猴子kk

本本分分读书仔

沙士的弟弟

有一件小事,在这两个多月的宅家日子里,我没从未想过我会多次想起那次和朋友的一段对话,或者说只是那句话。

两个多月前,1月15日,仍清晰记得是周三,因为那周是我假期以来第一次认真开始计划听CFA课程。从12月22日回家后每天浑浑噩噩地过日子,美名其曰“乐学”,快乐地毫无计划地学习,而后果就是毫无效率地在学习。考试一日日逼近,硬着头皮做了个每天刷四堂课的计划,目标是过年前把已更新完的课程学完,并做完相应的习题。所以那个周三是唯一一个从看似可以完美执行的计划表中留出来见朋友的日子。

我和那位朋友是高一同学,大致上次见面还是大一的时候了。见面一整个大下午,聊了许多,更多的是关于留学、就业。那时候对两人来说还算早,还处在等offer的阶段,对话中有着对未来的希望。

那天中午吃的是酸笋番茄牛肉煲,尽管那是经过多番“讨论”才勉强做出的决定,但是我还是非常满意,因为我爱酸笋,酸笋是家乡的味道,开胃美味。如果非要说不尽人意之处,大概是店铺环境?可我又自认为不太在乎店铺环境,可是那天总觉得不太开胃。可能两人聊得太过“火热”,汤底烧焦导致整锅的味道都不太好了。后来去买了奶茶喝,还买了好吃的板栗饼,然后就几乎坐在河边的木椅上聊了一个下午。

临走的时候,我突然想起前几日看的一篇推送,说的是某种新型冠状病毒的序列检测出来,与沙士病毒相似之类的。我不记得是否提过这个病毒导致生病的事情,印象中貌似那几日有在武汉的朋友发过因家人还天天搭地铁而担心生病的事情。

朋友说她没有留意这个新闻。我对她说,推送说了不用担心,只不过是沙士的弟弟而已。我说话通常是比较谨慎的,后半句没说出,沙士都过去了,这没什么事的。

“不用担心,只不过是沙士的弟弟而已。”

是啊,我在这两个多月的宅家日子里,因为远离疫区和大城市,所以没有算得上活在担心自己生病、生病传染给家人的真正恐惧中,我被保护得很好。

还记得大概是两三天后,微博上开始出现比较多的人开始呼吁“戴口罩勤洗手”时,我开始转发给父母这些消息,并且想提醒经常去菜市场的外婆出门要注意防护;转发给要坐高铁从南方回父亲老家沈阳的同学,想让她也注意防护,毕竟生病也不好受。但是在口罩还未脱销时,我也没有主动去买口罩,大概是自以为不出门远离疫区,病毒会过去,还打算着年后就回学校学习以及找实习。

后来我想找回那篇推送,但是想不起到底是怎样遇到那篇推送,就算了。

有点可笑的是,在那天回家的公交上,我还谨慎地不敢大呼大吸。可是,那时候我并不知道呼吸道传染病正确的防护方法,大概是人的本能?

两个多月过去了,在病毒爆发和网络信息爆炸时,通过浏览网络上的各种防护手册,我算是知道了要怎样才算做好防护保护自己。大概是武汉封城后一两天,还没过年时,一家没带口罩从外面回家,在快进入家楼下大门时爸爸细声说,“怎么办后面跟着人也要一起进来了,要一起和他们坐电梯吗”,最后是全部人一起进了一部电梯。后来到家后,爸爸深吐一口气,说从未觉得这电梯那么久。再到后来,大概是出现比较多关于气溶胶的新闻时,出门扔垃圾也要戴好口罩,回来后也认认真真洗干净手。

两个多月过去了,也算是见证英镑从9.2跌至8.1、10天内美股四次熔断、英国首相约翰森确证新冠肺炎。看到微博上有人调侃道,约翰森康复后或将成为全球唯一一个可自由跨越各个国家的国家领导人。说实话,在看到英国群体免疫的新闻后,我有天脑海中也冒出个危险的想法“我也想要免疫”。

两个多月过去了,4万、8万、10万、20万......根据Johns Hopkins University实时发布的最新统计显示,全球感染新冠病毒的人数累计723,740人,死亡总人数34,018人,累计治愈人数为152,042。Johns Hopkins University提供的疫情地图上的大大小小的红点让人揪心,正如新闻说的“比起欧美,让人更担心的是经济和医疗状况更差的南美和非洲”。

两个多月过去了,我胡思乱想了很多,当然这其中也包括有时会想起“不用担心,只不过是沙士的弟弟而已”。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