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木

中美故事。不党,不卖,不盲;独立,中立,直立。乔木,旅美学者。

乔木 | 分裂的赵士林,可笑的美学家

师生的知识可传承,风骨不传承。

赵士林,男,美学家,1954年生,中央民族大学65岁退休教授。主攻专业不详,美学、文学、历史、哲学、宗教、政治均有涉猎,在央视等媒体露脸,活跃于微信、微博等社交媒体。近年退休后移居加拿大,出没在推特。

 公共成就: 

1、美学大师李泽厚先生的第一个、也可能是最后一个博士。师出名门,这是他的终身成就。本文最后,有李泽厚先生给他写的一个罕见的序。 

2、2016年出资20万人民币,在中央民大设立奖学金。 

3、就政治和公共卫生问题写过两次万言公开信、呼吁书。 

人格分裂事实: 

1、美学博士、文化学教授,本应言语优雅、以理服人,却经常在网络骂人,不是一般的批评,而是污言秽语的辱骂。 

例1:在“风花雪月”微信群,辱骂夏业良、章立凡教授等人,语音加文字,其言语之肮脏、生殖器之挥舞、伦理人畜关系之混乱,不忍转述。有群友为证。 

例2:微博骂北京电视台主持人董路。以下是2014年媒体的报道: 

主持人董路与民族大学教授就“中美社会的双重标准”掀骂战
(2014年)1月9日,微博掀起一股骂战,微博认证名为知名足球评论员的董路,与中央民族大学哲学与宗教学系教授赵士林,因“中美社会的双重标准”分歧展开一场惊心动魄的骂战,两人粉丝各自站好队形为支持者加油呐喊,微博顿时成为一片骂的海洋。
据悉是赵士林先在微博骂董路,而后董路回击,继而两人陷入激烈骂战,最后还牵扯到董路家人,后央视主持人张斌妻子胡紫薇加入赵士林骂战,让骂战掀起高潮。

赵教授先骂人,后来又把人家姐姐、未成年的女儿牵扯进来。

网络风气就是这些人带头败坏的。

 例3:多次骂观点不同的人群。自认为正确、优越,高人一等,什么话都敢招呼。他要上台,比他反对的人还狠。

2. 私下和网络经常批判中国政治、领导、社会,却在体制内有很多研究课题和经费,研究的正是他反对却叫好的东西。

最有意思的是,给他的同事出版的赞扬中国政治和意识形态的书,写了一篇热情洋溢、高度评价、大力推荐的序,而书的内容,是他平常反对的。 

3. 经常攻击央视等中国官媒,但又以上央视为荣,做过关于历史、文化的讲座。央视下架了他的讲座,又请求大V朋友声援转发,让粉丝给央视打电话施压。

4. 批判攻击中国历史、传统文化,又利用国学热,走穴讲座,鼓吹国学。 

5.对中国政治、经济、教育、体制诸多批判,退休移民后,更是火力全开,在推特、微信猛烈抨击。但是,他从来也没离开过体制,享受着体制的诸多好处,以及中国社会稳定、经济发展、房价上涨的红利。有意思的是一方面唱衰、不看好中国,另一方面却靠在中国发财致富。人卷款到了国外,恨不得中国崩溃了,好证明他跑路的正确。

例1:在微信群里说儿子毕业后留在了加拿大,他在温哥华给买了大房子,退休后也准备过去。 

例2:他在中国有不止一处房产,其中多次给人说起过在北京二环边的广渠门,有一套170平米的复式房,欲出售套现,但时机、价格掌握不好。那套房子的市价应该在2500万---3000万元之间,相当于美元400多万(加元更多)。 

400万美元是什么概念?美国4口之家一年税前收入的中位数是5万多美元,400万美元相当于他们80年,也就是一辈子的收入。 

例3:他65岁从体制内的事业编退休后,从财政领退休金,以他博导教授的身份,每月应有15000元,另有公费医疗,或报销额度很高的医保。 

15000元,相当于2000多美元(在国外可以刷外币,信用卡还人民币)。美国绝大多数人67岁才退休,拿1000左右的退休金,很少有超过2000美元的。各种税费、账单,开销很大,所以不少人退休后,还得继续工作。 

美国联邦最低小时工资7.25美元,资本家、老板都是就低不就高。一些物价高的州涨到10美元左右。以我所在的大华府地区(华盛顿、弗吉尼亚、马里兰)为例,大部分人的工资就是每小时12美元,一天八小时96美元。以100算,一个月22个工作日,也就是2200美元,还要交社安(不含医保)、交税,以及买医保。因为医保很贵,不少人选择不买。 

也就是说赵教授、赵老爷,享尽了体制的好处和中国的红利,拿着至少400万美元现金和每个月2000美元退休金,在国外大骂中国,还嫌我们的姿势没他优美。

可是赵教授,不说你体制内那么多称颂的课题,就说和北外的张西平教授到处宣讲中国模式、中国文化在国际上的影响,我可是聆听过。 

我和他曾是同行、同道,有一些接触。但不像他珠圆润滑、八面玲珑,我是体制内的loser。辞职出国后,忙于生计、工作,基本不上微信和微博,只是在推特自说自话,谈点在美的生活、体验。由于说的话不是他想听的,他多次在微信攻击辱骂我。别人转来,我不理他。后来他在推特又继续攻击我,我也不理。 

我一个自由学者,和被包养的教授较什么劲? 

在赵教授看来,指出美国的社会问题和政策不当,就是反美;说点中国社会的进步,就是大外宣。还是他当年骂董路的套路:美国,只能说好的;中国,只能说不好的。 

君子和而不同,各说各的,不出恶语。 

但是最近,他变本加厉,同时攻击尊敬的李伟东先生和我,而且没有任何根据的猜测动机和背景。

此次疫情,我在中美两地亲身体验比较(1月6日—2月4日我在中国),开始中国有问题,但最后的防护、救治,明显比美国好。躲在加拿大英属哥伦比亚(温哥华)的赵教授,只容你批评中国,不能说美国的应对不力。 

李伟东先生很早就告别体制,在美国从事中美关系的研究,为人敦厚,踏实做事。批评川普的政策,不管对中国还是美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美国的法律也给了批评的自由。只因赵士林喜欢川普、希望他对中国再狠一点、中美关系对中国不利一点,别人一旦批评,他就勃然大怒。

这是典型的川粉。 

至于说到我生活的拮据,这是事实。我年近50,离开体制,拖家带口移美,一切清零,从头开始,当然艰难。但努力工作,总会好转,过上想要的生活。

目前是不敢和坐拥财富的赵老爷比,遭他鄙视也坦然接受。 

只是里外通吃的赵教授,当你指点江山、痛斥昔日同道的时候,可曾想过我们之所以不回应,是因为要努力工作:养车(每年的保险、车税、年检、尾气检测、注册费)、养房(每年的房产税、物业费、房屋保险费、设备延保费)、水电气网手机费、孩子3点放学后的文艺体育训练费,以及交社安、税,考虑买什么样的医保,哪有时间搭理赵老爷您。

您有吃有喝,两头通吃,吃相难看。 

对了,别人为什么60退休,赵教授65岁才退休?有人说他是博导,可以延迟退休;有人说他是领导干部,曾任过民进中央委员、文化委副主任一职。

不像共产党还有很多农村和基层的党员,民主党派都在城市和知识界、工商界的中上层发展。担任民主党的领导干部,更是要和执政党紧密合作。赵教授老是批评既得利益者,不知他算吗? 

这点还真不如他老挂在嘴边的导师。李泽厚先生30年前因政见不同来美,可没像他的学生一样两头通吃。开始他像我一样拮据,也保留了文人的傲骨,即使是金庸先生资助6000美元(90年代初的钱),也坚辞不受。 

李泽厚先生估计也想到他的学生会借用名头,所以当年为赵士林同学写了罕见的序:

这才是,师生的知识可传承,风骨不传承。

(支持原创:paypal.me/qiaom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