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夕夜聊天帖

每日一问

ChengXiNan

你要知道,大陆对自然疗法与其他替代疗法的笃信,已经侵犯到人的生命健康,许多小孩因为家长的一意孤行健康受到损害。(中药/中成药、不打疫苗、对西医的不信任/西医本身能力参差不齐、无根据用药)

ChengXiNan

中医是文化,西医是科学。所以偶尔喝凉茶吃药膳(常规中药)不会排斥,但如果涉及到关乎生命安全的事宜(疾病治疗、用药、疫苗、手术)千万不能让步。

在线问答|胡泳:中国互联网二十年

ChengXiNan

第二个问题。关于硬件同软件于教育上的投资(或许会有涉及到STEM教育的问题),您认为教育主管方和涉及到教育的社会各界,该如何缩小数字鸿沟?其他国家有无实例可参考?提出此问,是因为联想到中小学时本地与北京、江浙两地区间在教育上的差异,如数学实验室,利用专用程序辅助学习几何代数问题,江浙地区新世纪初开始全面推行,而本地顶尖高中几年前才刚引入。还有关于个人计算机及互联网的操作,特别是江浙,当上述两地的同龄人已开始运用各类软件甚至尝试编程时,我们许多人只会打游戏,仅会操作少数软件,有关编程的内容直到高中才接触。当看到关于人工智能的教科书率先在上海出版时,我感到深深的寒意,觉得差距如果不靠外界的帮扶,那么同龄人间的差距就不再只是经济了。

ChengXiNan

胡老师您好。第一个问题,有一种说法是,互联网是现实社会的延申,我们可以从各国不同的互联网环境中窥见其现实社会的一部分,请问这种说法是刻板印象还是已经得到明确支持的观点?

【線上問答討論主文】群起來造屋:社會住宅制度的社區政治過程

ChengXiNan

感觉挺像重庆市区的公租房——住满五年就得决定是该搬离、续租,还是以低于市价的价格买下来(出售也像香港的居屋一样须补地价)查到的数据是,重庆市区的公租房目前占全市住宅的5%左右(2017年公租房社区有15个,计35万户、90余万人,如果算上其他有政府资助的房屋,人会更多些),学校旅行在重庆做实地调查时就去过一个公租房社区,觉得跟香港的公共屋邨差不多,交通尚可,有其他基本的公共服务设施。不是很清楚台湾的类似住宅,是以向香港的屋邨的社区化发展模式,还是直接建在成熟社区的单栋楼宇?居住质素如何?(屋内设施、是否有充足光照、是否干燥、周围商业交通娱乐设施是否方便,等等)

《瘋狂亞洲富豪》(Crazy Rich Asians):幾則隨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