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木

中美故事。不党,不卖,不盲;独立,中立,直立。乔木,旅美学者。

你们全家都是博士

当大批官员、富商、明星运作到博士学位,博士像叫兽、砖家、小姐一样被戏谑时,别叫我博士,你们全家都是博士。

原以为大陆官员的假博士多,看看对岸蔡英文的博士疑云;好莱坞明星、富豪花钱铺路、材料造假上美国名校;匈牙利总统、德国国防部长、教育部长博士论文抄袭,才知天下乌鸦一般黑。

美国大学发现水货学生后清退了,欧洲的官员辞职了,中国呢?

以工农为主的中国革命,虽然有不少知识分子加入,但长期仍是被改造的对象。1949年革命胜利以后,先后兴起各种运动,50年代学农,60年代学军,70年代学工,但很少学知、学专,还经常批判重视专业知识的白专道路。虽然也强调又红又专,但实际上却变成突出“红”的政治挂帅。

“文革”后期提拔了多名副总理——近乎半文盲的农民陈永贵、普通纺织女工吴桂贤、翻砂工出身只有39岁的孙健,还有售货员出身的李素文被提拔为人大副委员长。

不说这些人的能力、品性如何,至少有一个共同特征:没有文凭。但他们后来也没有利用职务之便,拿过高一级的文凭。

邓小平上台后拨乱反正,恢复高考,强调“三个面向”,培养“四有新人”,选拔人才强调知识化、年轻化。知识重获重视,反映在形式上就是人人想法弄文凭,特别是领导干部,有了好文凭,更容易被提拔。

于是,80年代想方设法弄本科文凭,90年代水涨船高,不择手段弄硕士文凭,到了21世纪,就堂而皇之地是博士文凭了。

现任官员的博士文凭不便评说,由落马官员的情况可见一斑。政协委员、中央直属机关党校校长孟学农,2014年3月两会期间说:

“好多贪官都是博士。我抨击不学无术、注水的博士。真想建议中组部把这些博士招来重考一下。”

根据公开报道,十八大后的两年间,副厅(局)级以上落马官员超过100人。其中,博士学历官员至少20人,约占落马官员的五分之一。这其中出名的就有国家能源局长刘铁男、南京市长季建业、云南副省长沈培平,当然还有此前的王立军等。

官员博士多,其实没什么奇怪的,国外也有许多博士官员。以美国为例,奥巴马是哈佛的法学博士,克林顿夫妇都是耶鲁的法学博士。很多高官也都是博士,著名的就有国务卿赖斯、奥尔布赖特、基辛格等。

但和中国的情况有一个最大的不同:奥巴马和克林顿在从政前,就全日制学习拿到博士学位。其他人也是在当官以前,全职攻读博士学位,并且长期在大学和研究机构工作,后来才被招至政府。

比如基辛格,1969年进入尼克松政府之前,已在哈佛大学博士毕业,留校任教18年,从助教一直干到教授。其研究的“均势外交”理论,受到尼克松重视,就此拜将入相,形成世界五大力量中心、中美苏大三角关系制衡的战略政策。

奥尔布赖特获得哥伦比亚大学博士后,长期在乔治敦大学任国际事务教授,后被克林顿招至帐下,成为美国第一位女国务卿。小布什时期的国务卿赖斯,获得丹佛大学的政治学博士后,长期在斯坦福大学执教,并任教务长。

最重要的区别是:好像还从来没有听说过,美国有谁边当官,边在职读博士。

在西方,对公众人物的学位来历、论文抄袭有苛刻的要求,不管是竞选时还是上台后,媒体、公众、政党都在监督。人们可以放过克林顿的“拉链门”,但如果学位有一点问题,一定不会放过。

一个官员连最基本的学位都敢造假,还有什么能让人相信呢?2012年,匈牙利总统施密特因早年的博士论文抄袭,被迫辞职;德国国防部长古滕贝格、教育部长沙万,也先后因博士论文抄袭,学位被剥夺,官位不能保。

而中国的博士官员呢?恐怕绝大多数人都是后学历,一边当官,一边搞博士学位。

比如前南京市长季建业,任江苏高官时,在省内的苏州大学获得博士学位,论文由别人代笔而且是抄袭,还没有答辩。后来又以课题赞助的形式,成为中国人民大学的博士后研究员。季落马以后被曝光其博士后出站报告,也是别人代笔。

最有意思的是云南副省长沈培平,保山师范专科学校中文专科毕业后,这是真的。随着官运亨通,先在党校函授学院获得在职研究生学历,后在北京师范大学自然地理专业获得理学博士学位,5个月后获聘该校兼职教授。

从文科到理科,从专科到博士,从官员到教授,专业任其转换,学位唾手可得,官学两道通吃。要不是贪腐落马,公众还不知道此人之奇。

其实也不奇怪,沈此前在担任普洱市委书记期间,该市就与其博士就读的北师大合作成立了北京市普洱茶研究院,沈亲任院长。

他被调查后,学校方面虽免去其院长职务,但免不去人们对官学利益交换的猜疑。

当然,除了官员的问题,大学在招生管理方面也难咎其责。目前一些学术机构和教授,在招收博士时,会有三种考虑:

  • 有权的,能带来综合资源;
  • 有钱的,舍得花钱,给学校赞助;
  • 有才的,能帮导师干活,给学校申请攀比的项目。

我在北京外国语大学任教授的时候,曾有京外某大学的一位处长,通过朋友找到我,希望引荐打点某位我熟悉的教授,在职读博士,并且伸出一个巴掌,表示愿意出这个数。

我说5千,他含笑摇头。我说5万,他继续摇头。我说难道是50万?他颔首确认。

我扶了扶滑落的眼镜说,为了上一个后学历博士,花50万值吗?

他说当然值,太值了!有了博士学位,他既可以谋求校领导职务,也可以交流到政府当官,综合收益回报,岂是50万能比的?

实在不行搞教学研究,也非常划算。他所在的院校像许多大学一样,鼓励上博士,可以报销10万学费。

拿到博士学位后,他可以和本校谈待遇条件,也可以联系调动或被引进到其他院校,安家费、科研启动费、配套课题费、分现房或拿大额房补,这一切远超50万!

我惊而不呆地说,这位教授不好打点,而且考博士这事不是砸钱就能办成的。

他反问:“难道还有花钱办不成的事吗?不瞒你说,我之前的在职硕士学历,现在的处长职务,都是花钱弄的。有钱能使鬼推磨,皇帝还不打进贡的,只要人找到,钱花到,事就能办到!”

我没有揽这事。两年后接到他的电话,告知已在某校读了在职博士,以后发表文章还请帮忙,保持联系云云。

1990年代后期,我在京做公务员,欲报考博士。时任清华大学国际问题研究所所长的薛谋洪教授说,不反对博士毕业后做官,学生将来做了大官、好官还会引之为荣。

但反对边做官边读博,在中国谁都明白是怎么回事。没有全部时间、精力的保障,心有旁骛,怎么研究?

要读博,先辞职!

为了读博,我辞职了。少了可能的福利分房和稳定的收入,但多了一个学位和内心的平衡,或不平衡。

几年后,我碰到原来的一位同事,升了处长,当年分给他的福利房,十几万买下,现在市值已经几百万。另外,他也正在读在职博士,单位报销学费,争取毕业后升副局。

假作真时真亦假。假币多了,人们拿到真币也会怀疑。骗子多了,碰到好人也不相信。假博士多了,真博士就会被污名化,社会对博士的总体评价在降低。这也是我不愿帮那位处长的原因,不说别的,至少会影响我的名声。

十几年前,我吃住清华园,苦读四载,全职获得博士学位。但当如今大批的官员、富商、明星运作到博士学位,博士在中国像教授(叫兽)、专家(砖家)、小姐一样被变得戏谑不屑时,朋友们有时调侃叫我博士,我会开玩笑回应:

你才是博士,你们全家都是博士。

(支持原创:paypal.me/qiaom 

蔡英文博士学历的三大巧合、双重标准

“同志们辛苦了”该怎么翻译?

男教授面试女生那些事 (看脸看胸外一篇)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