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llyZhang

精神上永远是全球公民。

新西兰枪击案与大置换(一)

發布於

(原发于公众号“疲浪主义”,2019年4月29日,此为备份)



封面为新闻配图:当地为穆斯林受害者举行葬礼。如涉及到版权问题,请私信联系,愿意支付使用费用。

之前提到过正在写一篇有关新西兰枪击案凶手极端思想的分析文章,写了好久,越写越长,实在没办法放进一篇里面。由于文中提出了三个比较具体的问题,所以分为三篇来发。

今天这是第一篇,写前因和”the great replacement(大置换)“。



新西兰枪击案某种意义上是一个当今世界矛盾的缩影,尽管人们对这个矛盾的担忧已经持续了好几年,但看起来除了世界范围内的仇穆情绪越来越浓之外,情况没有任何好转。


中文互联网上知名的油腻中年男人五岳散人对此发表看法:”希特勒大战本拉登“

而这条微博下的评论是这样的:

毫不意外的,枪支案刚发生的那几天,可以频繁看见很多普通中国人对这一枪击案表示欢欣鼓舞。所以凶手就算真的发自内心认为中国是他的乐土,似乎也并不奇怪,这些人可不就是法西斯么。

在中文互联网上这些言论由来已久,缅甸极端佛教徒大肆屠杀当地罗兴亚人(穆斯林群族)新闻出来的时候,评论也是如此:杀得好,干得漂亮。


这让我想起一张曾经流传甚广的图:

当然这张图本身也是片面的。人类彼此之间因为种族和宗教的差异相互残杀的事情太多了,绝不能单方面来讲。很多历史上的大屠杀到今天也没有被正名,施暴者也依然没有得到应有的制裁。

但在今天的全球舆论下,无论发生什么类型的对立和冲突,被针对的都是穆斯林,这确实不正常。

一个简单的道理,就像你不能因为每隔一段时间就有家暴报道从而认为中国男人都是家暴犯一样,你也同样不能将恐怖主义与穆斯林等同。

标签和身份怎么能取代人本身呢?



在全球民族主义泛滥、极右翼明显崛起卷土重来的今天,我们的叙事环境应该至少要尝试着摆脱片面归因,意识到恐怖主义和宗教无关,甚至民族也不应当作为一种相互对立的标准。

所以让我们来试着厘清一些问题:


除了使用社交网络直播最大程度传播行凶行为之外,新西兰枪击案的凶手塔兰特还模仿2011年挪威恐怖袭击案凶手布雷维克,在行动前发表了一份长达77页的宣言,名为《The Great Replacement(大置换)》,其中详细描述了他的极右翼思想,回答了他行为的思想根源。


“The Great Replacement”(以下简称大置换)是一种出现不超过五十年却在右翼人群中影响比较大的阴谋论,从意识形态来说,常被归类到白人至上主义和新纳粹主义等。

这一阴谋论认为,由于高生育率的穆斯林群族入侵低生育率的白人群族,再加上堕胎、种族融合等,白人及其文明正在被有意识地被清算和置换,白人正在经历种族灭绝。

它对穆斯林的态度,和二战前欧洲社会对犹太人的态度是类似的。它相信种族有优劣之分,白人不应当和其他群族融合。

尽管塔兰特在宣言中展示出了平等意识,但他的平等建立在极端排外的割裂基础上,即,他认为只有穆斯林等移民回到自己的地盘,白人就生活在白人的地盘,才是可被接受的“平等”。


18世纪人口学家马尔萨斯提出过一个人口理论,认为人口增加会导致粮食和资源供应的不足,于是会有人因此饿死,人口再减少,这被称为马尔萨斯陷阱。

但这一理论出现后不久便发生了工业革命,技术的进步养活了更多更多的人,马尔萨斯并未考虑科技进步本身也会带来供应增长,因此这一理论受到了很多批评和争议。

从塔兰特的大置换宣言来看,他深深相信马尔萨斯陷阱的存在,并认为应当主动采取行动来解决过剩的人口。


所以尽管很多极右翼都否认气候变暖的存在,但很明显塔兰特不是,他承认气候和环境恶化,而这一切的根源都是马尔萨斯所预言的人口和资源不匹配。

他给出的解决办法就是减少人口,当然,是减少那些高生育率的穆斯林。


By the way,为了避免有人看到这一段欢欣鼓舞,需要补充的是:

①在马尔萨斯的理论中,尽管他并不同意用战争等方式控制人口,但他倾向于用道德限制控制人口(晚婚禁欲等),而且只对贫困阶级采取这样的措施。

②很多极右翼分子想法和塔兰特一样,同样认为地球人口过剩,必须主动采取措施解决人口,但他们给出的方案并不是消灭穆斯林,而是消灭穷人。

我们常看到如开篇评论一般的言论,其中几乎所有叙事者都认为自己是某种幸存者,需要淘汰别人来保全自己作为幸存者的利益。

但事实却是,并非每一个相信人口应该减少的人都像灭霸一样公平,随机消失一半人类;迷信让别人消失的人,很可能也会是另一群人眼中应该消失的人。


部分吸收社科结论,部分吸收阴谋论,再把思想发展到极端,落到具体的行为和言论,则是目前我们在中文互联网上常见到的:杀光穆斯林,没有温和穆斯林,所有穆斯林都该死。这和二战时纳粹提出的”Final Solution“(杀光触手可及的犹太人)本质上是同一回事。


这些理论到底有什么问题呢?或许需要分成几个层级来探讨。

1、马尔萨斯陷阱是否成立?

2、把宗教/民族/种族等作为人群区分标签是合理的吗?

3、伊斯兰教是否邪恶,他们和恐怖主义的关系是什么?



【1】马尔萨斯陷阱成立吗? 

实话实说,我并不知道。尽管马尔萨斯本人是对后世影响深远的人口和经济学家,但是这一理论本身似乎是既无法证明也无法证伪的。

马尔萨斯人口学原理的核心论述是,如过没有限制,人口是呈几何速率(2,4,8,16,32……)增长,而食物供应呈算术速率(1,2,3,4,5……)增长,所以人口过渡增长会超越食物供应,从而导致灾难。

这一理论影响了很多科学家,甚至包括政策制定者,在过去很长的时间里,不少国家都有不同程度的生育限制政策。


但我们试着推论一下:

如果马尔萨斯陷阱是真的,那么就很难解释这一理论提出后不久,工业革命爆发所带来的食物供应与人口增长;如果马尔萨斯陷阱是假的,难道人口可以无限膨胀吗?难道我们不都承认地球资源本身也会有穷尽的一天吗?

推论将把我们导向这样一种真空状态:一方面我们不确定未来是否还会发生新的科技革命改变资源和人口的供求关系,如果技术革命的飞跃是存在的,那么就很难判断马尔萨斯陷阱是否会发生;但另一方面我们相信始终会有资源穷尽的一天,只是我们并不清楚今天处于哪一个阶段。


所以我会倾向于这样认为:

鉴于我们终将面临的气候和资源问题,人类应当在资源使用上更加保守和节约,也应当更加注意对环境和资源的保护,建立起基于环境和气候变化的全球协作体系(当然川普可能并不同意)。

但是没有任何理由判定,我们已经到了需要通过消灭人类来避免资源紧缺灾难的阶段。


在家里粮食不够养活五口人的情况下,我们也总是考虑如何去开源节流,哪有人一上来就把年龄最小的(或者女儿、或者任何一个带有标签的人)杀了吃了?

如果1884年在海上漂流20天之后选择吃掉同伴而活下来的三个船员获救后都分别被判有罪入狱的话,究竟是什么理由可以支持我们在一个无法证明和证伪的理论猜想之下对同类进行大屠杀呢?


退一万步来讲,站在功利主义的角度考虑,就算人类真的到了存亡之际,真的需要消灭一部分人来换取生存,那凭什么由你来决定谁被消灭谁又可以生存呢?凭什么依靠种族来决定呢?这世上谁拥有这样的决定权吗?

在解决何为公平的这件事情上,政治哲学家约翰·罗尔斯早就提出了办法,即经典的思想实验”无知之幕“:只有当所有人都不知道自己将成为什么人的时候,契约协商出来的社会解决方案才是最可能接近公平的。

大部分的问题都可以通过”无知之幕“去推导:假如你并不知道自己未来会成为一个中国人还是美国人、是基督徒还是穆斯林,你希望的世界是什么样子?

是这种所有人都希望对某个群体杀之而后快,完全忽略你究竟是怎样的人的世界吗?

· · · · · ·



第一部分讲完,我们大概率还是要面临这样的诘问:道理我都懂,但穆斯林不是普通群体,这些道理不适用。这是下面两部分需要试图讨论的。

下一篇更第二个问题:伊斯兰世界内部的多样性和极端主义兴起的背景与现状。

(后两篇暂时未被删,所以没同步到matters,请移步公众号“疲浪主义”查看)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6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