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淡晴空

主要寫育兒、身心靈成長、有時寫小說。(其實最愛寫小說。) 閱讀時做一個純讀者,寫作時做一個純作者。不互拍,不互追。 喜歡我的文章,可以請我喝一杯咖啡~ https://liker.land/mmw1215/civic

《樹語》|走進樹的世界

發布於
修訂於
人的一生,在樹的世界裡,只是一瞬間

《樹語》是簡體版的譯名,繁體版是《樹冠上》。我看的是簡體版的就附上這個封面吧。

故事猶如詩歌般展開,橫跨了幾代人,覆蓋了整個美國,文字非常優美。

九個完全不相關的人物,因為樹的關係而交織在一起。雖然角色眾多,但是故事的架構,整體的敍事非常的順暢,帶我們悠悠的步入森林的深處。

故事開首用了九個篇章敍述了九位主角的童年至成人的經歷。

一個住在農場的藝術家,祖先從外地帶來的栗子樹種子在此落地生根,後來因為枯萎病,成為碩果僅存的一棵栗子樹。

一個擁有中國血統的工程師,繼承了父親從中國帶來卷軸:一幅佛陀在菩提樹下開悟的畫像。

一名心理學家,一對律師夫婦,一名退役軍人,一名行動不便的印度電腦神童,一名植物學家,和一名死而復生的女大學生。

表面上看似毫不相關,卻如樹的根一樣,在最後糾結在一起。

其中的五名人士,成為了環保烈士,捍衛森林,他們看到了人類為了利益大量的砍伐樹木,他們應召了樹木的召喚。

在看到中段,我一直以為這是一個環保的故事,但是看到最後,我卻有了另一個體會,這的確有關於環保的意義,但卻不止於此。


究竟誰要被救?

女大學生因為死而復生,聽到了幽靈的召喚,而開始了與伐木工及警察的一番抗戰。最初只有兩人,後來集結到五人,他們在一起希望喚起人類保護樹木的意識。

直到看完故事,我知道森林的召喚並非是請人救樹林,而是請人類救救自己,原生森林有非常寶貴的資源尚未被開發就被摧毁,當中可能有很多醫治不治之症的原材料。

我們沒有了樹林會滅絕,但是樹林沒有了我們卻完全沒有影響,幽靈看似召喚著幾位主角去保護樹,其實在更深的一層是,希望人類不要再做自殺式的行為。

因為樹還會再生,當人類的文明絕後,只要什麼都不做,所有的一切都會回歸,因為土壤有記憶,樹在地底的世界一直等待著,人的一生在樹的世界裏只是一瞬間。


為什麼顯現而見的事,但所有人都看不到?

九位主角中之一的心理學家,一直在研究著人類一項獨特的行為就是:「為什麼事實這麼明顯,但是所有人都看不到?」明明砍伐樹木的壞處大家都知道,但是為什麼沒有人出聲,只有這麼少數的人在抗議,還要被法律制裁?

最後得出的結論是,因為他人的影響。故事中有一個很好的例子,心理學家還是一名學生時,在上課時,大家都看到教授面色很差,教授說休息一會,獨自走出了課室,緊接而來是課室外有重物倒地的聲音,但是課室裏的人,沒有一名學生主動去查看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最後由教授的助理在門外發現教授心臟病發失救致死。

當時為何大家都不動?因為沒有人動,沒有人主動,所以事情就變成這樣。這也很反映現實情況,明知道有問題,但是沒有人出聲,大家便不出聲。對於原生森林被大量砍伐,大家亦是抱著這樣的心態。


樹木有沒有生命?

因為樹不會動,不會說話,不會留血,人類看待樹木就是一種工具,一種資源。

我們知道樹是有生命的,但是出乎意料的是,它比我們想像中的更有智慧,他們不是單獨一棵棵的存在,而是一個完整的自給自足的循環的生態系統。

當樹受到某種病感染時,其他同類的在附近的樹會生出化學反應,自身會制造能抵抗傳染病的化學物質,可是在人類插足下,卻是將附近所有的樹清空,以免擴散。

樹與樹之間會交換訊息,他們會分配陽光,生長的高矮有序,即使是死亡也是有著貢獻,它們的根系會將所有的營養都送到泥土裏才倒下,死亡即是新生的伊始。

整個故事有非常豐富有關森林生態的知識,看了這本書,就如上了一堂有關森林的課堂。


寓言

故事有九名主角,最後卻只有五名聚在一起,另外一名植物學家建造種子方舟,但是那一對律師夫婦,與那個電腦神童,我卻一直不太明白他在故事中的位置,想表達什麼。

看到最後,我才明療,神童就是一個有關世界的寓言,他創造了電腦世界的一片森林世界,但是這款遊戲卻與他的初衷越走越遠,甚至背離了他,而他卻再無法作主。神童的無力感,就像我們人類一樣,看著一片又一片的森林消失,卻無法阻止,最後他想到了更好的方法,就是讓大家學習,學習有關森林的一切,從而喚起人類的早已麻庳了的心。

律師夫婦看似與其他主角完全沒有交集,他們只在電視上看到保衛樹木者的頑力抵抗的新聞時,賦予了些許同情,就像所有的普通人一樣。直到律師先生中風,經過了人生的混亂和衰敗後,他們發現了屋後庭園的樹木竟然是已經絕跡於世界的栗子樹後,便開始了維護工作,他們決定什麼也不做,讓後園的生態自然生長,即使被鄰居投訴,被政府罰款也在所不計。他們讓生命進來,重新開始,這是一個美好的覺察。


感想

在人類的眼中,我們只視自己為高級的物種,我們只有我們,沒有同類。與其他存在於地球的生命不同,我們唯一一種對抗自然,破壞自然的生命體,卻覺得理所當然。

沒有看到,沒有聽到,不代表沒有,生命存在於每一個自然而生的有機體,聽說連石頭也有生命,只是它們的存在形式與我們不同,人類的出現在它們的生命中,可能只是千分之一秒鐘的時間。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