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llyZhang

精神上永远是全球公民。

香港18小时过境流水账

發布於

(原发于公众号“疲浪主义”,2019年10月7日,被删除后备份于此)


摄于西九龙高铁站路中隔断

5号,23时

5号晚上航班落地香港的时候,正是禁蒙面法实施的第一天。因为打算白天现在香港看完《小丑》再走,所以直接把酒店定在了九龙。

这一天的香港和之前有些不一样,尽管之前也一直有抗议行为,但商场学校和公共交通总是照常营业的。不过5号的时候,很多商场选择了关门,也有部分学校听课。港铁大部分都停了,虽然通知里面写的机场快线不受影响,但从下午3点开始,机场快线也不再通向九龙站,只能到达港岛的香港站。


4号晚上在台北和朋友喝酒的时候知道了戒严的消息,感慨了一下出行体质,倒也不觉得有多大问题。我们对即将受到的影响有一些预估,最主要的影响必然是交通。

从机场出来,还是尝试去问了一下机场快线的情况,工作人员用不熟练的普通话耐心解释,今天可能没办法去到九龙,只能到香港站。然后特别建议说,这么晚了最好是直接打车过去。

打电话到酒店问往返机场的班车,回复说最晚一班11点已经发车离开了,这个时间点建议打车过来。


5号,24时

深夜的出租车上车点基本没人排队,司机帮忙搬完行李,一路无话,只是飙车漂移的速度隐约显示出一些司机的脾气。

深夜香港的士,机场已经无任何公共交通可用

香港出租车的打表计价器会发出声音,每隔几秒钟跳一次价格,也就会同步发出一声嘀嘀的提醒。这个声音在深夜里异常清晰几乎无法忽视,它提醒着一些非常具体的金钱的流逝。

从机场到酒店大概40分钟,在一种非常具体的金钱流逝的折磨里,这40分钟反而是这趟短暂香港行里面压力最大的时刻。就像付完钱就不用紧张了一样,压力通过释放就可以得到缓冲和调节,所以你知道政治抗议没什么好紧张的,没有政治抗议的社会才更容易滋生紧张。


6号,1时

远离市区并且作为全球重要的交通枢纽之一,香港机场依然繁忙,附近的酒店价格也未受太多影响。但是九龙的酒店价格有明显下调,再加上旅行网站额外的促销折扣,我们这一晚过渡的花费未超过400人民币。

香港百乐酒店电梯间给住客的通知


6号,10时

第二天早上出门,才有机会看到禁蒙面法实施的影响。商场和店铺关门的不少,但开门的还是多数。大部分人照常出门,妆容和衣着靓丽,但如果按照尖沙咀通常的人流来看,大部分街道可以算是流量稀疏。

尖沙咀的yi tiao xiao lu

在百老汇看电影,11点的这场小丑几乎满座。the ONE商场里很多店铺没开,开了的店里顾客不少。在关门的日料旁边,来自上海的南小馆悠闲营业。

10月5日的暂停营业贴纸
未营业的商场店面

我其实不那么喜欢人们对于小丑的评价局限在“看完想起香港”等,就像我不喜欢任何群体性行为的评论中一定会有“乌合之众”一样。

某种意义上我愿意把小丑当成是当前全球社会运动和思潮之下催生的文艺作品,就像过去的社会运动会催生《V字仇杀队》们等。这种“催生”是高度抽象化的,远不止“想起香港”那么简单。


6号,1时

到星林居吃米线,这几家平时人多需要排队的店,今天依然满座,但我们过去的时候还有空桌无需排队。这对来吃饭的人来说当然是好事。

吃到一半突然想起这家店只收现金,我于是出门找ATM取钱,发现花旗银行的ATM柜台机关了门,用铁链锁起来,并张贴了暂时关闭的通知。不过好在隔壁就是渣打银行的ATM,倒也不影响。

关门上锁的花旗银行ATM


6号,2时

开始下雨了,我们淋着雨回酒店取行李,路上的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加,能看见不少人穿着写了字的黑色T恤,更多的黑色衣服很随意,但无论如何,穿着黑色衣服的人明显多了。在禁蒙面法实施的第二天,大部分人依然戴着口罩。

我猜想他们下午应该还有活动,但3点39分的高铁催促着我赶路,我们于是越过人群离开。


从台湾回来的旅行行李不少。港铁今天依然停了大部分线路,我们只好选择打车。请酒店礼宾部帮忙叫车,问到哪里,我们说西九龙站,对方说今天下午有游行,出租车可能没办法过去。

出门确认了一下刚刚路过的弥敦道上确实已经聚集了游行的队伍,雨下得不小,队伍穿着雨衣撑着雨伞前进。

酒店说可以从走到红磡站搭地铁过去,那条路线还没关,但走去红磡站的距离也并不比直接走去高铁站近多少,我们于是决定步行到高铁站。


6号,3时

去高铁站的路线和游行队伍的路线重合了不少,我们于是在人行道上陪着游行队伍一起走。

游行是有序的,人们只是走路、呼喊口号。雨越下越大,路边的人们停下来躲雨,顺便观看游行,但大部分人默契地不拍照。我刚掏出手机,就有反向路过的大叔提醒我,“请不要拍”,然后匆匆离开继续赶路。


离开弥敦道之后人流就少了,加上大雨的关系几乎没有人,我们淋着雨匆匆赶到港铁的西九龙站,却被告知通往高铁站的地下通道关闭,需要从地面绕行。此刻距离开车只剩下20多分钟。

地下通道门口张贴的通知

我们回到地面,下起了暴雨,一把小伞遮不住两个人加行李,这会儿已经基本都湿透了。终于绕行到高铁站,但并没能进去,大部分门上都贴着通知:所有的门都关了,只有背后的D口可以进站。

所有的高铁门口都贴着这一张,事实上D口非常难找


等我们在雨中奔跑终于进入D口的时候,只剩下10分钟左右。好在西九龙站人并不多,一路上都没有遇见排队。行李安检的时候工作人员看我们全身湿透,跟我们道歉,虽然是在抱歉下雨,但显然下雨并不需要道歉,她在隐晦地表达别的歉意,我说没关系。

在通关处稍微耽误了一些时间,我们在3点35分的时候到达了检票口。可是检票口提前5分钟关闭,正好错过了。旁边就有票务处,但刚好这条路线并不接受误车改签,只能重新买。


6号,4点

4点18分,我们终于坐上了回深圳的高铁。


我不想对香港对事件发表任何看法,我知道我没有那个能力,也没有足够的信息和视野,而且我知道其他很多人也都没有,所以对于目前流传于社交网络上针对香港的分析文章,我同样不屑一顾。

我唯一能确定的是,在这过境的18小时里,我遭遇了一些非常具体的不方便。并且我遭遇的不方便,和我支持香港人民合理表达自己的权利,这两件事情同时存在也并不矛盾。

就像并不因为抗议活动的诉求是正当的就可以认为所有暴力行为也正当一样,同样不应该因为暴力行为的存在就否定整个抗议活动的正当性。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