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icaLee

文字工。

勞動節的驚艷與驚嚇

連假一到,住在熱門鄉鎮的我就想逃到一個安靜閒適的地方,這是一個重度觀光恐懼症患者的淨化儀式,儀式沒做好,恐併發焦慮、憂鬱、焦躁不安等情緒。

陰天帶點細雨的下午,開車越過縣界往北邊走,特地挑了人車稀少,只有在地居民會走的鄉間小路。讓大家看看台灣東部大米倉目前的模樣,沒有陽光照耀,剛施過肥的稻子仍翠綠,遠方的山與山嵐宛如水墨。

換個方向望過去,一路無車。這條小路的美,不輸給我家鄉那條爆紅後佈滿觀光客與非法四輪車的伯朗大道。不過,現在我已經學會一個道理,若真愛它就不要宣傳它。這也是我雖住在觀光區,卻不願意碰觀光題材的原因。

一個下午的短暫漫遊後,走往家的方向。進入家鄉地理行政區域後,看到一個矮平房。自從碰過不良鄰居後,我知道別和鄰居共用牆壁的重要性,牆上貼著「售」的獨棟矮平房立刻吸引了我。獨棟別墅買不起,簡單的小平房總可以了吧?先給大家看看外觀。

我無法將整棟房納入手機的景觀窗,再往後一步,我就會掉到田裡。

進一步看,保留著我喜愛的東部鄉村古樸風。但屋況不怎好,若不花錢大翻修無法安居。上面的傳統水泥瓦片,就我所知,全台已經很難買到,幾乎沒有工廠能製作了。

撥了牆上留著的聯絡號碼,房仲一聽來意立刻客氣寒暄,大致介紹了一下:地坪129坪,一坪8.8萬,總價1135萬台幣。

「什麼!!!!!」 房仲彷彿聽見了我內心的驚嚇。有點不好意思的說:「這是屋主開的價啦,可以再談談。」

(可是就算價格折半,我還是覺得高得不合理。何況這屋或整修或拆掉重蓋,都至少還要幾百萬)

這裡是全台灣最窮的縣,一個因為觀光紅起來的鄉,能紅多久還不知道,但房地價已經喊到相當縣內最大城市市中心的水準。這張照片,只是讓大家親眼見識一下現實。

這棟老平房位在鄉內發展較落後、地價也偏低的區塊,非黃金商業區,但離車站近 (小鄉其實哪裡離車站都不遠),或許「離車站步行xx分鐘」多少能吸引都市來買家吧!

屋子另一角度的照片,窗與屋簷的線條都已軟曲,顯出頹圮的跡象,雜草叢生,門口還用水管擋著。各位,開價1135萬台幣。

想到一位朋友剛在台東市區最昂貴的文教區段買下一整層新公寓,外加帝王級景觀,約一千九百萬。笑著告訴我樓下還沒有買主,問我要不要考慮。心想,全台最小的都市,就算是高級地段,價格未免太高。現在被這鄉下老屋的喊價震撼到,突然又覺得朋友撿了便宜 (等等,這樣想不對吧)。

另一位朋友,為省房租住在老舊住宅區,被鄰居半夜的瘋狂狗吠氣到發下豪語,說他要努力賺錢變土豪,在高級地段買下一大片空地,什麼都不做,光蓋一間鐵皮屋,養幾隻狗,搞得又吵又髒,拉低房價,變成另一個惡鄰,報復這個噁心的資本主義社會。

但現實是,他跟我一樣,就是個文字工。

無論生活怎麼讓我們崩潰、怎麼做美夢逃避一下現實,社會仍舊用著我們無法力挽狂瀾的方式繼續運轉。安徒生「賣火柴的小女孩」是個老童話,卻又像個預言,再這樣玩下去,不知道未來有多少人是幻想著火雞大餐帶著微笑凍死,或許最後一刻還懂得笑的人,算是幸運了。

之前@風翔萬里發起「我話我鄉」的活動,大家都帶著開心或感動的語氣介紹家鄉的美,發現只有我用負面角度寫著自己家鄉。我想過,家鄉紅了起來開始抱怨想要圖個寧靜是否太過矯情,就好像女明星到處嚷嚷想要當平凡人。我現在又認真的想了一下,不,這不是矯情,一個喊到1135萬的舊平房,是許多在地人面對的現實,一個努力工作一輩子仍負擔不起一個房的哀愁。一屋二人三餐四季,越來越難。

於是,抽空去真正的淨土走走看看,看看忙碌的農民,看著那些僥倖沒被投資客看上的真正淨土,讓我相信土地除了用來滾錢,還有真正願意在土地付出勞動與關愛的人們,這才是真正的勞動價值。

望著一整片稻田,餵養整個台灣,感動回來了。一棟屋,好難,吃碗米,總行。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