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icaLee

文字工。

行動麵包車廣播,好久不見的時代之聲

最近傍晚時分,有時聽到行動麵包車的廣播聲,那是好久不見的聲音,驚喜的令人放下一切專心聆聽,想趁著短短幾秒捕捉童年的片段。猛然想起該找一下錄音筆時,聲音已漸漸遠去。後來乾脆把錄音筆備好放桌旁,今天傍晚,那聲音再度出現,終於被我錄下,真是充滿美好回憶的時代之聲 (眼角泛淚)。

行動麵包車叫賣

容易激起人回憶的是味覺,還有聲音。我的童年麵包車回憶,既有味覺又有聲音。我想起小學放學後,和許多小朋友一起跟在那部緩慢沿街行駛的麵包車後。老闆打開後車箱,彷彿開啟一個巨大禮物盒,孩子紛紛探頭,眼光掃射一層層的麵包,想著今天要吃什麼。是蔥花美乃滋麵包、雞蛋沙拉麵包、還是洋氣十足的三明治?螺雷仔麵包到底要拿鮮奶油還是巧克力口味的?高級一點的是奶油蛋捲,一個15元,這算是孩子間的貴族美食。零用錢不多的小孩,還有圓形甜甜圈跟長形的甜甜圈可選擇,一個只要五元。

螺旋麵包,當時通稱螺雷仔,吃法分成兩派,大家是先吃尖端,還是末尾呢?我哪派都不是,先吃外圍,把邊緣的麵包體啃完了,再逐步趨近中心精華地帶,大把奶油夾心塞進嘴,做個完美的結尾。

當年便宜又萬年不敗的經典是克里姆麵包,油亮的圓形麵包,中間一個環,包著香甜卡士達醬,先拿在手上旋轉觀賞,哼著奇怪的自製歌,「甜蜜小太陽,讓我一口一口把你吃下」。處置手法跟螺雷仔一樣,先攻佔外圍再突破核心,最後大口咬下淪陷的奶油精華區,一場成功的美味佔領行動。

當年家裡開雜貨點,店裡就有賣麵包,但是自己追來的麵包才好吃,那種滋味多了情懷。

多年不見的行動麵包車叫陽光麵包,我本身就喜愛這家店的麵包,陽光麵包店位在一小時車程的市區,不知什麼時候開始,行動麵包車開始出現在鄉下。我喜愛這家麵包的原因在於它的簡單,在過多行銷故事、口味與包裝過度繁複的新美食主義浪潮下,它保有質樸復古的風味。我最愛的口味是基本款奶酥麵包,簡單的圓形麵包體,只夾著一層薄薄的奶酥。沒太多工法與過多行銷故事迷惑人的味蕾與感官,只需搭配黑咖啡,就是簡單的大人之味。simple and vintage.

每次聽到陽光行動麵包車的廣播聲,立刻暫停工作與所有思緒,專心聆聽,彷彿是聖詩或教堂鐘聲,藏在內心的深層感動隨著聲音一同蕩漾。當聲音逐漸遠去,想起那遠去的童年,想起那些消逝的行業、味道、物品、聲音、人,總有些淡淡的哀傷。但不知哪天的傍晚,陽光麵包車又來了。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