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名字的桃子

我是一個普通的大學畢業生。這二十三年,我沒有為我的人生堅持過甚麼,現在,我想為自己留下些甚麼。 不定期分享散文、影評、心得,以及一些雞毛蒜皮的事。

《小丑joker》── 非成魔之路,而是覺醒之路

發布於
圖片取自網絡

2019年,相信就算不看DC出品的英雄系列電影的人都會聽過《小丑joker》這部電影。《小丑joker》為DC創下第一部破10億美元票房收入的R級電影記錄,在缺乏中國市場支持的情況下,《小丑joker》依然憑著自身的魅力和吸引力捲起一波話題。有看過DC英雄系列電影的觀眾對於小丑這個角色應該不太陌生,是為bat man的宿敵。這次《小丑joker》之出色為DC圈起不少粉絲,接下來就讓我們深入探討劇情吧!

1980年代,高譚市正值經濟蕭條之際,失業率高企,生活環境惡劣。主角Arthur志於成為一個為給人們歡樂的脫口秀演員,他為了生活,在大城市中找了一份小丑的工作養家。在電影中,他面對生活的打擊,加上自己的原因,終於成為一個對社會絕望的人。不少人第一個觀後感都覺得《小丑joker》帶有反抗和抑鬱的感覺,電影中的主角──Arthur面對人生一次又一次的打擊下,最終成魔。以下的文章主要分析電影的細節,較少分析劇情含義。由於文章內容繁多,故本文分為三個部分:Arthur成魔原因、Arthur殺人原因與電影核心思想。本文篇幅較長,大家可以選取有興趣的部分閱讀!

Arthur成魔原因(以下排列按照電影時間順序):

  • 不能自控的笑聲

在電影中前部分,Arthur對著社會福利局社工大笑,不少人都十分不解,直到Arthur在巴士上向一位媽媽解釋才真相大白。原來他患有一種怪病,可能是源於大腦受損或神經系統疾病,他會偶然失控大笑,這種大笑並不能自行停止。當Arthur病發時,他雖然是笑著,但他的表情卻像在哭,這令人無奈,更是可悲,Arthur只能用笑聲來代替哭泣聲。這個角色設定,大大增加了這個角色的深度。

Arthur的職業是一名小丑,他的職責是帶給人們歡樂。雖然如此,當人難過時,難免都會展露出悲傷的心情,但對於Arthur來說,哭聲卻是多麼的罕有,他的所有悲哀都化為無奈的苦笑聲。面對社會的打擊和不公,哭泣雖不能改變任何情況,但能為人帶來重新振作的動力。然而Arthur不但哭不出來,更是討厭自己的笑聲,因這個笑聲為他帶來自卑,作為一個小丑卻討厭為人們帶來歡樂的笑聲,這是對於自身職業的矛盾,更是Arthur對於自身的矛盾,因為我們都知道笑聲對於想要成為脫口秀藝人的他是多麼的重要。這不單是觀眾對於他的笑話的認同,更是觀眾對於Arthur的肯定。

  • 被人解僱並被同事推卸責任

職場政治十分可怕,特別是本以為是雪中送炭的同事,最後卻發現他背地裡插自己一刀。Arthur在工作時被人欺負,他的一位同事聽聞後便送Arthur一把真槍用以保護自己。未料到Arthur在一次工作時不小心跌落這把真槍,最後那位好兄弟指這把槍是Arthur拜託自己代購的,Arthur因此被解僱。失去工作、不聽解釋的上司並被同事背裡捅刀的Arthur第一次被人背叛,燃燒起他的第一把覺醒之火。

  • 社會福利局社工的不聆聽

Arthur有精神疾病,以前更進入精神病院接受治療,出院後要定期去社會福利局找社工。電影中,Arthur與社工有過兩次交談,談話中更是給予不少提示讓我們更清楚Arthur的性格。

Arthur:是我想太多,還是這世界變得更瘋狂

社工:是挺瘋狂,大家都很困苦,窮困潦倒,找不到工作。這年頭生活不容易

Arthur:(露出微笑)

Arthur:我把這個當成日記,不過也是笑話筆記本,寫下笑話或是有趣的觀察,我說過我想當一個脫口秀演員

社工(揭開日記本):不,你沒有

Arthur:我想我有

社工(看著Arthur的筆記本):「我只希望我的死比我的人生更值得」

Arthur:(露出微笑,但想抑制自己不自覺的微笑)

社工:找人談話對你有幫助嗎?

Arthur:我被關在醫院裡感覺更好

社工:你有沒有想過你為何被關起來?

Arthur:誰知道

Arthur:或許可以叫醫生多給我一些藥?

社工:你已經吃了七種藥,或多或少都會有一些效用吧?

Arthur:我只是不想一直這麼難過

第二幕

Arthur:我前幾天在電台聽到一首歌,唱歌的人說他叫嘉年華,

社工:Arthur

Arthur(露出微笑):那太好笑了,因為那是我的小丑的藝名,直到前一陣子,大家都把的當成空氣,我都不確定自己是否真的存在

社工:Arthur,我有個壞消息

Arthur(微笑消失):你沒有在聽,是嗎?你從沒在聽我的話。你只是每週問相同的問題:你的工作如何?你有沒有負面想法?我的腦裡都是負面想法,但你從來都不聽。我說我這輩子都不清楚我是否真的存在,但我現在很確定,因為人們開始注意到我

社工:他們裁減資金,我們下星期要關閉。市政府大幅裁減預算,包括社會福利局,這是我們最後一次見面。

Arthur(露出笑容) :好吧

社工:他們亳不關心你這種人,(Arthur笑容加深),以及他們也不關心像我這種人

在這個社會底下,這種瘋狂的生活令人思想改變,原應安撫人心的社工對於生活亦失去希望。面對這個狀態,Arthur十分明白這個瘋狂世界,他不禁露出會心微笑。這一笑,是因世界的瘋狂,亦因世道的可笑。每人每天都在生死徘徊,找不到食物便餓死,人命變得一文不值,所以Arthur不望自己對他人有貢獻,只希望他的死比他的生存更有價值。在這初啟的一幕便可看到Arthur並沒有與社工有真正的對話,兩者一直保持無效對話,Arthur認為對話沒用,社工則是想說自己想說的話,人人都只想說自己的話而不想聽人說話。在這簡單的兩幕中,我們可看到Arthur本身抱有抑鬱的心理,對於生活是懷著絕望的。他由於欠缺人的認同以致他的虛無人生觀。在這世道下,他沒有朋友,沒有知己,就算是母親也不太常有交流,自己猶如孤獨一人在世界求存。當一個人生活久了便會懷疑自己,然後是懷疑整個世界,最後是懷疑全部,漸漸分不清甚麼是真實和虛幻。然而,地下鐵殺人案令人開始關注他,他的存在得以證實。Arthur作為社會上的少部分人,因殺害社會中層人士引起社會討論,這導致他後來作為「Joker」出現在人們的眼前。

  • 觀看到自己的表演被取笑

母親受刺激入院,Arthur在醫院陪伴左右,他在電視機中觀看他最喜歡的脫口秀節目─《莫瑞·法蘭克林現場秀》。在節目上,他的偶像Murray Franklin取笑Arthur之前參與脫口秀俱樂部的處女秀表現。因Arthur在表演時病發失控大笑。Murray直指Arthur是一個笑話(check out of this joke)。起初Arthur以為他的偶像是在欣賞他的表現,後來卻發現Murray是在取笑他的表演。對此,Arthur十分憤怒,因為他曾幻想他與Murray有一段歡樂時光,Arthur以為Murray會認同自己。Murray對於Arthur來說,不單是偶像,更是一個愛自己的人。Murray的揶揄對Arthur來說是巨大的打擊,一個支持自己的人突然在很多人面前說自己的笑話,不管是誰都是一個很難接受的事。對Arthur來說,更是如此。

  • 發現自己的身世

Arthur在資料中知道他的確不是母親的親生兒子,他在小時候曾被母親的男朋友虐待,而母親卻視而不見。男友的虐待令Arthur頭部受損,導致他的腦部疾病。母親的欺騙絕對是壓倒Arthur的最後一根稻草,亦是Arthur內心的最後一道防線,因為母親是Arthur存在的第一因,而母親的謊言完全推翻了Arthur的世界觀。在電影一開始,Arthur和母親一起觀看節目時便可知道他對於母親的愛:

Arthur:我知道那是甚麼感受,Murray,自我有記憶來,我就是一家之主,我把媽媽照顧得很好。
Arthur:她常常告訴我一定要裝著笑臉(She always told me smile on a happy face),她說我有個使命為世界帶來歡樂。

母親希望Arthur為世界帶來歡樂,於是Arthur的乳名叫Happy,他的工作是小丑,他的理想是成為脫口秀演員,他的一生都是在想如何為人帶來歡樂,但母親的謊言完完全全地推翻了他的存在目標,他的人生才是最大的笑話。所以Arthur(Joker)在殺害母親時說:「我曾認為我的人生是一出悲劇,現在才發現,其實是一出喜劇。」

Arthur殺人原因:

  • 地鐵三人黨:侮辱和難聽的歌聲
Joker:我殺死他們因為他們很噁心,現在人人都很噁心,令人人都瘋了
Murray:你瘋了才殺他們,是嗎?
Joker:他們唱歌走音才被我殺死的(they cannot carry a tune to save their lives)

地鐵三人黨唱的歌是Judy Collins的《Send in the clowns》,以下為部分歌詞:

Isn't it rich?

Are we a pair?

Me here at last on the ground,

You in mid-air,

Where are the clowns?

Isn't it bliss?

Don't you approve?

One who keeps tearing around,

One who can't move,

Where are the clowns?

There ought to be clowns?

Send in the clowns在網路上找到兩個意思,其一是馬戲團術語,是為有意外發生時叫小丑們進場,用以分散觀眾的注意力;其二為源自莎士比亞悲劇,當劇情走向悲劇時,小丑進場以令劇情歡樂一點,而小丑進場後會推快劇情發展。在筆者看來,兩個解釋在這個情景下都相當合理。看到這個歌詞時,不難令人相信是在隱喻Arthur和Joker的關係。特別是被斜體的幾句,看著像是描寫Joker被Arthur所抑制著,地鐵三人黨唱完歌後模仿並圍著Arthur大笑,這場面就像一堆小丑在表演。在被三人欺負之際,Joker用左手持槍如歌名般進場。三人猶如Arthur在心中最後的良知,壓榨Arthur,迫使Arthur把Joker釋放出來。殺完人後,Arthur躲在公園的洗手間,與Joker融合為一。

  • 暗戀對象(形式殺害):自幻想中覺醒

電影剪輯令觀眾產生一個錯覺── Arthur殺害他的幻想對象。然而在受訪報導中,導演Todd Phillips肯定地回應:「Arthur沒有殺死她,作為電影製片人和作家,我會說他不會殺死她。」雖然我們知道鄰居並沒被殺害,但Arthur的確在她家中舉起他的手槍,把她從心中殺死了。Arthur與鄰居的戀情本是安撫Arthur的存在,是Arthur生活中其中一個依歸,亦是Arthur對於生活的一絲希望。但獲得身世真相的Arthur知道自己人生大部分都不是真實的,他的人生都活在母親的謊言中,他對於生活的看法從根本上被推翻,於是不再抱有希望,決定要面對現實,不再欺騙自己,所以從心中把暗戀對象殺死了。

  • 媽媽:被欺騙和童年時的反擊

從前面分析,我們知道Arthur因被家暴而導致他的腦部疾病。他殺害媽媽是為報復,亦是反擊。

Arthur:你從沒告訴我,我忍不住大笑是一種病。我的身體一定有病,但貧窮才是真正的病
母親:Happy
Arthur:甚麼快樂,我一輩子都沒有快樂過。你知道甚麼才是好笑嗎?你知道甚麼才會讓我笑嗎?我曾以為我的人生是一出悲劇,但現在才發現,是一出喜劇。

勇於面對現實的Arthur完全改變了他對母親的態度,因此時的他不再是之前的Arthur,而是已與Joker融合的Arthur。他對於母親不再敬愛,因為他知道母親並不愛他。他對著母親說的話有了不少深意,筆者將在後部分深入探討。

  •  偶像:對希望的滅絕

Murray是Arthur的偶像,亦是他的目標。可是,Murray播放並取笑Arthur的脫口秀表演片段。這對Arthur來說是巨大的打擊。在Joker殺害Murray之前,他問Murray想不想要再聽一個笑話,然後就一槍打死了Murray。這個「笑話」反映了Arthur對於世事的看法─荒誕,正因荒謬而顯得好笑,正如Arthur在節目中說的另一個笑話。特別的是,Arthur在彩排時設計的橋段是自殺,而到節目時則是Murray。筆者認為Arthur的確想自殺,因為他本來對於世界就是抱著負面看法,相比生活,他更想他在節目的死換來討論度,但Joker不是,他的眼中沒有秩序,所以他有勇氣殺人,當Joker把Arthur整個人生最大的崇拜殺死後,Arthur完全由自身人生掙脫出來,因為正如他所說:我已經豁出去了,沒有甚麼可以傷害我。

電影核心思想:

  • 人生的真諦
Arthur:「我曾認為我的人生是一出悲劇,現在才發現,其實是一出喜劇。」

在Arthur墜入魔道的時候,他曾經說過:「我曾認為我的人生是一出悲劇,現在才發現,其實是一出喜劇。」對於Arthur來說,他的一生遇過太多壞事,他這輩子好像從來沒有被人肯定或認同。在整部電影中,我們只看到別人打擊他、背叛他,而給予Arthur溫暖的人們都是他自己幻想出來的。所以Arthur曾經以為自己的人生是一場悲劇,但當他失去對人生的所有希望後,他才發現其實這才是人生,他之前覺得生活困苦是因為他對自己的人生抱有希望,當他不再期待他的一生時,他便不懼怕任何事情,甚至對於現實的打擊覺得可笑。筆者認為對於Arthur來說,他一步步看似走入深淵,但其實他才是把生活看得最清楚的人。著名喜劇演員卓別林亦曾說出相似的話:「人生近看是悲劇,遠看是喜劇。」很多人活在當下時會覺得壞事為自己帶來負面影響,但歲月增長後,卻會感謝那些磨難讓自己成長。經歷許多事情後,Arthur發現人生的真諦,他說道:「他們覺得我們會像聽話的孩子只坐在一旁默默承受,而我們不會翻臉發惡。」Arthur明白像他這樣的低下階層對於他人來說,是毫無價值的。在社會上,有能力的人都想成為社會上流的人,而社會低端人口就算消失了也沒有人發現。但是,一旦這些社會低層人士憤怒起來,他們將帶來翻天覆地的結果,因為他們已經沒有甚麼可以失去了。在《小丑joker》的最後,Arthur的一槍牽動了這些低端人口對社會的不滿。Arthur的生命在這一刻不再是屬於他一個人,而是屬於整個族群,他變成了那些人的領袖以及精神象徵。在電影中的最後,他終於在這群被社會拋棄的人們中找到自己的歸屬感。

  • 可變的真理
Arthur:「喜劇是主觀的,Murray。大家不都這樣說嗎?你們全部人對你們的體制無所不知,由你們來決定甚麼是對與錯。同樣地,由你們來決定甚麼是好笑與不好笑。」

在電影中,我們都看到Arthur明顯的性格轉變,他的轉變反映了一件事,就是社會上流人士決定社會正義的定義。在不同國家,都是由高知識份子訂立社會的秩序,但這些知識份子會隨著每一屆政權而更換,所以社會規則並不是一成不變。當人們失去文明或是社會墮落時,這些規則或會被人否定,所以並沒有哪一條規則是必然存在的。在《小丑joker》中,Arthur認為那些文明人是在假裝高尚,當自己受到傷害時,他們隨時會反過來傷害別人。在資本主義下,每個人在面對難關時都想獨善其身,為了保全自己更可背叛別人。在電影中,Arthur猶如與一群戲子一起生活,不同的是,Arthur化上了小丑妝,把真面目掩蓋起來,而那些文明人則把他們的真面目放在內心裡。

在整部電影的安排下,我們可以看到Arthur是被現實迫害才走上這一步。雖然如此,但筆者還是要提醒大家要遵守法律,即使法律或會因時勢而變,但唯一不變的是我們內心的良知。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