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ven

生活中一大樂事是認識到新的觀點,並且感覺自己有所成長。從閱讀輸入到口說輸出,為了想更深化自己的架構能力,便開始著手進行寫作,也就產生了你眼前所見的這些文章。 個人網站:https://www.morvenhsu.com/ 讚賞公民連結:https://liker.land/digitalcoinwallet666/civic

【書】加害者家族《加害人家屬》

兇手有罪,兇手家屬也有罪?

當社會出現不幸的刑事案件,媒體總會聚焦在兇手以及被害人雙方。從兇手成長的背景、就讀過的學校、任職過的公司、結識過的朋友甚至是在網路上的貼文等等,都會被攤在陽光底下,更不時會加上一些刻板印象的評論,以符合大眾對於兇手形象的「期待」。

而被害人的相關資訊也會被相似的揭露,只是往往朝比較好的方向做評斷,像是年輕努力又孝順等等。近年來媒體為了收視率無所不用其極,競相以煽情式的報導以獲取更多目光,此時被害人家屬的悲慟便成了媒體眼中最好的素材。

對於被害人及其家屬,現有的社會安全網或多或少都能發揮其作用,以提供受害者必要的協助。但是在每個事件背後,往往有個部分被人有意無意的忽略,就是兇手的家屬

本書收錄了數十個日本的真實案例,經由採訪這些加害人的家屬,來了解這群人的處境以及其所面臨的難關。


加害人家屬所面臨到的困境可能比想像中嚴峻

有不少的案例中、加害人的家屬因為家庭內有人犯下凶殺案,即使其家屬完全沒有共謀、事發前後也完全不知道事情的始末,在文化的影響,以及媒體的推波助瀾下,讓整個家庭受盡社會的排擠以及騷擾。

有加害人年邁的父親受不了媒體的疲勞轟炸、以及鄰居的惡言惡語走向自殺的絕路;有加害人的兄弟姊妹因為手足犯下凶殺案,被迫放棄自己的目標、中斷學業;加害人的父親被迫辭去公司職務,中年失業使得家中頓失經濟支柱;加害人父母離婚只為了讓仍存的小孩能夠改姓,搬家並且隱姓埋名以避免社會的歧視;有太多案例因為加害人家屬的個資被洩漏到網路上,每天接到無聲的騷擾電話或是劈頭就破口大罵,到門口按門鈴騷擾、甚至在大門噴漆噴上「殺人犯的家」等等,讓加害人家屬身心俱疲。


而加害人家屬面對這麼多的騷擾卻往往不敢求助以及發聲,因為比起被害人來說,自己所面臨的苦難或許不足一提,而且自己似乎也沒有立場多說什麼,畢竟自己的親人犯下了不可原諒的惡行。

同時對於社會的期望來說,加害人家屬也毫無資格做陳抗或是抱怨,畢竟加害人一方可是做了壞事的人,理當要受到社會的制裁。

但是實際上犯了重大犯行的人若只有兇手一人,兇手的家屬真的罪大惡極要遭受如此不堪的對待嗎?


加害人家屬有連帶責任嗎?

或許會有人說加害人家屬雖然沒有參與犯案的執行,但是同住在一個屋簷下也應該要發現到相關的異狀才是。這種說法被放在犯案人未成年時或許成立,但卻有一些案例是丈夫犯下殺人案後,完全不知案情的妻子以及年幼的孩子歷經了鄰居的閒言閒語、媒體的緊迫盯人以及職場的歧視霸凌,除了經濟陷入困境之外還必須搬家轉學數次,才得以免於社會的排擠。

而這些人雖然無辜,甚至一輩子從此陷入沉淪,但是社會卻不給予其立場哭泣跟抱怨。

本書某案例中有位加害人家屬曾說:「犯案者至少還能監牢內受到國家的保護、但是加害人家屬卻只能隻身在外,受到社會的霸凌、騷擾與威脅,還求助無門。」


或許是文化的影響使然,東方文化常常有種「養不教,父之過」的價值觀,彷彿家屬們本就有連帶的責任。而西方卻更傾向將其解釋為個人的行為。

書中曾對比兩個真實的案例。在日本若有兇殺案發生,被害人家屬收到的幾乎都是對於家屬及兇手的謾罵,甚至曾有不堪的字眼來威脅兇手的姊妹;而美國1998年阿肯色州發生了高中校園亂槍掃射事件,考慮到犯行重大於是警方公布了本名與照片,而兇手家屬同時收到了美國各地民眾寄來的信件,整整裝了兩個紙箱,但是信件內容卻與日本完全不同,幾乎都是鼓勵兇手家屬的話,像是「現在是你兒子(指兇手)最重要的時刻,請常常去看他」、「我們鎮上星期做禮拜是有為你們一家人祈禱」等等。

或許兩個案例不具有統計上的顯著性,但是可以由此一觀文化上的差異。東方傾向將個人的行為擴大解讀成整個家族的責任;而西方則更認為個人的行為止於個人。


有哪些組織能夠幫助這些加害人家屬

近來各國開始有數個非營利組織開始正視加害人家屬的權益與輔導,像是英國的 Partners of Prisoners and Families Support Group ( POPS ) 、澳洲的 Children of Prisoner’s Support Group ( COPSG ) 以及日本的 World Open Heart。

這些組織提供兇手以及加害人家屬各項必要的協助以及輔導,像是有許多父母不知道如何向年幼的孩童解釋父母犯案坐牢的事實,這些組織便會提供相關建議跟方法。或是陪同家屬前往法院、提供法律相關諮詢,協助加害人家屬走出難關,同時幫助受刑人更生等等。


小結

書背的一段話很值得思考:「我們與惡只隔了一張紙,每個人都可能變成加害人家屬。」

世界上沒有人會自願成為加害人的家屬。當社會處於激情中,將憤怒投射到這群加害人的家屬上,難道不是在引發對立、而且逼迫這群人走上更極端的道路嗎?而此時自詡伸張正義的我們,又何嘗不是另一個加害人?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