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chin
Chechin

哲學男子 目前過著輪班生活 喜歡聊天,大家沒事就多來聊聊吧 希望每天都可以有發新文 哲學討論、英文翻譯、小說、情感討論 想寫自己想寫的東西

雜談:夏日憂鬱

記得有人介紹過,泰國音樂帶著一種夏日憂傷,那是一種快樂中又帶著一些鬱悶的風格。不知怎地,覺得如此貼切最近的一切與這夏日。求學中,我們總是喜迎暑假,卻容易忽略我們也總在夏日告別,而後在夏日結束後邁向新生活,也許夏天比起純粹的歡樂,更適合帶點淡淡傷感。

先來首適合這氛圍的音樂吧,希望文長能夠讓你享受完這首

我想 ,如果可以成為英雄,沒有人願意當個小輩;如果可以無憂無慮,沒有人願意汲汲營營;你說我看起來像個無名小卒,那是你沒看見我的野心;說我整天遊手好閒,那是你不懂我在背後付出了什麼。每個人的世界只有自己眼前的一瞬,是個兇殘的結果論,對待自己卻像是個義務論,掛口中的又是個效益主義。倫理學老師說過:什麼是倫理學?以現代話就是活的"棒棒"。但什麼是"棒棒"(good)?我曾問過老師,真的有絕對的善嗎?

"幫助別人",
結果論:天啊,幫了你我倒楣,不幹。(結果決定一切)
義務論:幫你,是天經地義,但幫了你之後就不干我的事了。(只管行為動機)
效益主義:幫了你,我解鎖人生成就,義不容辭。(效益就是一切)

這些理論,從來沒辦法用一個來解釋複雜的世界。

但這不是哲學課,只是看到有人打著哲學口號講著人生道理,腦海就跑出這樣的文字。「那才不是哲學,那是那個人的人生道理」那時教授諷刺的臉深刻地烙印在腦海,那口氣彷彿在耳邊重現。

我想我是個喜歡幫助別人的人,但我更認同我是個憂鬱的人,你說憂鬱症、恐慌症的症狀,我也有。記得大學時有個朋友告訴我,他恐慌症發作時會過度換氣到全身麻痺送醫。後來不久,我也體驗到這件事情,但我還沒到送醫,只是有到全身麻掉,我就滿鎮定地告訴自己該停停了,會出事。我身邊的人,不會覺得我是個憂鬱的人,如同我認識所有有憂鬱症或躁鬱症的朋友一樣,我覺得大家都很開朗。我很榮幸,這些人以及其他沒有這些疾病的人總會告訴我,他們覺得跟我講話總會覺得很開心。但每個人在低潮時,總是會透露出很強烈的「這樣的悲傷只有我有,你超幸運你很快樂,你才不會有像我這樣的時候。」我想每個有強烈情緒過的人都了解的,憑什麼覺得只有你有,而我難道就沒有了嗎?我只是沒有表現出來,不代表我沒有。你們真的可以理解我在國小開始思考生與死,在國中時就開始思考自身存在的意義,是多麼深沉的鬱悶與苦痛嗎?而你們真的可以懂,我在國中時期時對於自身存在抱持否定的狀態嗎?而當我走過這些日子,我現在真的有找到答案嗎?我只不過是更會跟這些東西相處,我不要我的生活只有低潮與慌張,比起這些我寧可去看看這世界。去體驗有趣的世界。我跟自己的這些雜七雜八相處得太多太久了。既然無法處理,那就笑吧。笑看、看淡,難道就不算是處理嗎?在滿是倫理道德的世界,我只想做我自己,我只想尊重值得我尊重的,我只想追求值得我追求的。我的人生不應該被所有不重要的眼光定義。你們總是羨慕我的直接與自我,可是你們懂得這背後是用多少日子換來的嗎?我,無人傾訴。即使踉蹌,也已過往。

溽夏難耐,微風徐來,亦暖亦涼,夏日憂愁,亦憂亦喜。看淡,笑看。

什麼才是活的"棒棒"呢?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