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淡晴空

主要寫育兒、身心靈成長、有時寫小說。(其實最愛寫小說。) 閱讀時做一個純讀者,寫作時做一個純作者。不互拍,不互追。 喜歡我的文章,可以請我喝一杯咖啡~ https://liker.land/mmw1215/civic

懷疑與價值,均源自心

發布於

自我懷疑源自心,自我價值也是源自心。

很多人將自我價值託付了給外界,託付給了外人。

當我們覺得自己有價值,別人才覺得你有價值。

當我們覺得自己沒有價值,別人也不會給予你尊重。


@JinlyWong 的文章中看到,如果你感到自己不怎麼樣,那是因為你真的不怎麼樣,當時我很無聊的心想,如果我覺得自己很棒,是不是我就是很棒?(原諒我是一個常常自我感覺良好的典型人馬座。)

如果感覺是由我們自身而來,為什麼我們不可以改變思維,用自己來激厲自己,用自己來欣賞自己,用自己的過去來比較現在的自己。

很多人覺得強硬的改變思維,即是自己欺騙自己,你不好就是不好,這是客觀事實,如何在你說了你很好就會改變呢?

什麼是客觀?什麼是主觀?

一個人的思考,從來就沒有所謂的客觀思考,我們的想法都是受到周遭的人和所接收的訊息而來。


大腦裡有個特殊的「濾網」,會挑選出需要的資訊。
先挑選出需要的資訊,其餘的就列為盲點,讓自己看不見它們的存在——這個腦內濾網,我們稱之為網狀活化系統(RAS)
RAS是一種篩選功能,用來挑選那些進入大腦裡的資訊;它也是一道濾網,只抓取自己需要的資訊。把理想或目標化為語言或文字,就是在設定「過濾系統」,以便去蕪存菁,留下真正需要的資訊。

因為有了RAS,所以我們只看得見自己認為需要的事物。也就是說,現在我所看到的、聽到的,都是自己想要的資訊。大腦判斷資訊重要與否的關鍵,都是根據你我平常的思維想法、語言文字,所篩選出來的。               摘自《正向語言的力量》

所以我們所看到的事情都是由自己的思維所帶來的主觀感受。

當我們覺得自己不濟時,就會放大所有自己不濟的事情,而當我們覺得自己很好時,我們都會看到自己好的一面。

@JinlyWong 說在我們自我懷疑時,就帶著自我懷疑的寫下去。那時我心想,為什麼我們不能為自己帶來價值?很多時候,我們太需要靠外界來認同自己,我們總是要得到外面的認同,卻從不嘗試自己認同自己。

是誰賦予了你的價值?是父母,是社會,是朋友,是親人,是學校,是老師,嗯嗯嗯⋯⋯數來數去,我們都從來沒有為自己賦予價值。

我們好像一直都是以別眼中的自己,來訂下自己的價值。

或許,你需要為自己訂下一個價值,從而相信自己,不再懷疑自己。

(原諒我以下的自吹自擂,我絕對不是在炫燿自己,絕對不是XDD)

每個人都會有自我懷疑的時候,我從小時候就是一個沒有自信,自卑到極點的人,在小學受全班的男同學欺凌,在家有個愛說損人話的哥哥。

我一直都很沒有自信,直到大概中四開始,我因為帶了隱形眼鏡,忽然整個人亮眼了,就像醜小鴨忽然變成了天鵝,班上的男女同學都對我括目相看,而且有位女同學也開始模彷我,去配隱形眼鏡,學我的衣著穿搭,幾位好友都說她模仿著我,那時,我笑了笑,由她吧,因為好才會被模彷。但心裏其實很得意。

預科,我去了第二間學校讀書,我一向不太熱衷人際交往,圈子也是和幾位自己同校轉來的朋友一起,有一天,一位同校轉來的女同學說,班上的一位男同學封了我做女神。

我挑挑眉,不動聲色地說,哦,是嗎?

女同學繼續說,他說你漂亮,斯文,安靜,簡直就是女神的典範。

其餘幾位和我極熟的女孩不禁嗆聲大笑,要是知道妳白痴的性格,妳形象儘毁了。

我微微笑了,心中不無得意。

自此以後,我中六、中七,一直為了保持我的女神形象,極力的維持著斯文淡定。

畢業後,我高考失敗,便出來工作,公司同事中有一名工程師,聞說是花花公子,每隔幾星期就會來維修機器,我很記得我那時新燙了一頭負離子,長髮及腰,我與他打了個招呼,清清楚楚的看到他眼中的驚艷神色。

那時我知道,我的外貌應該不錯。

而且為了保持這份美麗,我一直努力著,衣著、護膚、身材。

但這一切,在我懷孕時完全崩壞,我懷著大兒子時,滿臉都是痤瘡,很多孕婦喜歡拍懷孕照,但是我的懷孕照廖廖可數。

之後,不久,我又懷了小女兒。

生完兩胎,我的身材變形,兩度被撐開的肚皮,根本無法回復如初,我整天在家蓬頭土垢的照顧著兩個孩子,已經不記得上一次精心打扮為何時,先生亦曾一度批評我的衣著,有一次出門,他打量著我說,妳是困在家太久了吧。

這說話一度嚴重打擊我的自信,我一度有產後抑鬱的傾向,後來健康院的姑娘接見我,我重新慎重的重填的表格,我故意的掩蓋內心的真實感覺,寫得開開心心,因為我不想讓人知道,我過得不好,我不想讓人知道,我不開心,我不想讓人知道,其實我有點後悔當媽媽了。

由外界建立的信心與價值脆弱如薄冰,一擊即碎,很容易因為別人的一句話而崩壞,我一向自傲的外在條件都沒有了,不用加入爛泥協會,我那時也能完美的演譯何謂一團爛泥。

我在沼澤中做了爛泥好久好久,直到有一天,一個聲音對我話,不可以再這樣下去了,我總要做些什麼的。

那時,我開始看書,看心身靈的,佛學的,自我增埴的,增強自信的,也開始寫小說,我想為自己建立新的價值。

我開始自我對話,沒有人激勵我,沒有人認同我,那我就自己為自己尋找價值,我不再尋求外在的認同,反而是尋求自我認同。

我每天寫日記,寫上一小時,寫到手酸,都是在說些自我認同的說話,我會對鏡子練習說話,我會深深的望向鏡子中自己的眼睛,用堅定的語調,對自己說著鼓勵的說話,讚美的說話。

我改變我的思考方式,不要再將別人的每一句說話,都想像成是帶刺的,是貶低我的,我內心不再常抱怨,有自我懷疑的想法。

我拉黑了FB一些常常炫燿的朋友,不和別人比較。

現在的我,身材還是無法回復如初,但是我坦然的接受了這樣的自己,而且對我先生的話語也百毒不侵。

我知道,我的價值不在是由外界而來,而是由自我認同而來。


那是不是我就從此過得滿心自在呢?

當然不是啊。

我還是常常的在自我懷疑與自我肯定的高山低谷間遊走,我也有情緒,但是,我知道情緒是有出口的,那個出口你要自己掘出來,那個困著自己的死胡同,也是自己構築的。

當你覺得自己不怎樣,你就真的不怎樣。

那當我自我感覺良好,我就是很好。

潛意識無法判斷善惡,當我們說什麼,它就接受什麼,然後去執行,去創造實相。

如果你在當下真的無法去欣賞自己,讚美自己,那就去讚美別人欣賞別人,通過欣賞別人之心,來培養察看正面事情的習慣。

潛意識不會分辨你和我,當你讚美別人時,它也會覺得你在讚美自己。

當我們在腦海中拋出問題後,潛意識就會開機,不斷的為你尋找答案

當我們在想「為什麼我這樣失敗?」你就會不斷為自己找尋失敗的原因。

當我們在想「我怎樣才能成功?」你就會自動的去找尋成功的方法。


在寫作上,我覺得最重要的不是文筆,不是編故事的能力,而是心態,文筆不好可以練,編故事可以學習,唯有心態是最重要的。

記得剛剛寫故事時,我也像@輝廷曼 的一篇文中一樣,到處找朋友讀我的故事,可是卻沒有人理會我,當下真的很氣餒,在投稿後,也被退稿,更加洩氣,也放棄了寫作一段時間。

後來,我看了很多的關於寫作的書藉,原來每個作者也有這樣的經歷,你被退稿了,是因為你真的不濟哦,那就繼續自我增值吧,自怨自艾也無補於事,那時我會想「我要怎樣才能寫得更好?」大家看到我正在連載的小說,已經是同一篇小說的第三稿了,我不會說自己寫得很好,但是,我看回當初的初稿,我會說,我確實進步了,我不會與其他人比較,但我會學習和欣賞其他人寫得好的,也希望自己能繼續進步。

你身邊的朋友不看你的小說,是因為朋友太熟悉你了,會有一種固有的印象,「他怎會寫出什麼好作品,是啊,就算作品再好,也不太可能成為作家,不可能成為下一個羅琳吧。」因為熟悉而來的輕視,很難避免。而你的成功,也很容易引起身邊朋友的嫉妒,沒辦法,這就是人性啊,我們都很難避免比較,所以身邊的朋友大多不想你成功的,嘴和心向來是兩回事。前陣子播的《青春紀錄》不就是很寫實呢?

富家公子與主角一起踏上星途,多年來在事業上遙遙領先主角,也常常在事業上幫助他,好像真的很想他事業有成,但是當主角爆紅後,他卻滿心滿眼的不是滋味,這就是人性啊,很真實,即使再好的友情,也壓抑不住心中的比較與妒忌。

所以當你想轉換人生的跑道時,不是去向朋友尋求支持,而是要去找另一個全新的朋友圈,不要讓對你印象已經固化的舊朋友來評價你,來潑你的冷水。

後來,我就閉門造車了,埋頭苦幹的寫,那時我常常都會經歷到傳說中的心流,就是愉快的投入的創作,這個過程讓我很滿足。

於是我就一直的寫,沒有人肯定你,就自己肯定自己,沒有外人帶來的滿足感,就讓你創造的人物為你帶來滿足感,你是你故事的創造主啊,你掌握著他們一切的命脈,這是我持續輸出的動力。

我在半杯水中,學習看到有水的一半,就算杯中只有一滴水,我還是會感恩有一滴水,要是沒有水呢?我就去想這杯中有很多的空間,讓我可以裝很多的水。要知道,你才是思想的主人,不要被思想綁架你。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