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llyZhang

精神上永远是全球公民。

我们愿意把难民带回家吗?

發布於

(原发于公众号“疲浪主义”,2019年3月23日,此为备份)



“你觉得伊斯兰不邪恶那你愿意把难民接回自己家吗?“


这句话每隔一段时间都会被拿出来问我们这种所谓”政治正确“的”左派“,在大部分中国网友眼里,我们也是”愚蠢“”伪善“”圣母婊“的代名词。

如果我们回答”不愿意“,他们喜笑颜开,认为揭开了我们的伪善面目;

如果我们回答”愿意“,他们会说这是假的,我们只是慷他人之慨;

​然后我说:我去过很多伊斯兰国家,我有很多穆斯林朋友,我曾经在穆斯林家里住过,我也在我家的沙发上接待过穆斯林、基督徒、犹太人,甚至一个印度教徒。

他们说:那是你一个人而已,那是你还没被伤害而已,那是你运气好而已……


太累了,这是一件永远无法证明或者证伪的事情,于是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被拿出来说一遍。


现在好了,我们国内长期煽动种族仇恨的极右翼媒体”观察者网“今天很开心,因为他们发现了同样长期煽动种族仇恨的极右翼媒体samhällsnytt做了一件伟大的事情。

samhällsnytt在街上采访瑞典人,问他们是否支持接收难民,人们都回答支持,问是否愿意把难民接回家,人们都回答愿意,然后这个时候旁边出现了一个高大的男人,问说这个男人叫阿里,你愿意现在把他带回家吗,人们纷纷表示今天不方便等等。


这个视频在国内和国外的互联网上都嫌弃了右翼分子的高潮,一波又一波的”白左“”伪善“”口是心非“”慷他人之慨“的评论以一种“你看我早就知道了”的姿态出现在评论转发区。

来去之间亲自转发并配文“这……”。目前转发4000多,数字还在上升。

不是,我就没明白,劳驾各位动动手指去查一下这个samhällsnytt到底是个什么货色很难吗?


我这两天本来在写新西兰枪击案的后续,我艰涩地查资料,反复删减和组织内容,我希望在这篇文章里面讲清楚凶手宣言《The Great Replacement“大置换”》里面的“大置换”阴谋论为什么是有问题的;基于民族/种族/宗教的彼此对立为什么从根本上就是有问题的;还想试着解释伊斯兰和恐怖主义之间其实并不紧密的联系到底是怎么兴起和发展的。

但是今天看到这条视频我真的实在是太生气了,生气到没办法玩游戏,没办法停下来继续写文章,生气到除了骂人之外不知所措。



以下是我单方面所认为这个视频的问题:


1)所有街头采访类的剪辑都不能作为一种事实参考。

如果只是为了娱乐,街头的采访视频可以一看。但由于这种视频本身就是编辑产物,通过对问题设置、对象选取、后期剪辑的有机控制,呈现出来的内容差异可以非常大。

举个简单例子,我可以在街头采访1000个人,问他们是否喜欢吃鸡蛋,当中肯定有喜欢的和不喜欢的。

如果我把所有回答不喜欢吃鸡蛋的对象都剪辑成一个视频,那么这个视频我就可以用来证明“中国人都不喜欢吃鸡蛋”,然后作为一个没脑子的傻逼媒体,我可以合理推论说:最常见的优质蛋白都不喜欢吃,难怪中国人体质差,如果学习西方人每天早上都吃鸡蛋,国民素质肯定突飞猛进。

当然我同样可以把所有回答喜欢吃鸡蛋的对象都剪辑成一个视频,用来证明“中国人都喜欢吃鸡蛋”,那么作为一个傻逼媒体,我的结论就是:看见了吧,过度摄入鸡蛋,难怪中国人胆固醇的健康问题越来越严重。

明白了吗?用同样的手法我们也可以炮制出一条视频是所有接受采访的瑞典人都把高大威猛的阿里穆罕默德带回家了,只不过我们没那么无聊而已。

这种视频到底有什么意义?看的人稍微动过脑子吗我就问?


2)把系统性安置难民的问题直接等同于带难民回家,这是一种极其缺乏现代政治常识的概念偷换。

很久之前听朋友说起过一个片段,大概是他和美国朋友讨论起美国控枪的问题。在中国人看来,如果要控制枪支,那不就是政府下定决心的问题嘛,只要决定下了,然后收缴全国枪支不就完了。对方惊了,这不是侵犯公民私人财产吗?

如果真的要在美国控枪,枪支应该怎么回收呢?那当然要政府出钱把市场上流通的枪支都买回来。不然那不是在抢劫人民吗?我合法买的枪凭什么你说拿走就拿走。但是回收枪支的价格如果太高,就会有人加大马力生产枪支拿来找政府赚钱;如果回收枪支的价格过低,就会有人觉得太亏而不拿来换。

私有财产是有明确界限的,如何在私产体系下进行回收才是难点。

现在感觉出一点问题了吗?

现代国家体系下,哪一个政府敢说出我安置难民就是要让难民住进公民家里的?哪一个政府敢把政策设定成这样?难民安置是一套系统性的政策,没有先例可循所以各种手段都在探索,既要考虑合适的安置区,也要考虑不同文化之间的融合问题。

一个支持接收难民、主动当难民接收营志愿者、帮助边缘文化融入社会主流文化,但是因为不愿意分享一室一厅的私人领域所以拒绝在家里接收难民的左派,也需要接受群嘲吗?什么时候做一个稍微抱有善意的人都需要面临这么高的代价了?

当然了,不接收总是最轻松的,从来舔富凌弱天天嘲笑“政治正确”的人怎么能明白救济弱势群体的意义呢?就算不提命运共同体这个概念,想让他们明白自己在全球大环境中也是属于弱势群体就已经很难了。


3)和观察者网一样,Samhällsnytt这类具有极端倾向性的媒体,不但不可信,甚至是有害的。我称呼他们一句臭蛆虫没问题吧?

借用一句推特网友的评价:

相信这种臭蛆虫刻意产出的垃圾内容,深信不疑还广泛传播,有一个算一个,全都是大傻逼!!



你知道最恶心的是什么吗?

是这个视频播放完之后居然出现了一个“观察者网出品”的水印。就算别人恶意煽动仇恨但别人好歹还亲自去采访和剪辑,你他妈一个搬运工有什么脸打自己的出品水印。既没良心又没版权意识的坏逼。

糟老头子坏得很。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新西兰枪击案与大置换(一)

30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