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筆

一次飛行誤入三次元的巫師,居德港人,平時愛撸猫、喝咖啡和寫一些生活隨筆,分享一些旅事,畫作和雞巫蒜皮的小事 。https://opensea.io/mopen 歡迎約畫稿設計稿~

巫巫細雨的鬼故事—床上的不速之客

發布於
鬼月放馬過來特别篇哦!

淅瀝淅瀝的微微下雨聲,滴滴答答的伴着回懷起舞。這是三個真人真事的靈異小故事。

鬼月放馬過來特别篇

本來這幾篇我都是寫來準備自己的#巫巫細雨系列,但是發現了這活動便決定搬出我的壓箱底故事了。而這幾個故事都是發生在海外,本來我想這應該是海外篇,但巧合的是飄飄的打擾都是在床上發生,於是我決定大平賣合輯成為一篇。

大概是因為我平時的氣場也算強大,但當睡覺前便是人體氣場最弱的時候,於是飄飄們便有機可乘。

以下都是真人真事哦,不信便當故事看吧。


本文章概括的內容--

  1. 2018年日本京都
  2. 2018年美國洛杉磯的遠郊區
  3. 法國「床邊故事」
  4. 巫巫的飄飄說

當時的房


2018年日本京都:

當年我和大可同遊日本,住在日本京都的酒店,我們不巧的被分配了走廊的尾房旁再入去的一角房間。酒店的格局都比較光猛,大家也不是太迷信的人,所以我們都不作他想換房。


一進入房間,我們都沒有太大感覺,只有我心中有點毛毛的,可能冷氣有點凍吧,我勸自己不要多想便好。


當天晚上,因為隔天的行程緊密,梳洗過後我們便早早睡了。

因為有三張單人床,我們使用最右邊的那張放行李,然後大可選了中間那張床,我便選擇靠近窗口最入左邊的床。

我還用第三張單人床來拍戰利品 XDD


當時我習慣性的大被蓋頭睡,因為我覺得這樣很有安全感。

我躺在床上大概過了15分鐘,當我快要睡着的那一刻,突然間被子由我頭頂被一股力量大力的拉到眼睛下方。

由於當刻我快睡着了,所以我以為是自己踢到或身體拉扯到。於是我重整了被子蓋過我額頭,便再嘗試入睡。

然後,又再一次,當我快要睡着的一刻,那股拉被子力量又來了!!!

這次被子拉低到我的下巴位置。

那1秒,我整個人清醒了,心中無比的恐懼,不敢張開雙眼,因為我心知道這應該是超自然力量。


那一刻我實在太驚恐,因為我從未試過如此被飄飄物理上影響過(鬼壓床不算吧)。我屏住了呼吸,決定不再蓋頭,這樣飄飄便不會玩吧。

我仍然閉着眼睛,把被子整理到我腋下的高度,聽着房內的冷氣機聲,伴隨着我不安的呼吸聲,這時我的心臟聲大得彷彿就在我耳邊跳動。我心中不斷輪著默禱唸天主經、聖母經和聖三光榮經,連懺悔經都出動了,又默默心中唱了幾首聖詩壯膽。

大概過了15分鐘吧,房內沒有任何動靜。但是我覺得上半身很凍,尿意便來偷襲了。於是我緩慢的移動身體向着大可的床,慢慢的張開眼睛,希望看到的是大可。

呼!我不禁鬆了一口氣,因為我看到的是她熟睡中的蠢臉。心中慶幸自己的眼睛還是麻瓜,攝手攝腳的去過廁所後,我便從行李中拿起自己旅行必備的聖母聖衣小鏈,跳上床上。

這刻我就心中默想,不知道你是什麼,但請你讓我睡覺,我們只會打擾你3晚,最多我為你多唸幾篇天主經,默唸完想完我便朦朦朧朧的睡着了。

我不記得有沒有發夢,但是睡得不是很好。

那天早上,大可好像有點不適,但是為着行程,她選擇默默的忍耐(我都是後來才知道)。


一整天充實的觀光完畢,又要回到酒店。然而這晚卻沒有發生什麼事,平安的過了一晚。

來到最後一晚,因為隔天的行程十分之悠閒,所以我們便決定睡到自然醒。但是大概早上清晨時分,我就這樣醒了,我看到窗邊透着微微的陽光,想還有時間便多睡一會。

怎知道,那一剎那我感覺到有股力量向我身上壓着,情況有點像鬼壓床動彈不了,但上1秒其實我整個人還可以活動並調整了睡姿,下一秒當快睡著時便來了,我感受到惡意。


我猜想,大概飄飄很想我們快點離開吧。但大可還在睡夢中,我不想吵醒她叫她走。幾經掙扎,我終於可以活動了,我便走上大可的床再小睡一會,因為實在太睏了。

過不了多久,大可卻已經醒了。 無奈之下我也只好起床,收拾好行李便匆匆離去。

完成一切的手續後,當踏出酒店並走遠了,我便向大可說出這幾晚的事。她說她完全沒有感覺,但是她這幾天一直很頭痛頭暈,來到最後一天還有輕微發燒。而剛剛離開酒店走了一會後,便好像感覺漸漸好了。


我們都很後悔沒有提早換房間。



2018年美國洛杉磯的遠郊區:

年頭的日本旅行害我接下來一整年都好敏感,比以往更加容易感受到四維空間的居民。

找不到旅館的照片,用我的哈利仔照片萌大家XD

這次是和先生在美國自駕遊遊玩,並順道探訪他幾個美國朋友。這次是我第一次去美國呢。

行程的中段,我們當時是駕駛向拉斯維加斯(Las Vegas) 的方向,不過由於有一定的距離,於是照著先生的計劃,當晚我們在一個油站附近的一間汽車旅館住下,明天大概中午前便可以到達拉斯維加斯了。

這個汽車旅館附近只有油站,還有In and out和Taco Bell 這些快餐廳。

一進房間便有少少霉味,房間偏暗,設施偏舊但都是乾淨的,於是我們便開了窗散味。但由於是在地下,窗外便是停車場,汽車出出入入的有點嘈。

我們外出吃過快餐後,回房間看了一會兒電視,梳洗過後便睡覺了。

由於間中停車場也會有車輛出入,車頭燈也會照入房間內,於是我們便拉上窗簾,不過還是有微量透光,並不是完全的黑暗。


當時我們是背向大家的睡姿,而自從日本之旅後,我便不敢再大被蓋頭睡。而當我迷迷糊糊快要睡着的時候,這個時候又來了。突然間我強烈感受到我和先生的中間距離有一道力壓下了床,並一直來到我們肩膀位置。情況就似有人由床尾爬上我們的床,一下一下,床中間的位置也跟著凹陷著,一直到肩膀位置才停下來。這一刻我驚醒了,先生好像也察覺到,他竟然轉身問我是不是我在動。我說我並沒有動,我本來快睡着了,他說他也一直維持背着我的姿勢。

這個時候我們都睡不着了!

不知為什麼,這些時候尿意總是來襲,我利用床頭的電燈開關,開着了全房的燈,然後幸好什麼鬼影也看不到。心驚膽戰的去過廁所後,我們便開了電視看了一會。我也拎出了我的武器--聖母聖衣小鏈壯膽。

直到我們看着電視眼皮快撐不下去時,先生便說應該沒有事了,我們快點睡吧明天還要趕路。關了全房的燈後,我刻意拉開一點窗簾,讓外面的燈光投入室內。


幸好,當天晚上沒有其他事情發生。只不過我一直也感受到一種壓迫感,真的再一次感激自己的眼睛是麻瓜。 



最後送大家一個小小的法國「床邊故事」:

當年還在英國讀書的時候,趁着復活節便和另外兩位朋友一起去法國意大利旅行。


在法國的住宿是在巴黎的舊城區,一棟很舊的房子改建成。這個房子很狹窄,雖然入面勉強有一部電梯,但那電梯卻是十分舊,需要人手關門的那種,還只可以站一個人和放一件行李。不幸的是,我們的房是頂樓。

想不到我找到電梯照!!!!舊式數碼相機的質素......房間照片曝光我後來删了


這個房間也算不錯,廁所有點舊,三人住是剛剛好。房間內掛着一幅很詭異的人像畫,不過當刻我們都不敢說出口。

到了我們都離開的那天,同行的朋友說她這幾晚一直發惡夢,夢到被一個看不到臉的老人追着斬;早上起床時還好像看到一個老婆婆的身影在我們床邊出現。我當刻十分驚訝,因為我也夢到一位詭異的老婦人。我們不約而同的認為有點似房內那畫像上的人物,心裏寒了一整片。

附上哈利打卡點


巫巫的飄飄說:

說實話,小時候我也一直很驚,盲目的害怕,因為實在不明白我看到的光影、聽到的聲音到底是什麼。

(相反的,好友大可在中學時期已常常看鬼書,還偷偷的把一本封面恐怖的鬼書放進我的抽屜內,嚇得我快哭了。不過她現在卻怕得不敢看不敢說不敢聽。)

不過人漸漸大了,發覺人心才是最可怕,雖然飄飄常常用一種求關注的方式出現,但其實你不打攪他,他也不會打攪你。

大可現在常常說她是「敬而遠之」,我卻認為要做到「敬」,首先你要去了解,這樣你才可以真正的「敬」而「遠之」不打攪。正所謂知己知彼百戰百勝,如果你什麼也不知道,然後無意中冒犯打攪了他們,你也會無辜中槍。


我相信其實他們是和我們是同存在,只不過他們是在四維空間,我們在三維空間。他們是超越時間的存在,情況好像二維空間於我們來說是一覽無遺。就好像空氣你看不到也摸不到,但其實也是真實的存在。當然,以上都只是在我看過聽過別人的意見和自身經歷後,再得出來的個人理解。

而到底「他們」是什麼呢?有說是磁場,有說是思念體,有說是如空氣一樣的存在。現在還是不能有合理的科學解釋,不過我相信當我死後,大概會找到答案吧。


不過話說回來,大家也要小心不要太過深入了解,甚至去做出探靈、招靈這些危險活動。因為這樣你和他們的頻道可能就更加容易對上,到時五官都可以接受到四維空間的信息了。

另外,聖經上也提過「鬼」,我也有幸和香港的驅魔神父交談過呢。

筆者後話:

 一口氣攤出我的壓箱底貨,以後的巫巫細雨應該會變了出賣老弟系列😂

改版後,也不知道新文章有沒有人看到...算了石沉大海也要當有份量的大石,哼!


鼓勵大家留言,讓我知道我不是在孤單創作!ヽ(;▽;)ノ

成為我的讚賞公民,每月贊助一杯咖啡,助我走得更遠。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徵文活動】釋放恐懼,一同分享藏在口袋裡的超自然故事

巫巫細雨的鬼故事—肚上的手

巫巫細雨的鬼故事—樓上的隱形派對

3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