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淡晴空

喜歡閱讀,喜歡寫作,隨心寫,隨喜拍。 贊助連結:https://liker.land/mmw1215/civic 如要聯絡,可以到Liker Social 私訊我~https://liker.social/@mingming

長篇小說《與蛇共舞》|第十四章 圈套

發布於
第十四章

  臘冬已至,雖然南方沒有下雪,但是剛下了一場雨,濕濕冷冷的天氣,還是讓人瑟縮,大街上的人都穿著厚重的棉襖。

  蕭楠身穿著靛藍夾襖,在學堂與學生聊著他在星羅國的所見所聞,講室內擠滿了人,連其他班下了課的學生,也湊過來了,大家都聽得津津有味,神情嚮往。

  這時一名小廝進來講室,手拿著一封信,想交給蕭楠,卻見講室內人頭湧湧,無法前行,他舉著信大叫:「蕭先生,有人給了你一封信。」

  眾學子這才讓出了一條路,小廝將信交給蕭楠道:「送信的人說,很緊急,叫我要馬上交給你。」

  蕭楠心中忽有不好的預感,忙拆開信看:蕭大娘子於城外不慎受傷,快到城西的三里村。

  蕭楠連忙將信放進懷中,並對小廝道:「阿福,快替我顧一輛馬車,我要馬上出城。」

  「知道,我現在就去。」阿福一溜煙的跑了。

  蕭楠對其中一名學生道:「志衡代我告訴院長,我內人在城外出了點事,我現在要趕去接她,下午的課不能上了。」邊說邊穿上披風。

  「知道,老師。」志衡說。

  眾學子鴉雀無聲的看著蕭楠離開,待他走後,學子們又開始議論紛紛。

  「從沒見過先生這麼慌張。」

  「是啊,他向來都是氣定神閒的。」

  「他好著緊他的娘子。」

  「當然了,她的娘子很美的。」

  「你見過?」眾學子圍著志衡。

  「我看見他送飯來給先生,長得像仙女下凡。」

  「我也想見一下仙女。」眾學子抬頭望天,一面嚮往。

***

  阿福迅速的替蕭楠找了馬車和車伕,蕭楠與車伕一同坐在車外,出城後便往西行。

  車伕道:「蕭先生,你坐進去吧,城外風大啊。」

  「不用了,可以再快點嗎?」

  「好好,你快進去歇歇,留點體力,好照顧你娘子。」

  蕭楠無奈的笑了笑,便坐到馬車內。

  馬車在城外疾馳了一會,淅淅瀝瀝又下起雨來,道傍樹林煙雨迷濛,呼吸之間都有白霧縈繞,他只盼快點到達村莊,馬車走了幾里路,忽然聽到一陣馬蹄聲。

  蕭楠掀開窗簾往後看,見一人黑衣蒙面人跟著他們的馬車,心感不安。

  電光火石間,忽然明白了一切,他嗤笑了下,自己怎會如此容易上當,實在是關心則亂,但轉念又想,自己回國才幾年,從沒有與人結怨,這人是為何而來?

  蕭楠再次來到車頭對車伕道:「轉去右邊林間。」

  「不是去城西的村子嗎?」

  「別說,快轉。」

  他們的馬車,轉了去林間,便停了下來,他對車伕道:「你快走,後面那人來者不善,你快回城找人來過來。」

  車伕望了望後面,慌忙的跳下馬車,便往南海城的方向跑去。

  待車伕下車,蕭楠揮鞭架著馬車繼續在山林穿來穿去,黑衣人一直尾隨著他。

  他不小心跑到來懸崖邊,蕭楠看見無路可走,悠悠的走下馬車。

  「你是誰?為何跟著我?」

  黑衣人跳下馬並沒有答話,那唯一外露的細長眼縫,微微向上彎,似在嘲笑他在做無謂的反抗,右手正逐寸逐的拔出腰間的大刀。

  蕭楠朝天笑了笑。

  在黑衣人忽然衝向他,蕭楠發力狂奔,但是他畢竟只是一名文人,黑衣人很快的就追到他,向他揮劍,蕭楠險險的避過了兩下的攻勢,卻已被逼到懸崖邊。

  「我與你無仇無怨,為什麼要殺我?」

  黑衣人沒有回應,一步一步的欺近他,蕭楠猶如籠中鳥,已無處可逃。他望著那男人步步逼近,轉頭看向懸崖下的大海,海浪拍上崖壁,擊起千層浪花,他瞬間有了決定。

  他喃喃自語:「小柔,我們有緣再見。」接著,毅然咬緊牙根,縱身跳下懸崖。

  黑衣人跑到崖邊,懸崖目測十多丈高,他淡漠的盯著蕭楠的身影筆直的掉進大海,噗通一聲,沉了下去,他凝望大海好一會兒,海風吹得他衣擺嘞嘞作響,還是看不到蕭楠的身影浮上水面,眼角再次彎起,還刀入鞘,策馬隱沒於迷濛的煙雨之中。

  大浪繼續無情的拍打著岸邊,迅即粉碎成片片的白花,蘊釀多日的大雨,如劍如箭的打在崖邊,馬車的馬匹嘶吼了幾聲,大力的掙脫韁繩離開,只餘下馬車孤伶伶的被寒雨包圍著,無處逃脫。

***

  忽然下起大雨,薛千柔抱著菜藍,快步的跑回家,連忙在灶頭透火,蹲在火旁取。

  「妳怎麼在這裡?」張杰站在灶房問口,目定口呆的望著她。

  薛千柔皺起眉頭道:「我不在這裡,還能去哪裡?」

  「不、不是,今早大哥⋯⋯」沙沙的雨聲與柴枝霹啪作響,蓋過了的張杰的自言自語。

  「你在說什麼?」

  「妳不是受了傷嗎?」

  「沒有呀,誰說的?」

  「大哥不是去了找妳嗎?」

  「我沒有看到大哥。」

  「這⋯⋯這是怎麼回事?」

  張杰將今天上午的事說了一遍。

  「大哥現在去哪裡了?」薛千柔緊鎖眉頭。

  他們來到大㕔,望著大雨之下灰濛緊閉的大門,期盼著它會被推開,一個和煦的笑容綻現在他倆眼前,笑著說:「我回來了。」

  可是,什麼也沒有。

  那棕色的大門如一座大磐石,即使天崩地裂,也不會移動半分。

  張杰不停的來回踱步。

  薛千柔也是坐不住,不時撐著傘,打開大門向長街張望。

  張杰道:「是誰送信給大哥?」

  「一定是搞錯了,我們又沒有與人結怨,又不是富貴之家,有什麼人要害我們?」

  「妳覺得有人想加害大哥?」張杰走得愈來愈急,五官都皺在一起了。

  「怎麼了?」

  「我等不了,我要出去找大哥。」

  薛千柔扯著他的衣袖,遞了一把傘給他道:「一起去。」

  兩人各自撐著青油傘,首先到書院找阿福,問他是誰送信的,他說是一名衣衫襤褸的老乞丐。

  三人冒著冷風寒雨走了好幾條街還是找不到老乞丐。

  天空灰暗一片,雨稍微細了一點,他們站在城門,看著稀稀落落入城的馬車與人們,希望能看到蕭楠的人影。

  張杰道:「站在這裡乾等,也不是辦法,不如出城找吧。」

  薛千柔道:「怎樣找,城外這麼大,他是向東走還是向西走,我們也不知道。」

  「妳這個沒良心的,枉大哥這麼疼愛妳,這時就只會顧慮這樣那樣的,一點也不關心他的安危。」

  「我怎麼不關心了,但是你說吧,出了城往哪裡走,往西?還是往東?走多少里?」

  張杰瞪著她:「妳——哼!」

  薛千柔也不甘示弱的瞪回去。

  「啊!」阿福忽然大叫。

  「怎麼了?」兩人一起瞪著阿福。

  「車伕啊。」阿福指著一個冒雨跑進城門的男人。

  張杰問:「什麼車伕?」

  薛千柔道:「是大哥顧的那個車伕。」

  薛千柔的話還沒有說,張杰已經衝上前截著那個車伕:「我大哥呢?」

  車伕全身濕透,還一直在抖個不停,嘴唇發白,他虛弱的道:「蕭先生他、他⋯⋯」接著便昏倒了。

  張杰及時接著他,不停的搖晃他及大吼:「我大哥怎樣了?起來啊,快點把話說完。」

  「停啊!」

  張杰還是不停的搖晃著車伕大吼著,對她的話充耳不聞。

  薛千柔用力的摑了他一巴。 「快點帶他看大夫,不能讓他有事,只有他知道大哥的下落。」

  張杰空洞的眼神,這才有了焦距,他背起車伕,在雨中拔足狂奔。雨水寒徹入骨,滴到薛千柔的衣衫,貼著她的皮膚,滲入她的心,將那微約的希望之火,一點一點的燒熄。

  大哥、大哥真的出事了!

  她覺得全身的氣力被抽走,整個人隨時可以被風吹倒,她閉上眼睛猛力的搖搖頭,張開口大力的吸了幾口冷氣,馬上追上張杰。

  在大夫的治療下,車伕再次轉醒,將發現黑衣人的經過和樹林的位置告訴他們。

  兩人趁著城門關前,連夜出城,這時雨已經停了,天卻已經全黑,濃厚的烏雲仍然佈滿天空,使得日月無光,暗黑一片。

  「蕭大哥。」他們舉著火把,在林間叫喊。

  可是除了海浪聲,蟲鳴聲,就只有他們叫喊的回音。

  張杰忽然大叫:「薛千柔,快過來。」

  他們兩人正分頭在附近找著。

  她朝張杰走去,在火光照耀下,看到一輛馬車。薛千柔看著馬車發愣了片刻,「真的有馬車,哪蕭大哥呢?」

  兩人對望,火光之下,兩人的樣子忽明忽暗,心中的不安感再次擴大,可是誰也不願意說出那句話。

  好像只要沒有說出來,那個事實,就不會成真。

  他們一直找到天明時都沒有找到任何索線,無望之下唯有回城,一路上默默的走著,沒有人想說話,奔波了一整晚,他們身心疲累,已沒有多餘的氣力。

  走了幾步,薛千柔忽然停了下來,張杰走在前面,轉頭發現她站著不動,走回去叫她:「怎麼了,走不動了?」

  薛千柔沒有理會,忽然跑了起來。

  「喂,去哪裹?」

  薛千柔跑到了衙門。

  張杰隨後來到:「有妳的。」

  薛千柔道:「至少要找到是誰害大哥的。」

  「對不起。」

  「怎麼了?」

  「我昨日還罵妳不關心大哥。」

  「你只是著急大哥的安危。」

  不一會,他們被召了入內堂,南海城的懸丞南宮謹聽了他們的說辭後,便派了捕快南宮昊宇來協助調查,他們將事件再說一遍。

  南宮昊宇身形壯碩黝黑,面形方正額頭飽滿,雙目炯炯有神,聚精會神的聽著張杰的敍述。

  「好的,你們先回家休息,我會調查的。」南宮昊宇道。

  「大人等等。」薛千柔叫住了外走的南宮昊宇。

  薛千柔跑到他的面前,雙膝跪地不停的叩頭,眼眶通紅:「求求大人,一定要找回我夫君。」

  張杰也一起跪下叩頭道:「求大人定必要找到害我大哥的人。」

  南宮昊宇連忙扶起兩人道:「蕭夫人,張兄弟,請起,我一定會儘力的。」

  薛千柔滿懷感激的道:「謝謝。」

  「你們回家等消息吧。」

  可是這消息一等,就等了三個月,卻還是沒有任何消息。那天回家之後,他們兩人都病倒了,小桐便住進了他們家,照顧起他倆的起居。

  張杰還好,病了幾天便好了,雖然擔心,但是他還是堅持每天上課,因為投考科舉入朝為官,是大哥想而做不得的事,張杰決心要替他好好完成。而薛千柔這一病卻病了個多月才好。

  病好後,她每天就是到衙門找南宮昊宇,可是卻還是沒有消息,直到後來南宮昊宇也對她避而不見。

  薛千柔坐在庭園,暖暖的陽光灑下,她呆望那穿透樹葉的碎金光華,寒冬已過,暖陽再來,為什麼,蕭大哥你還未回來?

  為什麼所有待她好的人,都要離她而去?娘親、蕭大哥⋯⋯

  她是否不值得擁有幸福,她只是要平凡安穩的生活,原來這也是奢求?

  小桐這時替她披了件披風道:「雖然天氣暖了些,但是妳才剛病好,要顧著身子。」

  小桐與千柔同齡,個性溫婉,外貌柔媚,她十二歲便被父親賣了去富戶人家當丫鬟,後來因為主子家道中落,便將她賣了妓院,卻想不到在這裏與弟弟重逢,還能重獲自由,薛千柔替她贖身後,便將賣身契歸還給她,讓她非常感激。

  「小桐,你恨你父親嗎?」

  「恨過,他說過幾年後會替我贖身,可是我一年一年的等,他始終沒有來。」

  「我以為逃了出那大宅,我就會自由,與蕭大哥一起就可以快樂的渡過餘生,但原來人生還有這麼多事,是始料不及的。」

  「是啊,人生的事總是難以預料的,就像我以為這生都在青樓渡過,卻想不到能和阿遠團聚,還有妳和蕭先生替我贖身,所以大娘子,妳別傷心,事情總會好起來的。」

  薛千柔想起在溫府的日子,一個青瀝的少年又浮現在她的眼前,在她最寂寞難過時陪伴著她,接著蕭大哥溫柔的微笑又浮了起來,每每當她的以為最壞的時刻,總會有一些值得回憶的好事。

  她點點頭道:「最壞的時刻總會過去,蕭大哥只是失蹤了,我相信他一定還在生的,現在他一定想著辦法回來找我們。」

  「對啊,所以大娘子,妳也振作一些。」小桐看她仍然沉默,續道:「他回來時,定是想看到白白胖胖健康快樂的娘子。」

  「是嗎?」

  「肯定是。」

  薛千柔凝視那在花間追逐的蝴蝶,春天來了,萬象更新,她也要振作,還有一堆孩子要養呢。

  她霍然站起,差點撞到站在她身後的小桐,接著疾步走向書房。

  「妳去哪裡?」小桐緊隨其後。

  「書房,看帳本。」

  「好,我也替妳沏壺好茶。」小桐欣慰的笑道。


《與蛇共舞》全本小說已經連載於POPO原創巿集:https://www.popo.tw/books/728340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長篇小說《與蛇共舞》|第十三章 開米舖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