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信的猫

人来,人往 日出,日落

在疫情那年失业17(连)

失眠一夜后迎来的是明媚的深秋之日。在视频里看到许久未见的老友,让多海觉得暖融融的,就像透过窗户洒在脸上的阳光一般。但这依然无法抚慰彭伟的死讯和肖茹辞职的消息带给他心里的波澜。他的生活按部就班、平淡无奇,即使在疫情前也是如此,而世界另一端,有人失去了儿子,有人失去了同事,有人在疫情下经济举步维艰的困境中选择辞职-虽然其中缘由还并不清楚,但在多海这个待业青年看来,这不仅是有勇气的决定,更是颇为奢侈的决定。在发生这样的事后,辞职的决定虽算不上意料之外,但也十分让人好奇这背后的原因,尤其是当辞职的人还是多海曾经暗恋过的女孩。多年没听到这个名字,这次却是在这样的场合听到有关她的事。

“肖茹怎么了?有空联系我。”多海还是按耐不住,给李靖发去了一条信息。多海继续翻看那本高中留言册,他还没有找到彭伟,他不记得自己是否找彭伟留过言,他们不熟,但这一刻他希望彭伟曾留下过只言片语。一页页翻过去,不同的颜色,不同的字迹,甚至还有人贴了自己的大头贴,李靖、刘坤、梁孝佳、赵雨晴、郭鑫、祝申尔、肖茹、钟安黎、高棋……当初多海让大家留言的时候,专门在首页写了注意事项,其中一条是让大家留完言后签名要帅,但谁曾想到帅签名竟如此难以辨认。彭伟,多海认出这个名字的时候心里咯噔了一下,曾经的留言不再只是留言,很可能是多海能对彭伟保有的唯一一份清晰的记忆。

“没想到我还有份儿,嘿嘿~坐在书桌前想了很久,不知该怎么开头。努力回想有关你的记忆,不是很多,但并非肤浅。你给我留言册的时候应该是看到了我惊讶的表情,还对我说‘十班的都有份儿’。谢谢你,多海。自从决定文转理,主动留级后,我以为大家很快就会把我忘了。我很内向,你很外向,性格上的差异让我们还在一个班的时候也没什么交谈,除了向你借杂志的时候。谢谢你的电影杂志,那是我高中生活的调味剂。没想到你也那么喜欢电影,我特别崇拜你滔滔不绝地聊电影时的样子,特别感染人,我就做不到。你的执着让我感到惊讶,刚开始我觉得你有点疯(原谅我),但当我看到你因为要坚持自己的写作风格而跟语文老师激烈辩论几小时的时候,我就只剩羡慕了。真的,跟你比我觉得自己有些迷茫,就算有想法也做不到坚定地捍卫自己。很遗憾我不能和你们一起毕业了,不能和你们一起拍毕业照。我现在真不敢想象,几周后你们都回家复习准备高考了,就剩我一个人,我应该会感到很孤独吧。当初我中途文转理,你们都劝我,可能你都忘了吧。我很固执地决定要留级,重上高二,因为我想捍卫一次自己的想法。离别的俗话套话就不多说了,我不想太矫情。我相信我们一定会重逢的,希望到时你已经在电影界展露头脚,到时可别不认我这个老同学啊,给我个龙套角色就行。加油!彭伟(抱歉我的字太丑)”

多海没想到他曾经每周带到学校的电影杂志竟对彭伟来说有着特殊的意义。他也不记得曾经跟语文老师因为写作风格发生过争吵,但他记得自己曾对电影的挚爱,他现在依然热爱电影,但仅仅是作为一个观众。他突然对自己有些失望,因为他最终还是没有捍卫自己最初的梦想,他的梦想变了-变成了学术,但他能坚持这个梦想吗?还是终将再次妥协,接受生活向他提供的下一个选择。

手机屏亮了,但不是李靖。“小海,好几天也没联系了,你也不在家里的群说话,有空来电。”是妈妈。疫情以来多海每天都跟家里联系,一开始是多海担心家里人,后来轮到家里人担心多海。“妈,我好着呢,也没什么事,明天联系。”消息刚发出去,妈妈就回了一条语音,“你哪怕在家里群里发个表情呢,也让我安心。你一连几天没动静,我当然担心。行吧,那明天联系。”多海无心跟妈妈唠家常,他还在等李靖的回复,但先等来的却是一份拒信。一样的格式,一样的理由,就好像在职场上多海永远都不是合适的人选,但至于为什么不合适?哪里不合适?没人解释。可能是彭伟的留言刺激了多海,留言里的多海让人感觉是个意气风发、热血执着的人,让如今的多海觉得有些陌生。他点击了回复邮件,礼貌地询问自己到底哪里不合适。这是他第一次回复这样的例行邮件,他不期待对方会有所应答,他只觉得这样做至少对自己的努力有个交代,他不想被不明不白地拒绝,他想知道个所以然,在自己最无能无力的时候,这或许也算得上一种“捍卫”吧。

手机屏又亮了,是李靖。“我得帮肖茹搬家。她决定回西安。明天联系。”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