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木

中美故事。不党,不卖,不盲;独立,中立,直立。乔木,旅美学者。

蔡英文博士学历的三大巧合、双重标准

LSE官网的声明自相矛盾。一个领导连学位都能作假,还有什么腐败滥权、政治坏事不敢干的呢? 

自相矛盾的声明 

关于台湾领导人蔡英文的博士真假问题,争论了大半年,到2019年10月8日,伦敦经政学院(LSE)的官网,出现了一则声明,说蔡1984年在LSE获得了博士学位。

吊诡的是,LSE的官网还有一个《使用条款》(Terms of use):https://www.lse.ac.uk/lse-information/Terms-of-use,明确撇清了和这则声明的关系。 

LSE官网条款的2.7称 : “LSE不对登载于官网的任何声明背书,也不对其负责” (We do notnecessarily endorse nor are we responsible for the accuracy or reliability ofany opinion, advice or statement made on the Website)。 

条款2.8称 : “读者在依仗官网的信息前,应该先自己思考,或做特别查询,并自主去验证这些信息”(You should take your own advice and/or make specific enquires andindependently verify any information before relying upon it)。 

换句话说,LSE官网就是个消息发布平台,信息没有经过验证,要验证是你自己的事。 

到底谁能在官网发布消息、如何发布? 

LSE官网《使用条款》的第4条,专门对发布者、发布程序做了说明。里面提到,发布者(Contributors)可以张贴(posting)信息在官网,但LSE不对信息负责。条款4.2.2明确用的是posting一词,意思是发帖、发布,而不是submission (投稿),需要审核后才能登出来。 

简单地说,LSE官网作为一个消息汇聚平台,类似于BBS、论坛、有资格用户使用的网站。学生、教师、管理人员、不同级别的校内机构、关联组织,只要拥有某种授权,都可以发消息,不需审核而直接出现在官网的不同页面。 

网站当然有网管,但主要是做技术支持和安全维护,并不做内容审核,用户自律,责任自负。 

因此,LSE网站发布的任何声明,包括这个关于蔡英文的博士声明,并不一定是校方真实、准确、全部意思的表达。使用条款、发布程序已告知,内容读者自己判断。 

西方人就是这么有意思。有点类似于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维护你说话的权利;我不在乎你说的对错,我只提供说话的平台。

用网络语言:我不是谣言的粉碎机,我只是消息的转运站。 

回到常识。 

一个事情如果有一处违背常理,可以理解,算是巧合,但不能多处反常,太多巧合。回首整个事件,蔡英文的博士至少有三处巧合,难以解释。 

难以解释的三大巧合 

巧合一:博士学位的原件丢了。

按说外界质疑谁的博士学位,只要拿出证书原件,就大白于天下。网上一发布,真假自然知。可面对持续的质疑,不管是蔡本人,还是她的办公室,迄今为止拿不出原件,也不做解释。最后拿出的是补发件,而且是2010年和2015年两张不同的补发件。那么原件去哪了? 

按蔡英文所称的,1984年博士毕业返台以来,没有战争,没有火灾,没有丢失被盗,一个如此重要的证书怎么就不见了?后来被逼急了,蔡英文办公室开发布会,说她翻箱倒柜,把当年保存的自称的论文原件都找出来了,但就是不提证书原件,也没有解释。 

就像复印件容易作假一样,只有和原件一起比照查看,核对无误,才可以算数。学位证书为了强调它的严肃性、唯一性、珍贵性,原件只有一份,即授予本人的最具有效性的一份。 

特殊情况,可以补发,但因为时间、地位、条件的变化,特别是原件的唯一性不在,补发的过程可能会有问题。另外也不能多次补发,自己都不珍惜,凭什么让别人相信? 

过去在中关村,后来在街头的办证电话,现在在淘宝、微信,可以买各种文凭、证书。如果不满意,可以重做。过几年又有需要,可以再做。不知英国、台湾有没有类似的市场。反正在美国方鸿渐当年买过克莱顿大学的文凭。 

好不容易留洋读了一个引以为傲的博士,却没有证书。也许是年代久远、政务繁忙,不知放哪了?也可能是凭本事打天下,视证书为粪土,不屑于示人。凡事总有例外,有一个巧合,可以理解。 

巧合二:馆藏的论文原件丢了。

中外大学惯例,也是毕业提交的要求,博士论文都会在图书馆陈列、查阅。1990年代网络兴起后,毕业生还要提交论文电子版,供网络数据库检索。 

清华大学图书馆陈列的2002年毕业的习近平、乔木等人的博士论文
习近平、乔木等2002年毕业的清华大学馆藏博士论文

蔡英文博士事件曝出后,很多人去LSE图书馆拜读,但都没有找到她的论文。有人向图书馆工作人员当面和邮件查询,答复是从来没有收到。LSE的论文数据库只是在2018年补录了蔡英文的论文题目,但没有全文。 

纸版的论文全文是2019年6月,由台湾官方传真到LSE装订而成。经后来总算能看到论文的多人证实,LSE图书馆陈列的蔡英文博士论文,格式混乱,目录、内容有很多错误、涂改。最不可思议的是,正文还少了六页。 

图书馆没有博士论文,而且是引以为荣的毕业生,有点反常,但也可以理解。也许是当年的遗漏、工作人员的疏忽,或者是火灾水淹、搬家拆迁、偷盗私藏的巧合。哪个图书馆不丢书呢?其他人的论文也可能丢失。 

巧合三:只有蔡一人的论文丢了。

公开资料表明,LSE 1984年毕业的107名硕博生中,除一人被取消学位没有论文外,其他人的论文都在图书馆架上陈列,唯独没有同年毕业的蔡英文的论文,直到2019年6月才补充上架。 

也就是说,先前别人的论文都没有丢,偏偏是最显赫一位的论文却不见了。如此反常,是又一巧合。 

事情有一个巧合,可以理解。两个巧合,存疑。三个巧合,诡异。 

虚伪的双重标准 

事情至此,不必再追问蔡英文了。一是她已说是真的;二是正值选战,会有人说抹黑;三是有人会说,文凭高低、学历真假,能代表能力吗?你说的是她的博士学位,别人却扯到别的话题。 

还是分析一下LSE的情况吧。这所名校已经因为名人的学位问题,出过不止一次丑闻了。我2005-2006年在LSE从事博士后研究,作为校友,爱之深,责之切,愿意说道说道。 

1989年时,斯里兰卡总统的儿子在LSE取得学位,也是过了很多年后,2013年被曝学位为假。LSE开始回应此人是正牌毕业生,获得的是正规的国际关系学士学位。后来又改口说当年酌情颁发了一种特殊学位,并非一般的正式学位。 

2008年,LSE授予利比亚独裁者卡扎菲的儿子赛义夫博士学位。第二年,LSE的北非研究计划获得赛义夫150万英镑的捐款,而计划负责人正是赛义夫的导师。2011年丑闻爆发,发现赛义夫的论文有人代笔,并且抄袭。这种利益交换的丑闻,迫使赛义夫的导师和LSE的校长,先后引咎辞职。 

而LSE和台湾方面的利益纠葛就更为复杂。台湾官方曾向LSE的台湾研究计划捐款48万英镑(3000万台币),接收者是计划负责人施芳珑,正是她此次一直以LSE研究员的名义力挺蔡英文,为她背书。

我刚好认识施,当年她请我在台湾研究计划做过报告,我回北京后请她做过讲座。她不是LSE的正式员工,连办公室也没有,就是自己弄个名分,自筹经费,挂靠在我所在的LSE亚洲研究中心,协调邀请一些学者,开展关于台湾的研究。 

蔡英文不同于利比亚领导,她是西方推崇的民主模范生,LSE为尊者讳,这样处理,你好我好大家都好。如果较真,既不符合他们推崇的民主模式,对蔡不利,对LSE自身更是灾难。卡扎菲儿子博士丑闻,已经让LSE教授和校长狼狈去职,这次谁又愿意自找倒霉? 

蔡英文号称在LSE博士毕业,但迄今为止,没有一个同学、没有一个LSE的正式教授,以个人名义附和她。LSE方面也没有她的答辩记录、答辩委员会名单。她宣称的导师,是LSE的兼职教授,专职是《经济学人》主笔,在她毕业前两年的1982年已离开LSE。现已去世,死无对证。 

从现有的学籍档案分析,蔡在LSE硕博连读,后来博士因故没有读完,没有答辩,或者答辩没有通过,授予硕士学位毕业。回台后为了找工作方便,就自称博士。应届毕业生求职一般只看学习经历,很少查验学位证书,何况有些学校学位颁发滞后,80年代又是台湾的转型期,有人赏识保荐,蔡就从学界到政界,一路上来。 

2016年蔡英文一当选,LSE就第一时间祝贺杰出校友。而蔡的学位有争议,却迟迟不回应,最后还弄个自相矛盾的声明,欲盖弥彰。 

遮遮掩掩中有个双重标准的问题,如果蔡英文不是来自台湾,而是来自斯里兰卡、利比亚这样的国家,不是民选领导,而是像赛义夫这样的独二世,LSE会切割甩锅。符合他们的价值观,有政治和利益交换,就装聋作哑,设法遮掩。

如果不符他们的价值观,就像英国的另一所大学一样,因为香港问题上的不同立场,撤销建制派议员何君尧的荣誉博士学位。 

英美都是这样。借口俄罗斯毒杀了叛逃英国的间谍,对俄进行联合制裁。而沙特政府在土耳其悍然杀人,杀的还是美国媒体的撰稿人,因为战略、石油和军火贸易的共同利益,美国放任姑息。 

真的假学位,假的真学位 

回到学位的真假问题。在淘宝上买一套学历,做得再逼真,也是真的假学历。但是利用权力、金钱、利益交换,通过校方的渠道,上课、研究、考试、答辩都假,但最后拿个真证书,这种假的真学历,危害更大,严重地败坏了学术伦理和社会风气。 

一个领导连学位都能作假,还有什么腐败滥权、政治坏事不敢干的呢? 

再看看美国曝出的明星、富豪的子女造假贿赂上名校,大陆、台湾、英美,大学到底是洁白的象牙塔,还是天下乌鸦一般黑?

(支持原创:paypal.me/qiaom 

美国一城市立法,十一要升五星红旗,怎整?

不管大陆台湾,国家国父只一个

“同志们辛苦了”该怎么翻译?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