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淡晴空

喜歡閱讀,喜歡寫作,隨心寫,隨喜拍。 贊助連結:https://liker.land/mmw1215/civic 如要聯絡,可以到Liker Social 私訊我~https://liker.social/@mingming

長篇小說《與蛇共舞》|第四章 納妾

發布於
第四章

  早飯過後,溫玉珩特意留下與費曼清坐在大廳。

  「納妾?看中了哪個丫頭?」

  「阿碧。」

  費曼清皺起眉頭:「她啊。」

  「怎麼了?」

  「她是個雜種的,還是個罪奴。」

  「所以安排她住後院?」

  費曼清呷了一口茶,緩緩點頭。

  「我就想要她。」

  「唉,你也長大了,只要別弄出亂子就好了。」

  「什麼亂子?」

  「玩玩就好,別太認真了。」娘親了然的笑道。

  「啊…… 娘親。」他尷尬一笑。

  「好吧,我替你安排。」

  「多謝娘親。」他動作誇張的拱手作輯。

  費曼清失笑:「回來還住得慣嗎?」

  「還好吧。」

  「老爺托人替你找了一份宮中侍衛的職位,應該很快有皇命下來,你這幾天就多休息,遲些可沒這麼空閒了。」

  「怎麼你們就不會先問一下我?」

  「宮中大內侍衛可是人人搶著的好差事,老爺為了你可是欠了魏尚書的人情。」

  「我才不要他幫我。」

  「兩父子還置什麼氣,你父親就是刀子嘴,但是心裏可疼著你呢。」

  溫玉珩的聲音放軟下來:「我知道了。」

  費曼清溫婉的笑:「這就對了。」

***

  溫玉珩離開後,費曼清使人喚薛千柔過來。

  「抬起頭來。」

  薛千柔抬起頭。

  「阿碧。」

  「奴婢在。」

  「妳來府中多久了?」

  「回夫人,差不多半年了。」

  「當初你被分配到府中,是帶罪之身,免得讓府中添上衰氣,所以才將妳安置到後院。」她頓了頓,望了眼安靜站著的女孩,續道:「不過,這也不是妳的錯,而且連嬸也說,這些日子來你乖巧聽話,所以現在我給妳一個機會。」

  薛千柔仍然安靜的低垂著頭。

  「二少爺剛回來,欠個人貼身侍候,以後妳就到東院侍候他吧。」

  「什麼意思?」薛千柔緩緩的抬起頭。

  「這是多少丫頭想而不得的機會,妳可以好好珍惜,儘心侍候二少爺。」

  「什麼意思?」

  一直站在一旁侍候費曼清的的李嬷嬷道:「妳這丫頭定是高興得傻了,定要把話說得明白嗎?以後妳就是二少爺的通房了,還不快多謝夫人。」

  費曼清點頭續道:「妳若侍候得好,安份守己,我會讓老爺脫了你的奴藉,再行納妳作——」

  「不要。」薛千柔不停的搖頭道:「夫人,我不想做通房,請妳找其他人吧。」

  費曼清大力的拍了一下茶几,茶杯震動,抖出了幾滴茶水。

  「我決定了的事,哪容得妳拒絕?妳也不好好的想想自己的身份,要不是二少爺看上了妳,妳這身份還嫁得了什麼好人家?」

  「夫人,我不想嫁人,也不想做妾,就讓我待在溫府好了,我願意一輩子在後院的澆花剪草。」薛千柔跪了下來。

  李嬤嬤指著她道:「妳、妳這丫頭,不知好歹,二少爺難道比不上後院的花草嗎?」

  費曼清揉揉眉心道:「算了,我給妳兩天,妳回去好好想想,這其實是妳最好的歸宿,若然妳錯過了,以後可別哭著回來求我。」

  薛千柔猛然抬頭,眼裏蓄滿淚水道:「多謝夫人。」

  費曼清別開臉,揮揮手道:「退下吧。」

  待薛千柔退下,李嬤嬤問費曼清:「夫人,為何還讓那丫頭選擇,直接將她關到東院便行了。」

  費曼清皺起眉頭睇了她一眼:「你也真是的,跟了我這麼多年還不懂,我們是官宦世家,這種強逼人的事,當然不能做,給人傳了出去怎麼辦?要是老爺知道栢兒強逼人家,又惹來一頓責罵,兩父子又再鬧僵了,可怎麼辦?」

  李嬤嬤忙點頭道:「夫人說的是。」

  「而且,我一點也不喜歡這丫頭,生得妖嬈,又是個雜種的,她最好不要答應。」

  「對對對,這丫頭有什麼好,待會兒,我揀些標致又家境清白的丫頭到東院去,二少爺很快就就忘記她。」

  「嗯,就交給妳吧。」費曼清點頭,一臉煩心。

***

  人煙罕至的後院,幾聲「呯呯」的拍門聲,在夜裏顯得格外刺耳,溫玉珩大力的拍著小木屋的門。

  「薛千柔,妳出來。」沒有回應,溫玉珩索性大力一腳將門踢開,裏面沒有人。

  這麼晚,她還到哪裏去了?

  他唯一想到的是連嬸,急急的走向廚房,就見連嬸在煮夜宵,他問:「連嬸,阿碧在哪裏?」

  連嬸笑著道:「二少爺,又來找阿碧啊,她剛去送夜宵給大少爺。」

  溫玉珩又跑到大哥住的南院,剛進拱門,就見薛千柔捧著托盤站在書房外,敲了下門,大哥親自來開門。

  薛千柔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道:「大少爺,我送夜宵來了。」

  溫玉珩心裏不禁「咚」的一聲,極不是滋味,這麼溫婉又燦爛的笑容,他從未見過。

  溫玉軒打量了她好一會兒道:「今天有吃飽嗎?」

  薛千柔還是笑容滿面的道:「有。」

  溫玉軒微笑:「記得吃飽,沒得吃找我,我可不想溫府傳出餓死下人的事情。」

  「知道。」

  溫玉軒主動接過托盤,「我拿進去就是,退下吧。」

  「好的,少爺慢用。」

  薛千柔待溫玉軒進書房,替他關上房門,接著,她一邊哼歌,一邊步履輕盈的往後院走去。

  溫玉珩一直跟在她後面,緊握拳頭,指節「啪啪」作響,燭光映在他的面上,忽明忽暗。

  回到後院,薛千柔正準備推門入屋。

  「薛千柔。」

  「呀!」薛千柔大力的拍了幾下心口,轉頭瞪著他道:「你怎麼走路沒有聲音,嚇死人了。」

  「妳喜歡我大哥?」

  「你在說什麼話?」

  「妳先答我。」

  「我喜歡誰,關你什麼事?還有,你向夫人要求我作做通房,算什麼意思?」

  「妳喜歡我大哥,想做我大哥的妾侍?」

  「你究竟在說什麼?誰的妾侍我都不想做,我這一輩子都不會嫁人。」

  他一拳打在薛千柔頭側的木板上,「為什麼連妳也是這樣?」

  薛千柔看著他把木板打了一個洞,心有點慌。「你想到哪裏去了?我沒有喜歡大少爺。」

  溫玉珩抓著她的雙臂道:「薛千柔,為什麼連妳也是這樣對我?」

  她嚇了一跳,想掙脫他。「你幹什麼?」

  「妳覺得我什麼也比不上他?」

  「你在說什麼呀?我哪有說過——」 

  「是的,我就是什麼也比不上他。」溫玉行彎腰將薛千柔扛在肩上,「但我偏不讓妳如願。」

  薛千柔不停的搥打著他的背,「你在幹什麼?放我下來。」

  「別叫,不然我將妳掉下去。」溫玉珩躍到屋簷道。

  薛千柔看了看這高度,不禁吞了吞口水,乖乖的不再叫嚷,但是手卻沒有停下,大力的捏著他的背。

  溫玉珩除了眼眉跳了幾下,再沒有什麼反應,任由她打他搥他。他輕盈的跳躍幾下,就到了東院的一間廂房,將她放在床上。

  薛千柔馬上站起來,跑往門口,溫玉珩快她一步,攔在門前。

  她退後了兩步,背抵著房中央的圓木桌,道:「你想幹什麼?」

  「以後,妳就住這裏。」

  一隻茶杯迎面飛來,溫玉珩輕鬆的側首避開:「不知好歹,總之以後妳就是我的人,別以為拒絕我娘親,我就會罷休,我就是不讓妳如願。」 

  薛千柔再抓起一隻茶杯擲過去,溫玉珩輕輕側首避開,茶杯砸到門框,瓦片飛濺,劃了一道血痕在他面頰。

  「你這混帳、混蛋、混、混⋯⋯總之,我告訴你,我絕不會喜歡你,永遠都不會。」

  他抺一抺面上的血跡道,怒極反笑:「想不到妳這麼潑辣,不錯,對我的胃。」

  然後,溫玉珩「砰」一聲,將大門關上。

  在門外,他大喊:「連喜。」

  「二少爺,有什麼吩咐?」連喜快步跑過來。

  「將這門鎖好,好好的守著。」

  連喜忙點頭稱是。

  薛千柔聽到溫玉珩吩咐連喜後離開,她深吸了幾口氣,讓自己冷靜下來。

  這個臭傢伙的脾氣拗起上來,竟然這麼倔,什麼也聽不進耳,現在他就是認定她喜歡大少爺,所以才不願意做他的通房,唉,現在怎樣解釋也是徒勞。 

  她環視屋內,一床一桌,貼近窗側,還有一張梳妝枱,佈置雅緻,這房間不是給丫鬟住的,他是認真的,連房間也準備好了。

  她坐到床沿,摸著這絲滑的綿被,這柔軟的床,難道……她真的要在這個小院落渡過餘生嗎?

  娘親憂鬱的身影,在她的腦海一閃而過。

  她大力搖著頭,將臉埋進被褥。

  她不要過那樣的人生。

  也不知過了多久,門打開了,連喜提著食盒進來,「阿碧,吃點夜宵吧。」

  「拿走,我不吃。」她曲膝坐在床角,看也不看連喜一眼。

  連喜將食盒放在桌上,道:「其實,二少爺對妳挺好的,這都大半夜了,還去買夜宵給妳——」

  她頭扺著膝蓋道:「連喜,在這裏就只有你和連大嬸關心我。」

  「阿碧,妳別這樣說。」

  薛千柔轉頭看著連喜,道:「連喜,你幫幫我好嗎?」

  「怎麼了?」

  薛千柔看著連喜誠實善良的樣子,心中不忍:「沒有,還是算了。」

  「嗯,若然有事,你就搖這個鈴吧。」他將搖鈴放在桌上,「我就在隔壁的房間。」

  薛千柔點頭道:「好的。」

  看著連喜關門離去,她舒了一口氣,差點想咬掉自己的舌頭,她怎麼可以將連喜牽涉在內,若然連喜真的答應,幫她逃走,之後他會被責罰的。

  若然他不願意幫她,她這麼一說,豈不是打草驚蛇。

  她走到窗戶,輕輕的一推。

  窗戶能打開,這窗雖小,但是她能夠通過的。

  薛千柔心中的喜悅無法形容,雖然天色已黑,但是她從窗戶隙縫看到光芒。

  她連忙輕輕的將窗戶關好,然後上床睡覺,靜待逃走的最佳時機。

***

  「什麼都沒吃?」溫玉珩剛練完武,接過連喜遞來的汗巾,坐在庭園的石燈上拭著。

  「剛送午膳過去時,昨天的夜宵和早點都是原封不動。」連喜道。

  「你先去用午膳吧。」

  連喜離開後,溫玉珩緊抓汗巾,一手搥在石桌上。

  她就這麼喜歡大哥嗎?

  大哥是年少得志,平步青雲,但那又如何?將來他一定會比他更有成就的。

  一定會。

  溫玉珩來到廂房,推門而進,瞄了眼桌上原封不動的午膳,再看看薛千柔背對著門而睡。

  他來到床沿,推一下她的肩膀。

  薛千柔將他的手撥開道:「出去。」

  「妳就這麼討厭我嗎?」

  「沒有人喜歡被強逼做自己不願做的事。」

  「所以,要是大哥,妳就願意了?」

  薛千柔坐起來瞪著他道:「是的,我就是想做他的妾侍,你滿意了吧。」

  「我才不會讓妳如願。」他又大力的甩門離開。

  這傢伙是頭牛嗎?這牛角真的鑽的厲害。

  薛千柔看著那可憐的門框,再被甩幾次,她應該不用爬窗了,撇了下嘴,棉被拉過頭繼續睡。


《與蛇共舞》全本小說已經連載於POPO原創巿集:https://www.popo.tw/books/728340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長篇小說《與蛇共舞》|第三章 月節失約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