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爾索

成為一個故土的異鄉人。

香港的下場有多慘,我就有多討厭澳門

發布於

與內地可以無隔離往返過後,澳門就成了很多內地人“出境遊”的替代地,不能出國、不能去香港,那就去澳門過一下幹癮也是可以的。

但是澳門真的可以替代香港嗎?

也許旅遊業可以,但是其他各方面,都不可以。甚至於在政治上,澳門跟內地已經沒有什麼區別。

也正因如此,我開始厭惡澳門。


同樣是中國各類管制措施的“漏網之魚”,澳門享受著自由的貿易、開放的互聯網平台和“一定程度上”的言論自由與民主。所以在很長時間裡,我都以為澳門人跟香港人是一樣熱衷於自由和反抗的。

但是我錯了。

早在香港反修例遊行開始過後,澳門就一直在對香港唱反調。

就連內地都還沒爆發大規模反對的聲音的時候,澳門人居然率先開始了反“香港‘反修例’遊行”的遊行。

澳門有反抗的聲音嗎?還是有的,不過真的小得可憐。

其實早在2019年8月的時候,澳門就有相關團體計劃組織反對港警暴力執法的靜坐活動,但是最終還是黃了。

雖然明面上說的是相關活動沒有獲得澳門政府的批准,但實際上在民間,這個計劃剛被曝光出來,就遭到了大量民眾的反對。

這下就算政府的行為不合法,也可以安上一個“民意難違”的名頭,讓一切都合理了起來。

還讓我十分不解的是一些澳門人樂於低人一等的心態。

在內地的互聯網上,大家對於澳門的稱謂都是“乖寶寶”。

什麼意思呢?意思就是澳門人不跳不鬧,安心賺錢,不像香港人一樣“忘本”,所以澳門人是“聽話的乖寶寶”。

我要是澳門人的話我頭都給他打爆。

說我是乖寶寶,言下之意就是你是我爸爸?

這裡並不是引申義,而是大量的內地人就是以“中國爸爸”或者“內地爸爸”自居,香港和台灣都是不聽話的“逆子”,是要被“爸爸”收拾的。

然而居然有相當數量的澳門人在內地互聯網上欣然接受了這一稱號。

“我們澳門人就只是想悶聲發大財罷了,沒事幹鬧什麼鬧啊~”

“我們澳門人都聽國家的!”

我想不明白,想不明白為什麼會有人覺得自己命裡缺爹。


毫無疑問,澳門人的生活條件是優於香港和內地的,生活壓力也是比香港和內地更低的,所以澳門人不願反抗似乎也不奇怪。

澳門人就像是內地的富二代、官二代或者紅二代,是既得利益者,他們不可能站出來反對曾讓自己獲利的社會制度。

但倘若是這種,我仍然願意理解他們,因為他們最多是利己,算不算壞我不知道,但他們絕對不傻。

最讓我不能理解的,是那些“何不食肉糜”的人,那些跟內地粉紅一樣的人。

“你們吃得飽飯、有錢可以賺,為什麼還不滿足?”

可我想說的是,吃得飽飯、有錢可以賺的人可能只有你,這個社會上還有很多人吃不起飯、沒錢可賺;只滿足於吃飽飯、有錢賺的人也可能只有你,還有很多人在為更多的自由而奮鬥。

而且澳門人說出這樣的話甚至比內地粉紅還要惡劣,因為內地粉紅是自以為擁有自由而說出胡話,而澳門人是真的擁有自由然後還阻礙別人爭取自由。

如果內地粉紅是吃著白麵,自以為自己吃的大魚大肉,然後還瞧不起為吃上真正大魚大肉而奮鬥的人,那那些澳門人則是吃著大魚大肉還不停地吧唧嘴,然後還反問你一句“你不是也有白麵吃嗎,為什麼不滿足?”

對於澳門人為什麼會變成這樣,我查過一些歷史。

在二戰過後,葡萄牙就因為國力日漸衰弱而失去了對澳門的控制,甚至在1974年主動提出歸還澳門主權。

我甚至還查到一些資料,其實早在澳門回歸之前,澳門和珠海的居民日常的來往就已經沒有什麼阻礙了,澳門事實上“回歸”的日期比名義上的1999年還要早一些。

也正因如此,相比於長期受到英國硬性控制的香港,西方的文化和社會制度對於澳門幾乎沒有什麼影響,澳門人早在1999年之前就已經被內地同化了。

原本同化程度就已經相當高了,再加上回歸後再給上“博彩業”這個大禮,如果我是澳門人我大概也是不願意反抗的。


所以現在的澳門人怎麼說呢,給我的感受就是內地出去的粉紅留學生。

他們有著不錯的生活條件,是社會的既得利益者,有無數的接觸自由世界的機會,但是他們都拒絕了。他們不願意接受不符合他們預期的真相,甚至拖著其他反抗的人的後腿。

正如我對這些“離岸粉紅”的厭惡一樣,我對這樣的澳門人是無論如何都喜歡不起來的。

以後香港的下場有多慘,我就有多討厭澳門。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9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