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淡晴空

喜歡閱讀,喜歡寫作,隨心寫,隨喜拍。 贊助連結:https://liker.land/mmw1215/civic POPO原創:https://www.popo.tw/users/thinkingpeaceful FB專頁:淡淡晴空

母親

發布於
修訂於

我記得在中學,我有一篇作文,拿了九十五分的高分,那篇題目就是「我的媽媽」。

寫那篇作文時,其中有一句,我到現在還記得,我是邊寫邊哭的,那是母親在廚房一邊抄菜一邊對我說的,她說:「我們很窮,我沒有能力讓你們過上好一點的生活,唯有每一餐飯菜都煮上你們愛吃的,讓你們吃得快快樂樂。」這一句話,我一直記在心頭,即使我現在打著這句說話,我的眼淚也開始湧了出來。


我一直很想寫一篇關於我母親的故事。


母親生於印度是長女,後來因為印度排華而返回中國,在經歷過文化大革命後,一家人都過著苦哈哈的日子,為了脫貧,母親的目標便是來香港,對很多七、八十年代的大陸人而言,香港就是天堂,總有些去了香港的親戚朋友,帶著香港來的手信,香港來的衣服,都好像是鑲了金似的會發光的,讓人看到羨慕不已。

母親和父親是相親而結識的,兩人書信來往一年多就結婚,在生哥哥時,遇著了水災,結果哥哥早產,生下來體弱多病,總是讓母親心焦。

後來,母親發現懷了我,便寫信告知父親到底要不要這一胎,因為當時實行一孩政策,而她有一種預感,這次的一定是女孩,她非常的想要一名女兒,所以,她冒險的懷了我,她說那時常有一輛醫療車常追著她跑,到了五個月還是想捉她去打胎,每見一次,也要給一次錢。

所以,父親以前常說我很貴的,未出生給錢,出生後又要罰款。在我兩歲時,我們隨著父親調職去了青海,不久,我們便獲批準來香港,因為每次只限兩人先來,我和母親便先來了,可是卻等不到父親的到來,最後就由親戚送了哥哥來。

而那時我們一直寄住在親戚的家中,那個親戚卻說母親勾引他的老公,半夜將我們趕了出來。

當眾多親友都知道父親過身的事後,有親友開始說要接收兩個小孩,那時有一名來自法國的親戚,本來我們一家是先到香港,再到法國去投靠這位親友的,他說要領哥哥去養,而另外一名父親的哥哥,他們沒有女兒,所以說要領我去養,他們都說母親還很年輕,帶著小孩很難再找到好的歸宿,所以,接走我們倆,她將來的日子才能好過一點,這也是實話,當時她初到香港,無依無靠,兩名小孩對她來說確實是很重的負擔。

她說當時她的確有猶豫,但最後為何沒有答應,是因為我。

她說,那時我就在她身旁,好像聽得有點懂,哭著對她說:「媽媽,別不要我們。」她說她聽了這句話後,馬上掉了眼淚,當下立下決心,怎樣也好,都要親自養大我們。然後,她就拒絕了一群親友的好意。

我的婆婆,母親的媽媽,是一個極度重男輕女的傳統婦女,家裏有三姐妹和一個最少的弟弟,從小我的舅舅要什麼有什麼,而她們三姐妹卻總是只能以欽羨的眼光看著婆婆如何寵愛舅舅。

所以,母親說她很討厭這種極度的偏心,她對自己說,她受夠了,一定不會這樣對待自己的子女,因此,她對我和哥哥向來都是一視同仁的,這點我很感恩。

母親為了養活我們,做過很多的工作,一天打兩分工,過著顛沛流離的日子,在印象中,我們總是在搬家。後來她與繼父結婚,卻因為她是再婚又帶著兩個拖油瓶,總是被婆家看不起,母親說,只說她還可以忍,但是說到我們兩兄妹,她的氣就上來了,總是會忍不住的嘈了起來。

從小,她就從不讓我提重的東西,她常說我瘦得像竹支一樣,怕那東西壓跨我,打風也怕颱風會把我捲走,我小時候雙手有過皮膚病,十隻手指全部脫皮,從此以後她就不讓我洗碗。

到了我生孩子,那時我因為突發狀況,要緊急開刀,母親很緊張,後來她幫我坐月,照顧得我無微不至,身體比以前還好,到我生第二胎時,也替我日夜全天候照顧我的兒子。

當我為人母後,我更加感激我的母親,更能體會那種只求付出不求回報的愛,是怎麼的愛?怎樣的堅忍?才能在這麼艱苦的情況下拉拔我們幾個長大成人,也沒讓我們走歪路。

所以,我一直很佩服我母親,而更讓我佩服到底的是,她從不倚老賣老,固步自封。

在替我照顧兒子時,總是會聽我的意見,而不會自持著「我都養大了你們三個小孩,還用你來教我怎樣顧小孩嗎?」這樣的態度,總是跟著我的教養方法去教小孩,也會很注重他們的心理發展,不會隨意的拿小孩開玩笑。真的,這點我覺得很難得,因為,我實在從太多的家長朋友口中,得知別人的長輩是怎樣的封閉,怎樣的唯我獨尊。

關於母親的事永遠說不完。

最後,我只想對妳說一聲謝謝。
謝謝,當年選擇生下我。
謝謝,即使在最困難的情況下也沒有拋下我們。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十四次搬家

36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