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ven

生活中一大樂事是認識到新的觀點,並且感覺自己有所成長。從閱讀輸入到口說輸出,為了想更深化自己的架構能力,便開始著手進行寫作,也就產生了你眼前所見的這些文章。

【書】ルポ ニッポン絶望工場《絕望工廠 日本》

發布於

日本的實習與留學生政策,實際上是現代版的奴隸制度?

本書背景位於已開發國家的日本,日本與其他已開發國家面臨到許多共同的問題,也就是缺乏大量的藍領勞工,而日本人本身不願意做 3K (骯髒、危險、辛苦)的工作,導致社會以及部份企業身受缺工之苦。

同時日本政府為了仿效歐美先進國家,希望吸引外國人才至日本學習,以作為先進國家的一種表徵,所以推行了三十萬留學生計畫。日本政府的立意是希望吸引開發中國家的人才至日本留學,學習相關技術之後可為日本所用,或是其返國後可以貢獻其在日本的所學。

但是作者認為實際上這制度反而成為文明國家的「奴隸制度」為什麼這麼說呢?在說明之前要先說明這整個留學生計畫中牽涉到的四個角色:


留學生計畫中的利害關係人
留學生

絕大部分的留學生(書中指明尤其是越南、印尼及尼泊爾等,過去則為中國)來日本的目的都是為了賺錢,因為他們在原生國家中缺乏足夠的工作機會,而且薪資待遇也普遍不高,所以才來到日本尋求翻身的機會。

日本企業

已開發國家的日本面臨到許多共同的問題,也就是缺乏藍領勞工,以書中為例包括了送報生、機械式的產線工作以及其他沒前景的勞力工作等,這些工作因為成就感低、待遇不高加上沒有發展機會,所以鮮有日本人願意從事這些工作。

日本政府

由於中央政府打出了三十萬留學生的計畫,龐大的公部門體系自然為了這目標進行一連串的籌備工作,包括了設置施行細則、監督辦法以及相關的配套措施,這三十萬留學生的政策就如同台灣政府所開出的支票,假設最後沒有達標、將會使政府失信同時顯示了政府的失職。

日本學校

日本是全世界人口老年化最嚴重的數個國家之一,出生率低落最直接衝擊的就是學校的經營,少子化使得學校無法招收到足夠的學生,這現象與台灣許多高教學校相同,當目標客群直接的減少,本身又無法作出差異化時,學校就只能黯然的走下舞台。


各取所需還是各懷鬼胎?

由上面四個角色的介紹,可以發現大家都有自己所面臨的困難:

外國人想到日本尋求翻身的機會
日本企業有缺工的問題
日本政府有留學生數量達標的壓力
日本學校因為少子化導致有招生的困難

在這四方各有盤算、上下交相賊的情況下,這群「留學生」就被打著來日本學習的旗號,行非法打工之實。滿足了留學生賺錢、企業不缺工、政府政策達標、學校又收的到學費這種四方皆滿意的結果。


留學生計畫反倒成為奴隸制度的推手

但是真的是這樣嗎?讓我們從源頭說起:

對於留學生

首先這群留學生在其原生國看到了日本招生留學生的廣告,通常會附上、靠著打工便可月入二十萬至三十萬日本的說明,這對於這群「留學生」而言有極大的吸引力,於是多數便借錢籌措足夠的交通費、仲介費、日本政府的規費還有學費等等,風塵僕僕的來到日本。

但是實際上日本政府對於留學生的打工時數是有上限管制的,因為留學生的本業應該是學習,假設是全職移工的話應該由其他專法來限制。加上實際上的打工行情以及就業機會,往往掌握在仲介的手中,打工的待遇也八成無法達到當初廣告上所載明。

所以這群留學生經常只能得到大夜班或是極其辛苦的勞力工作,這導致這群留學生白天在學校時根本無法學習,許多留學生在留日期限滿後,連基本的日語會話也不會說幾句。而且最主要的賺錢目的也沒有達成


對於日本企業與學校

而對日本企業而言,因為本身提出職缺的特性,並沒有相關的升遷管道或是發展空間,這種類 3K 的工作其實也無法讓這群留學生帶回其母國貢獻其所長,而且薪資之低加上工作內容辛苦,也不時有留學生逃跑,雖然馬上會有另外一批留學生填補缺口,但是長期而言仍非解決之道。

而日本學校以及相關的語言學校,因為明知這群留學生來日本的目的大多便不是學習,所以在教學上自然力道微弱。以現實層面而言,只要他們有繳交學費,就算學習成效再低對於學校而言也沒有差別,因為招收這群留學生的目的從始便不是在培養可為日本所用的人才。


對於日本政府

最後就是日本政府,除了達成三十萬留學生的目標,可以做為政府的實際政績之外,相關監督組織所收取的高額規費,還有族繁不及備載的手續費等等,經常被少數「由退休政府官員或是相關人士」所任職的財團法人所把持,這些機關每年收取的大量的費用,但是卻沒有實際上的作為,也沒有透明的監督機制,使得這現代的奴隸制度成為政治酬庸的爽缺


簡言之,整個留學生計畫轉變成奴隸制度就是個各懷鬼胎的結果。

對於這群留學生而言,為了要償還當初來日本所借的高額仲介費,在實際打工後雖然發現與當初的期待落差太大,但是在債務尚未償還之前,也沒有其他的選擇,只能被仲介繼續剝削直到受不了為止,部分雇主還會以許多理由扣留護照等證件。導致多有留學生逃跑做黑工的案例,也間接造成治安敗壞。

根據作者的實際訪談,有非常多的「留學生」從一開始的親日演變成最後的仇日。而在這整個龐大的留學生經濟中,表面上的光明,檯面下有太多你我看不到的黑暗。


小結

台灣尚未成為已開發國家,但是在藍領勞工的部份一樣面臨到相同的困境,從營建業到長照等等產業皆受缺工之苦,我們目前也已經有為數不少的移工來填補這人力的缺口。或許我們自認不如日本封閉,但是社會上對於移工的觀感,普遍還是缺乏足夠的認識以及了解。而這歧視往往是源自於不了解

或許有人會認為這種上下交相賊的現象是各取所需,並沒有人拿著槍強迫這群留學生去日本打工,而且他們明知道自己的名義是留學,便沒有資格該在工作內容要求與日本人同工同酬、或是更好的勞動條件等,這不過就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罷了。

但是實際上,世界上有很多人是沒有選擇的,我們沒有辦法選擇出身、沒有辦法選擇自己的家世背景,但是筆者認為我們的目標是盡量讓所有人有選擇的自由。

從一開始的留學仲介就應該要嚴守不實廣告的出現;接著到所有的政府政策跟監督流程都必須公開透明;重新審視藍領缺工問題,思考如何引進正式的人力;至於招收不到學生的學校、也應該要思考退場機制以及多元化經營。

很多事情做了不一定有用,但是沒有開始就永遠不會成功。

1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