里勒台制,将蒙元文化推向强盛。


当然最杰出的,还是十八世纪以后对古代民主的翻新,尤其美国的共和制的出现,将民主制度带入新的纪元。


它缔造的一次次硕果累累的繁荣,早就证明这个制度符合人性的一支。


用生命科学的思维去看待其社会学基础,民主永远不会被社会性死亡,只是有高潮低落的轮回。


人性本身也是复杂的,一直在正邪之间心魔互斗。哪怕在古代,人类一边有着蓄奴、把玩人兽搏斗游戏的这些原始冲动的低端应用,却也一边又推行着公民权利选举的尝试。


灯塔国面临当前的一些困境,但是放开到人类发展的长镜头,文明有轮回,这个制度终究还是因为捕获着人的一些天性本能,而会生生不息。


只是时代的灰尘化成的大山,竟然砸到了我们这些本来岁月静好的移民头上。不过既来之,则安之吧。


虽然对大部分人来说这或许不是我们的人设规划——有多少人是冲着奋斗民主而移民的,更多只是以为可以顺手直接享用。但是计划外,不等于我们就不是奇兵一支。


美国是自由的一块净土,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责无旁贷,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在眼前制度性枯容衰落。


现在到了不那么喜欢川普但是因为更加反感毁灭民主根基的取消文化和担忧一派专权,而在最后左思右想捏鼻子投了川普或者放弃投票的人群,积极走到前方的时候了。


这批人能尊重常识,也懂避免做左翼和右翼文化战的炮灰。没有极右翼人种高贵论的历史包袱,也没有极左翼把自己替代成神的狂傲自负。反而最有可能成为钳制极端势力“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的人选。


不同于媒体cult和权威主义的膜拜者,他们更为注重从实践中去验证书本知识,不会轻信迷信专家,因此既不会被政治正确的时代潮流打得溺水也不会陷入自相矛盾的逻辑悖论和不接地气。


非黑即白的社会往往是独裁世界的特征,民主的社会需要让缓冲区做大做强,保持观点争鸣和健康的辩论,才能让捍卫自由根基的土壤得以存息。


作为独立思考的温和人士,到了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的时刻。我们要坚持对话,智斗妖魔化,走非暴力不合作方式击败极端分子,抗议、游行、联系议员发声。


历史的天平可以就因平民百姓的使力,而被拨乱反正。有危机但不必绝望,抱团努力。


我们选择在电报频道和群发布行动,请大家注意关注获取信息。Telegram channel,欢迎订阅(下载app修改privacy设置;拷贝地址用浏览器打开(微信打开无效);点击“join/进入”): https://t.me/MoshangUS


陌上美国YouTube频道(email登录YouTube,订阅):https://bit.ly/3nDp9Q4


文章首发“陌上美国”电报频道和matters,版权由“陌上美国”所有,未经许可严禁转载其他平台。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MIT的陈刚院士到底冤不冤

我们镇里的二战老兵 - 约翰

4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