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筆

一次飛行誤入三次元的巫師,嫁入德國若干年,平時愛撸猫、喝咖啡和寫一些生活隨筆,分享一些旅事,畫作和雞巫蒜皮的小事 。 歡迎Freelance詢問~

巫筆記|毋忘寫作的初心

發布於
修訂於
是不是人人都可以做Andy Warhol,我覺得是可以的,只要你夠膽提出,夠膽做,夠快做。
日本的金色大厦,我聯想到大便畫下來,這是藝術嗎?是不是對社會主義的不公表示不滿?哈哈


我的初心是什麼?

一開始我是本着「分享」「想被看到」的目的,還有可以被「永遠保存」,才來馬特市進行創作的。


我在自我介紹文也說過,因為失業百無聊賴,而我平時自己也有寫一些生活隨筆的習慣,朋友有見及此便提議我嘗試在這裏分享,當一個寄托。

在這裏初嘗禁果,明白到有讀者有回饋的好處,令我的創作意欲更加旺盛,產生了「啊,有人看到自己的文章原來是如此快樂」這想法。

但有時候還是會遇到:我很用心寫的文章卻只得到少拍拍數量,說不在意是騙人的。

如果真不在意,那我不如繼續自己寫自己看,自己當自己的讀者吧。


可是我又不會為寫而寫,自己寫作的宗旨是「要先自己覺得有趣」,然後才會「有耐心寫下去」,自娛娛人。因為本來我就是一個三分鐘熱度的人,對於沒有趣的事我會果斷的放棄。(所以有好多事也是半路出家半桶水)

為什麼我一直在寫自身的事出賣自己系列呢?因為我覺得自己的人生雖不是一帆風順,但這正正是當中的趣味性啊

當然,這樣寫便等於每次也是用筆刀劏開自己的心給你看,如此血淋淋的文字也不是人人可以明白。但神奇的是,在馬特市還是有些共鳴,有些回應,有些安慰,有些鼓勵。


我在幾年前開始自學日語的時候,發現了台語粵語和日語的相似字,一個勁兒興奮不已和身邊有在學日文/沒學日文的老朋友分享,可是得到的反應是「哦?」、「是嗎?」、「那又如何?」,我那時才明白過來,不是人人也明白語言的趣味,而她們又不會台語/褔建話。
以後,我有什麼發現都只是自己默默記下,只給自己看便算,自己是自己最忠實的讀者。

後來因為在馬特市已得到一些讀者回饋,我才開始想,在這裡我會不會也找到同好呢?於是寫了這一篇語言觀察:細看台語,粤語,日文的意外相似性(一),也真意想不到的多人回應,又有學到新知識,這正正是我渴求的互動——和讀者一起成長互相扶持

我對自己的定位從來不是「神級作家」站在神枱灑下聖水文章俯視眾生,只是一個伸手可碰的平凡小女子在寫自己有點不平凡的人生。


也像@穿林廢話一文說到,

廢話,說穿了,只不過是因人而異。因為,找到對的人,同聲同氣的人,就有人回應、有人感動、有人欣賞、就算是令人厭煩的說話,都已經不是廢話了!

帶出了「共鳴」,這個重要性。

如果你明,我就算只打 "Always" ,你也會明白我在說那本故事那個人物的那個人生。

對啦是哈利波特入面的half-blood prince.

為什麼百科全書永遠不及輕小說的銷售量?這就是其他人的選擇,但這並不能「說明」百科全書是沒用的存在啊。

老實說,書商會看上你幫你出書也是看到當中的商機吧?!
而商機=有很多人會願意付錢買;
我不信世上會有人為陌生人做蝕本的生意。



有個名人說過「人人都可以做大廚。」

原文:‘’Anyone can cook. ‘’
英文的解釋可以是「任何人都可以成為廚師」,亦都可以解釋為「什麼人都可以做料理」。

套用在創作,即是在創作面前,人人都是平等,人人都可以創作,但這不代表人人都「會」創作。

是不是人人都可以做Andy Warhol,我覺得是可以的,只要你夠膽提出,夠膽做,夠快做。



為什麼我可以看得這樣開?
因為我算是當了15年的畫家吧,哈哈。

我試過經營網店、Instagram、向大小畫廊毛遂自薦,三顧草廬,買廣告,可惜都搶不到任何注目。我發現無論我畫得多好,賣不出畫的畫家就是沒有價值。我得到的回覆都是:不夠獨特性,說穿了就是不夠嘩眾取寵,吸睛

沒有全身塗上顏料,用乳房畫畫,屁股畫畫,沒有撒一泡尿研究它如何「優雅地」蒸發。

最缺乏的,還是金主後台,大家說的都是如何packaging,marketing,再用「藝術性」 去包裝那些荒謬。

看著其中一個中學同學,和畫廊老闆陪訓(不是培訓,是在床上的訓覺活動)便順利畫家出道,輕輕鬆鬆的被頒獎,還和她的朋友吹噓如何枱底作業,為她的作品安個美名已可引人注意。不過其實肉體上的實力,這也算是她的本事吧,我是佩服這種覺悟的


想到這樣,我也只能輕輕一笑雲淡風輕,繼續自己的創作。安慰自己,梵高也曾帶著畫作到處賤賣,為求一杯酒的錢。名人還是死後才有人賞識,所以我只能期盼,自己死後能賣出一點點畫作,算是我給後人的禮物吧。

結果我的母親是對的,畫畫不能當職業。


回到主題,初心是什麼?你為什麼創作?你的初心又是什麼呢?


文中提到的名人,有人估到是誰嗎?

這篇寫來自省自悟。


語巫倫次:

結論是,大家還是最好聽媽媽的話吧,哈。

對了,我打了第一枝預防針了!(。・ω・。)ノ
有毒的東西,像文章開始的照片般,排出體外便好了。
最近鄧不利喵都不來玩了,有點想念她。

這白色的肚肚令人掛念

鄰家有貓初長成,在深閨人未識。


寫作是一條沒有終點的單程路,唯有你們短暫的結伴,可以微微歇息。

願世界多一點善意。
鼓勵大家留言,讓我知道我不是在孤單創作!ヽ(;▽;)ノ

成為我的讚賞公民,每月贊助一杯咖啡,助我走得更遠。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一星期新人打卡|自我介紹文

馬特市滿月表演秀:貓咪們與牠們的產地

57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