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信的猫

人来,人往 日出,日落

在疫情那年失业7(连)

發布於

“尊敬的陆先生您好,……您很优秀,但是很遗憾……我们选择了其他应聘者……”

托尔斯泰在《安娜卡列尼娜》里写过,“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却各有各的不幸”。但对多海来说,拒信用的都是一样的格式,一样的措辞。拒信给他的印象能被总结成一句话,就是“你不合适”。这个“不合适”可能是在说“你不够优秀”,可能是在说“你简历投错地方了”。当然,拒信也很有可能就是走个形式,没有任何意义。你被拒,简单来说就是因为你应聘的这个职位已经有人了,招聘信息本身就是走个形式而已。

多海,在交博士论文的那个瞬间,其实就已经失业了。但当时他没感觉,他还在享受多年拼搏终结硕果的那股喜悦,当晚还和朋友去了一家韩国餐厅庆祝,就连下雨都没能影响他的好心情。当时多海虽清楚自己还没找到任何下家,但他丝毫不担心,因为他在两三个月前就已经联系了一位教授,还与她视频交谈了数次,讨论了博士后选题。这位教授曾与多海的博导是同事,在学术上也有往来,多海也曾与她一起参加过会议。从过往经验和数次交谈的印象来说,多海觉得博士后基本定了。而且她不仅表现出多海博士后选题的兴趣,也明确说了她愿意提供“支持”,只要多海愿意,她十分欢迎。这些话都让多海这个新出炉的博士生感到信心满满。

交论文前的那两三个月,多海早上一睁眼就坐在电脑前,从早上7点半到晚上9点。疫情导致所有商场关门、活动取消的情况似乎还挺适合这最后几个月的加班加点,除了偶尔去超市买东西,多海就是在修改论文。他很享受这种单调的高压工作,因为对他来说,这是曙光前的黑暗。他之所以能痛并快乐着,是因为他知道自己用努力换来了成果:他不仅能按时完成博士,他还能按计划继续做博士后,而且还是与一位自己一直以来都想合作的教授,竟有这般美事!多海光是想,脸上都能乐开花。

但当他看着眼前的这封拒信时,他喃喃自语道:“是啊,怎么可能有这般美事……”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