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曦

寫千萬次久別重逢,只為與你相遇 Facebook page︰@又曦 Instagram︰@morning_rays

愚人節凌晨,我終於向她表白 #上

發布於


其他短篇︰http://bit.ly/2VZazbh

作品目錄︰http://bit.ly/39Ab0N3




愚人節時我終於鼓起勇氣跟她說,『其實我一直都好鍾意你』




『其實我一直都好鍾意你』


3月31日11點45分,在whatsapp打好這句話後,我的手指在send掣上抖個不停。




如果她看見了,會嘲笑我嗎?


.




認識她的那天早晨,我剛在重讀的學校裡過了第一個月。


小息時我打開自己的儲物櫃發現一張粉紅色小卡,因為在這間學校被整蠱過太多次,所以我望了一眼就把那張卡丟進垃圾桶。




一個高大的短髮女立刻從角落撲過來,一把抓住我的領帶︰


「喂!白痴架你?識唔識尊重人架?」




她罵完這句話,用力把我推到牆上,便轉身跑走。


後來我幾次在走廊上遇到她,她都會伸腳出來跘我,成功了她會奸笑,失敗了她對我乾瞪眼。




打聽過後,我終於知道她是低我一級的文科班女生,只是她看起來一點都不像文科生。


更不像女生。


.




後來體育老師知道我在舊校欖球隊有得過獎的事,叫我去欖球隊分享心得。


我剛開始介紹,一個欖球飛過來正中我後腦。




轉過頭去,身穿女子欖球隊制服的她似笑非笑︰


「哎呀!掟遠咗添!」




長期被她針對的我,已達到臨界點,於是我說要示範攔截技巧,邀請她幫手。


我的示範很成功,她一下子就被我壓倒在地上,球被搶走。




但我報仇了,卻一點成功感都沒有。


我在她的臉上看到女孩子特有的嬌羞懼色,在她身上聞到了在男子欖球隊缺乏的女生氣味,心臟呯呯亂跳。




我連忙爬起來,紅著臉伸手扶她,她邊瞪我邊遞出手。


我第一次感受到女生小手的觸感,馬上覺得轉校真好、重讀真好。




她站起來之後卻一腳踩咗我鞋子上︰


「放手啦!死變態!」


.




後來,我常常去欖球隊探班。


她因為上次輸給我的關係,每次都來找我麻煩,當中互有勝負。


有一天我照常去欖球隊,卻見到她坐在有蓋操場裡,一副牙痛的模樣。




「你做咩偷懶唔練習?」


「白痴架你?見唔到我做緊數學補測咩?張sir話我再唔合格就唔俾我練習呀!」




「有幾難呀?咁做咪得囉……」


我搶過她的筆,幾個步驟幫她解了那條圖形幾何題。




她眼裡有閃光︰


「我仲以為你四肢發達頭腦簡單添!」


「你講你自己咋?」




由這一天開始,她每次不會做數學,都會留著等我來的時候找我幫忙。


我們變成朋友了,大概。


.




聖誕假前夕,我準備了一張聖誕卡給她,順便向她詢問困擾了幾個月的問題︰


「其實呢……點解果陣你要放張粉紅色卡入我個locker?你係咪想整蠱我?」




「白痴架你?唔係我放架!係小玉呀!小玉!小息成日同我一齊玩果個女仔!」


她的表情非常認真,一點不像在說謊。




「小玉?小丸子個friend?」


「小玉佢諗咗好耐,先敢寫果張卡俾你架,你居然咁對佢!我都唔明好似你啲咁嘅……算!識咗你之後我就知你傻下傻下。咁啦,等放完聖誕假,我介紹小玉俾你識啦!」


「哦……咁呀……好、好呀……」




我悄悄把那張準備送給她的聖誕卡,收回冷衫裡。


.




第二天放學後,她真的介紹了小玉給我認識。


像動漫人物那樣紮著雙麻花辮的小玉,站在她的身邊像個小矮人,還羞怯怯地低著頭。




每次揚起眼的時候,都會從瀏海之間對我投來複雜的目光。


想起之前她總在走廊攻擊我的時候,這女孩的確跟在她的身後。




「師兄……呃、好……好高興認識你……」


「呃……hello……」




然後小玉低下頭,久久說不出一句話。


自此,她常常找我一起吃午飯。當然,是三人一起。




她說,她很不願意,這都是小玉的意思。


但每次吃飯,小玉都不怎麼說話,我只能看到她頭頂的分界。




我很怕跟小玉這種女孩相處,比較起來,還是跟又粗魯又喜歡罵人的她相處起來更舒服。


我開始後悔,我為什麼要問那張粉紅色卡的事?


我寧願什麼都不知道,繼續像之前那樣閒著沒事就跟她鬥嘴打鬧。




.




「呃……佢……佢要數學補課,今日……今日出唔到嚟……食飯……」


農曆年過後的某個午飯時間,小玉第一次說這句話。




之後的日子裡,這話常出現,只是藉口不同。


誰都看得出,她在避開我。




我去欖球隊探班,她就扮忙著練習,不給我說半句的機會。




我問她有數學題不會做嗎?她只瞪了我一眼:


「我只係之前唔識幾何之嘛,而家學緊方程式,不知做得幾好呀!唔好睇少人啦!」


老實說我很不喜歡跟小玉兩人吃飯,因為她總是低著頭,一頓話不一定能說上十句話。




但假如不答應的話,跟她的關係只會越來越遠……


我不想這樣。




「小玉,其實佢忙緊咩呢?成日唔出嚟食飯,學校有咩好食?」


「呃……我都,唔知道……」


說完這句話,小玉頭垂得更低。





之後那天,她久違地過來班房找我:


「你咁多事做咩呢?」


「我幾時有多事?」




「同小玉食飯,做咩要提起我?」


「我問下你做咩咁忙啫,咁都唔得?」


「你以為我哋真係朋友?唔好玩啦!我覺得想嘔呀!」




她冷笑兩聲,轉身就走。


那一天,我突然感覺到香港冬天原來真的很冷。





那個寒冷的冬天,我再沒有跟她說話。


小玉有試過約我一起食午飯,我說準備考試要溫書了,不再出席。




我突然發現,原來考試也有好處。


匆匆考完校內試,我不再回校,也不用考慮再碰到她或小玉。


但是……




溫數學的時候,我總是想起她。


看見欖球的時候,也還是想起她。


只要一想起重讀的日子,我就會想起她,沒來由地。




從九月到現在,短短幾個月,她竟成為了我在新學校最重要的回憶。


別傻了。




我去重讀是為了升大學的。


升上大學之後,就兩忘於江湖了吧。




明明也沒有什麼特別深刻的回憶……





三月底了,大家開始談著如果連愚人節都沒人表白,那人一定是loser。


我從來都是loser,我不怕;只是,我常常想起她最後跟我說的話。




『你以為我哋真係朋友?唔好玩啦!我覺得想嘔呀!』




不,不管她怎樣想都好,其實我一直都當她是朋友。


是我在新校唯一的朋友。




更是我……




那一天,我看著數學書,腦裡只浮起她的臉。


由中午開始,我不斷打開whatsapp,看她的最後上線時間。




草稿,不知打了多少次。到了晚上11點45分,終於寫好了那句話:


『其實我一直都好鍾意你』




她看見了,會怎麼想?




『低能,唔係以為我會信呀?』


『鍾意我?去死啦你!』


『白痴架你?我覺得想嘔呀!』




反正,一定不會是好話吧……


但我很期待。




12點正,一切準備就緒,我卻還沒有send出那句話。


她在線上。


如果我現在send出去,她藍雙剔我,我一定整晚都睡不著。




我一直看著她的whatsapp。


Last seen,在線上,last seen,在線上……




直到兩點後,她的last seen時間才終於停在1:57。


她終於睡了。




我以不驚動任何人的動作,按下了發送。





想聯絡作者?

Patreon︰@morning_rays

FB︰@又曦

IG︰@morning_rays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愚人節 - 整人遊戲♪(´▽`)

9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