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淡晴空

喜歡閱讀,喜歡寫作。 最近連載小說為主,間中寫一些身心靈的,親子教養,閱讀筆記。

閱讀筆記|《知識的假象》

發布於


作者:史蒂芬.斯洛曼(Steven Sloman) 菲力浦.芬恩巴赫(Philip Fernbach)


  其實我們從來沒有獨立思考。因為我們身處在一個知識共同體之中,我們的知識、思考都是來自這個體系。

  在這個資訊爆炸的年代,我們總是覺得自己知道很多,認為自己無所不曉,但其實我們的知識淺薄得令人咋舌。

  例如,你能說出馬桶運作的原理嗎?

「我們高估了自己對事物運動原理的了解,一廂情願的認為自己很有知識,因此無視世界究竟有多複雜。」
「我們自以為理解當下發生的事,看法都基於自身知識、行為基於自身信念,儘管事實並非如此。我們看不清世界有多複雜,所以才容忍得了複雜。這正是理解的假象。」
「說明深度的假象,代表成人忘了事物本質的複雜,便決定不再問問題了。由於我們沒有察覺到自己已停止探索世界,最後就自認很了解事物如何運作。」

  當要求你對某樣事物作出深度的說明時,你才會發現其實自己也不是知道那麼多。

  我們的知識,只是廣而淺,每樣都懂得一點點,而且在這個容易獲得知識的年代,我們只要讀過一本書,或上網看過一些資訊,就覺得自己懂了不少,其實這個世界非常的複雜而精細,大自然的運作,或者就是你每天在用的手機,你能完全的了解它,不能吧,就連我們自身的大腦是如何運作,結構如何也是極其複雜,我們根本無法完全知曉,完全掌握。

  但是,我們真的有需要了解這麼複雜的世界,記住這麼多東西嗎?書中指出,我們無需要什麼都往腦子裹擠,因為我們並非只用腦子學習,我們還會運用身體與周圍的環境、人物、事件學習。只要我們有需要,就可以向專家、網絡提取資訊。

  「抽象原則」是我們思考的獨特性,也是我們思考的目的,例如,你讀完一本書,你不得記得全部的內容,但你會記得大約的意思。我們大多數人無都法記憶枝節細未,因為這有礙我們的演化,我們的大腦只會篩選有用的貨訊加以分析,然後決定行動方案。

  所以我們無需記憶細節,只要抽象具體的認知便可,只要這些認知、資訊可以幫助我們掌握大局便可。這就是我們思考的目的。

「身為個人,我們所知甚少,這是改變不了的事實,畢竟世上知識太過浩翰。我們當然可以學會部分事實與理論、自己培養某些技能,但也要學著取用別人的知識與技能,而後者才是成功的關鍵。因為我們能運用的知識與能力,大部分都在別人的腦袋裹。在知識共同體中,個人就像一小塊拼圖,想了解自己的位置,不只需要曉得哪些是自己所知,更要曉得哪些是自己所不知但他人知。認清自己在知識共同體的定位,就要意識到自身知識的侷限,即已知與未知的交界。」
對沖基金橋水投資創辦人雷.達利歐就曾說:「我的成功來自於直面自己的無知,找尋自己可能出錯的盲點。我很喜歡意見不同的人,我從他們的眼神就看得出來,然後就可以藉機思考,這是對的還是錯的呢?這樣的學習經驗讓我收獲良多,進而做出更多好的決定。所以處理自己的無知比已知來得有效多了。」

  看了這本書,猶如醍醐灌頂,就如書中的前這所說,讓我更謙卑地審視自己,在作一些重大決定時,能更深入的了解事件的細節,再作決定,而非衝動行事。

  書中還講了很多無知形成社會問題,例如現在香港發生的事件,讓我感受很深,香港是一個歷遺留下來的問題,前因後果異常複雜,我並不是想討論或發表什麼高見,誰對誰錯並沒有完全的定義。每個立場都有自己的理據支撐,我們都是用一個自己設定好的框架好的方格裡看世界,我們只看到方格內自己認為對的資訊,對方格外一切複雜的因果關係,我們選擇視而不見,因為這有違我們的認知。

  書中第十章的有關政治的討論,說明了當我們為了自己的立場、自己的理論而爭辯,我們不會退讓半步,但當要你深度說明自己支持的理論是什麼時,大部分人的態度都會軟化下來,因為,我們真的完全了解自己支持的理據是什麼,不一定吧,我們的資訊都是從身邊的人、網絡或環境而來,所以會出現極端的兩派,我們發生衝突都是因為在爭論支持自己的立場,卻從來沒有嘗試去了解自己的無知或不知,若果我們都可以持開放的心,去接受自己所不知,願意探索自己的無知,會不會減少爭端,展開和平的對話。

  但是很多人,仍然有一個毛病,就是不喜歡被人指出自己的無知,所以,我們的世界仍然充滿爭端。

  書中指出,要改變這個態度,要從教育做起,我們要讓學生更有思辨能力,懂得探索自己不知的,懂得分辦資訊的真偽。

  最後,書未提到是否無知就是不好,不一定,只看那理解的假像根源為何,留一點懸念,讓大家在書中找吧。哈哈!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